賈言:徐才厚會因病一死了之免追刑責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7日,徐才厚案立案偵查結束並送審查起訴。同時,徐才厚患膀胱癌的消息也被證實。

徐才厚原本住在301醫院西院接受治療,這裡是專為地方省部級、軍隊軍級以上領導治病的地方。但3月15日,徐才厚被送到東院小南樓隔離起來,幾個工人當著徐才厚的面,往窗戶上釘上隔離柵欄等安防設施。

其實徐才厚膀胱癌是2013年2月確診的,中央將其隔離時,已經進行了多個周期的治療。今年6月,軍事檢察機關對徐才厚立案偵查後,還特地協調了301醫院對徐進行了治療和醫護保障。

但是,徐才厚的膀胱癌已到晚期,再加上已經71歲高齡,病情已經開始惡化。被立案偵查後,徐才厚在301醫院的「羈押病房」裡已經多次陷入昏迷,幾次傳出病危。

從政治上看,徐才厚案不僅水深,還牽扯到軍隊乃至上層的方方面面,案件的重要度幾何不言而喻。

從百姓的經濟眼光看,從徐家中搜出1噸多重現金,成堆的黃金珠寶,數不勝數的歷朝古玩字畫,用了十幾輛卡車才全部運走,而且這些贓款贓物還僅僅只是在徐才厚北京的一個住宅中發現的。

我們都知道,薄熙來沒有逃脫刑責,已經2次被推上法庭,接受了審判。老百姓很好奇,希望能早日將徐推上審判席,搞清徐到底貪腐了多少?牽扯了多少人?什麼人?

但是,徐才厚卻在這個時候查出癌症晚期,除了網友大呼的罪有應得,惡有惡報外,也有人擔心,徐才厚最終能否同薄熙來一樣,被追究刑事責任尚未可知,恰到好處的癌症,可能會讓徐才厚免追刑責,逃過一劫。

因為就在今年初,中央政法委下發「五號文件」,提高了減刑、假釋和保外就醫的標準,要求「經診斷在短期內不致危及生命的」一律收監執行。

也就是說,保外就醫要死到臨頭才行。如果按照「五號文件」,徐才厚可以夠上保外就醫的條件。

但是,徐現在就被軟禁在301醫院,那裡有完備的醫療條件,而且還沒有接受審判,在這之前,根本就不存在保外就醫一說。

但問題是,新近一些動向顯示,目前徐才厚的病情急劇惡化,幾乎沒法言語,基本處於彌留狀態,隨時離世。如果徐才厚在法辦之間死亡,那麼他就逃過了刑責。

因為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第十五條第五款,在犯罪嫌疑人死亡的情況下,將不追究刑事責任。很多貪官在腐敗行跡暴露後,第一個選擇的就是各種自殺,就正是源於此條款。

按照這一條款,也就意味著,徐才厚在生死線上掙扎的同時,中央法辦徐案也就在跟死神搶時間。因為徐的病情也許已進入晚期,處在病危階段,身體狀況能否撐到審判階段,不得而知。

而實際上,中央對此顯然早已察覺,所以查辦徐才厚案的速度非常迅速。從6月30日宣布開除徐才厚黨籍,到10月27日軍事檢察院結束對徐案偵查,並移送審查起訴,這之間僅僅只用了4個月。

對如此重大,牽扯麵之廣的徐才厚案,僅用4個月就審查結束,實為罕見。不知查辦人員是否已經接到上級指令,要在徐才厚死神降臨之前,將之推上審判席。

其實也不必擔心,退一萬不說,如果徐才厚在接受審判之前癌症發作死亡,雖然按照刑法可以免除其個人刑責,但「一死了之」並不意味著「一了百了」。徐才厚一人可以逃脫國家和法律的審判,但與之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人員,依舊難逃法網。

因為在2014年11月2日,習近平就在古田全軍政治工作會議上明確指出,要「徹底肅清徐才厚案影響。」隨後總政治部印發通知,從軍委副主席開始,軍中高級將領紛紛作出表態,一場摸底排查、肅清影響的「去徐化」大掃除正在軍中開展。

種種跡象顯示,中央在處理徐才厚案上有一點非常明顯,那就是已經做好了最壞打算。也就是說,即使徐在審判前病逝,無法追究其個人的刑責,但是對涉徐才厚案的相關人員將會深挖,與之有不正當錢權交易的人員也將被清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