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紀委官員受訪 點出周永康命運走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月2日訊】(新唐人记者唐迪綜合報導)日前,中共操控的香港媒體發表了一個對前中紀委官員李永忠的訪談視頻,圍繞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案,主動向外界釋放周永康案走向的一些關鍵的訊息。稱周永康的問題遠比前三個政治局委員「更嚴重得多」,指出周嚴重敗壞「政治生態」,並再次暗示周的「泄密」與「叛徒」罪責相當嚴重。

2014年12月31日,香港鳳凰傳媒發表了一個題為《叛徒的終局:八問周永康命運走向——鳳凰視頻2014年終策劃》的訪談視頻。在這個訪談節目中,號稱「制度反腐專家」的李永忠從8個方面對周永康案進行了分析。

1.談到北京當局查處周案面臨的阻力問題,李永忠表示,像周永康這樣的高級別官員他們的手法都很巧妙,勢力又很龐大,如果不先掃清他的外圍勢力,「你直接抓到證據恐怕還沒抓,你查案人員恐怕就死定了,或者叫無功而返了。」

他並披露,調查周案是「輸不起的一場鬥爭」,而在此過程中,必須杜絕各種「說情的,講情的,干擾的,阻撓的阻力」。因為中間排除了若干的阻力,周永康一案才能查到目前的程度,才會有這樣一個結局。

2.關於周案傳遞哪些信號的問題,李表示應該注意以下幾點:首先,去年7月29日當局宣布對周立案審查的時候就沒稱「同志」了;其次,周永康涉及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保密紀律」;第三,當局在把周案移送司法機關的時候稱發現了新的違法犯罪線索。據此判斷,當局對周永康最後的判決「應該超過對前三個政治局委員的判決」。

李永忠分析稱,周永康的山頭遠遠比前三個政治局委員拉得要大,影響程度要深。以至於周倒台,介入他圈子和山頭的人被曝出「系統性、塌方式」的腐敗而垮台,由此可見周永康的問題,遠比前三個政治局委員的問題更嚴重得多。

3.談到周永康問題的嚴重性時,李指出周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組織紀律」,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這一套山頭主義、圈子主義的把戲。尤其是周永康突破了「吏治腐敗」和「司法腐敗」的底線,使得國家治理「就非常的困難了」。而周作為政法委書記,他對政法系的破壞,對法律底線的破壞,造成了「嚴重的政治生態的敗壞」,不是靠一兩年甚至三五年能夠把它恢復得過來的。

4.李永忠分析,當局指控周永康「洩露黨和國家的機密」,這不是一般的違紀行為,實際上是嚴重違反了保密法。中共喉舌媒體用「其所作所為與叛徒無異」來指出他泄密的程度,說明問題相當嚴重。

5.李永忠認為,周永康的問題已超出一般腐敗分子的權錢交易,他搞的是更為隱蔽的「權色交易」和「權權交易」。而這種「非物質化」的交易「又沒風險,而且是政治聯盟」,很難用金錢的數量、金額的數量來衡定。

他舉例分析周永康乾的權力和權力之間的交易:「比如說我安排我的某個秘書,我的某個親信在石油系,在四川,在政法委,或者政法系統當一個領導,他可能不用給我送多少現金,也不用給我送多少金條,這個地方的土地,這個地方的資源,這個地方的官職都是我給安排的……」。

6.談到周永康曾扶植權力代理人的問題,李表示,周利用自己的權力給自己培育的代理人留下更多的權力,這樣即使自己下台了,他的代理人會在他的權力陰影下接著按照他的意圖幹下去。

7.李永忠認為,周永康最終落到「斷崖式下陷」的結局有兩個方面的原因促成:第一位的因素當前中共採用的蘇聯模式這種權力結構,即決策權、執行權、監督權三權於一體的權力結構,會造成人們都想去謀取個人的私利而出現「火箭式的上升」和「斷崖式的下陷」的情況,所以要「從權力結構和選人用人體制上找原因」,才能真正防止出現更多的周永康;第二位的因素,就是周永康的個人主觀原因促使他「走向違紀違法犯罪」。

8.關於周案是否會公開審理的問題,李表示,像周案這種在海內外都有巨大影響力的案子「肯定公開審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