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大腦的10個誤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4年12月16日訊】大腦還有太多的未解之謎,但對大腦的無知,也導致了各種各樣的誤解和神話。據海外媒體報導,人類的大腦重量不過1400克左右,卻產生了記憶、感知,塑造了人的個性,也是眾多悲劇的來源。在取得每一項真正突破的同時,也伴隨著揮之不去的騙局。

心理學作家克里斯蒂安·賈勒特寫了一本有關大腦的書,名為《大腦的重大「迷思」》。賈勒特意識到,這些對大腦的誤解正在產生不可忽視的負面作用,不僅傷害著我們的孩子,也威脅著我們的健康、商業和真正的神經科學研究。以下是他列舉出來的十個對大腦的重大誤解。

1、世界各地的許多學校教師都對一些誤解深信不疑,這種情況令人擔憂。如果一位老師認定某個學生是「左腦型」,並因此認為他缺乏創造力,那這個孩子就有可能無法接觸到有益的創造性活動。

2、與上面類似,教育活動家會將神經科學的發現移花接木,用於支持自己的理論。例如,心理學者利奧納德·薩克斯就創辦了全國單性公共教育協會,宣稱女孩和男孩由於大腦的不同,需要分開接受不同的教育。

賈勒特對薩克斯書中引用的一項關鍵研究進行了分析,發現薩克斯對研究中的試驗性結果進行了過度闡釋,並以此提出了毫無根據的主張。在2014年的一項綜合分析中,並沒有發現單一性別教育會給男孩或女孩帶來好處的證據。

3、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神經科學家維萊亞努爾·拉馬錢德蘭對鏡像神經元進行了大量的炒作。他認為這些神經元推動了人類文明的發展,並提出受損的鏡像神經元系統是自閉症的根源。最新的研究顯示情況並非如此,也許是時候結束這一大腦「迷思」了。

4、對大腦的誤解還被用於證明關於性別的刻板印象。2013年,有人根據一項靠不住的大腦連接研究稱,研究結果證明了男性更擅長閱讀地圖,而女性更擅長多任務處理。事實上,那項研究根本沒有涉及到這些活動。

5、對神經科學的偏見可以導致人們對現代技術產生恐懼。這方面的典型例子是蘇珊·格林菲爾德。她聲稱互聯網正在摧毀我們的記憶和身份認知,但事實上,現有證據表明情況恰好相反。最糟糕的是,她將互聯網的興起與自閉症診斷率的增加聯繫在一起,但科學家稱這二者實際上完全沒有聯繫。

6、大腦訓練公司經常對自己的產品進行毫無根據的宣傳。他們宣稱,只要參与他們的遊戲,就可以促使你的大腦健康產生改變,社交或閱讀能力的提高更是不在話下。2014年10月,數十位神經科學家發表了一份公開信,警告稱「誇張和誤導的宣傳利用了老年人對認知能力下降的憂慮」。

7、研究者對好萊塢影視中有關昏迷的描寫進行了分析,發現情況被描述得十分樂觀,已經脫離了現實。事實上,大多數(甚至是全部)昏迷病人並不能完全康復。對於腦損傷、癲癇、阿爾茨海默病等有關大腦的疾病,也存在著許許多多的誤解。

8、精神疾病的「化學平衡」理論不僅是錯的,而且導致人們過多地關注精神疾病的生物學解釋。但事實上,已有研究表明,生物學解釋會增加病人的恥辱感,削弱他們對康復的希望。

9、在商業世界中,真實神經科學與神經騙局的混淆帶來了嚴重的問題。神經語言編程依然流行,但近期的一篇學術綜述指出,這一運動是「代表偽科學的垃圾。」諸如「神經領導學」和「神經管理學」等新領域更多是披著大腦科學外衣的心理學;真正基於大腦的成果很少,而且通常所依據的研究十分不足。所有這些問題都可能使商業變得低效,甚至損害商業的發展。

10、現在的文章題目似乎已經不能再像「你為什麼拖延的秘密」或「科學解釋你對電子郵件上癮的原因」那樣,而是要把重點放在「你的大腦在拖延」,或「你的大腦已經上癮」上面。2013年,《大西洋月刊》的一篇文章甚至寫道「神經科學指導與伊朗的談判」,事實上,文章內容全是心理學和歷史。對大腦概念的濫用助長了對真正神經科學研究的冷嘲熱諷,使我們對這一領域的研究變得不再感興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