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青:鄧亞萍誇良心底氣何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通過體育捷徑踏入中共官場的鄧亞萍,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自誇說:「自己對得起良心、經得起檢驗,多做對公眾有益的事」。鄧亞萍之所以有如此一番慷慨激昂言辭,是針對記者對其二年時間敗光二十億資產提問的回應。鄧亞萍以人民日報副秘書長的身份,出掌人民網旗下的即刻搜索公司總經理,但在短短二年的時間裡敗光二十億資金,而即刻搜索的流量還不到大陸總流量的萬分之一,也就是說花費二十億創建起來的,是完全沒有什麼價值的失敗的網絡公司。即刻搜索不得不與另一家國家名號的搜索公司合併,但是合併後新組建的中國搜索由於胎裡先天不足,依然毫無起色毫無影響流量稀鬆半死不活的。對於鄧亞萍二年敗光二十億資金,據說營收只有區區伍佰萬元左右,而鄧亞萍掌控的即刻搜索辦公室,單單是每天的租金就高達四萬元人民幣,所以理所當然招致了輿論撲天蓋地的批評譴責。

鄧亞萍敗光的二十億元完全是國家資產,也就是大陸民眾被收斂的血汗稅款,這從任何角度來說都已經涉及刑事犯罪,即使是最好的情況下起碼也是犯了瀆職罪。而根據大陸無官不貪的現實完全不能排除其他經濟犯罪的可能,必須對此經濟個案進行嚴格審查才有結論。當然網上也有一些業內人士說,即刻搜索那點可憐的流量和僅僅五百來萬元的營收,絕無可能敗光二十億元這樣巨額資產,至多敗個幾億元還差不多。這種來自業內駁斥敗光資產應該大大縮水的講法,其實有很多難以踰越的障礙要賣力搬離的。首先即刻搜索敗光二十億元並非外界的流言,而是既可搜索的核心官員王江在內訌中揭露的,並因這一揭露導致高層震怒鄧亞萍下台。

其次鄧亞萍為拉住技術官員劉駿提供幫助,一口答應劉駿上億元技術支持費的獅子大開口,借助一個技術幫助可以花上億元,這個即刻搜索豈是區區數億元就能夠滿足巨大胃口的。即刻搜索辦公室的每日租金便要四萬元,二年下來單單辦公室租金也要三千萬元,只是敗光了二三億元對即刻搜索是不是太寒磣了一點。最近有人揭發鄧亞萍在香港花三點四億元構置豪宅,並有極像鄧亞萍的購置現場的照片,消息傳開網絡一片憤怒的聲討譴責,唯獨沒有鄧亞萍對此的任何說法或辯解。上述情況即使只是為鄧亞萍轉移焦點的那種,也就是類似中共說六四天安門廣場沒有殺一個人,而說鄧亞萍其實敗光的僅僅是幾億元,不過幾億元也是巨額資產而應該追究經濟犯罪或瀆職罪的。奇怪的是在如此明顯而且明確的醜事面前,鄧亞萍何來慷慨激昂的大誇自己良心的底氣。

鄧亞萍敗光即刻搜索從總經理位置上黯然下台,還能提及此事大誇自己的良心和經得起檢驗,往最好了說她可能沒有經濟問題加上無知的豪氣。大陸中共有一種黨文化的怪惡潛規則,那就是工作中犯了無論多嚴重的罪責,只要用意沒有違逆黨意和個人沒有以權謀私,都不會因此被追究罪責,至多不過檢討一下易地為官。大躍進導致三四千萬人活活餓死,沒有聽說有誰因此受到追究承擔罪責,最多不過毛澤東說句歸他負責依舊大權獨攬。在這種黨文化的氛圍熏染下,中共官員的良知和罪責概念早已經是非倒置。中共官員在施政中或主政經濟項目中,不會考慮經濟效益和社會成本責任等有益方面,而只會揣摩上意追究表面光鮮的中共所謂的政績,完全搞砸了也不會有良心不安的罪惡感。所以這種氛圍下熏染出來的鄧亞萍很有可能真誠相信,即使敗光了二十億但本意不壞是對得起良心和經得起歷史檢驗的。

更大的可能是鄧亞萍並非沒有問題包括經濟問題,但是早已經對中共官文化黨文化駕輕就熟的她,深諳台上大言不慚台下無所不為的為官之道。中共無數的所謂官員楷模在台上大談廉潔反腐,對腐敗貪瀆一派深惡痛絕大義凌然的憤慨模樣,或是在台上指導反腐組織打擊貪污行為,但是下台很快被抓雙規有的甚至就在會場被帶走。所以中共官員公開場合高唱的那些廉潔良心的高調,不是能不能相信而是有必要反面探討思考。鄧亞萍雖然是一個成就很高的兵乓球運動員,在國際上拿過少有超越者的許多重要獎項,但是她早已經不是當單純運動員而進入了中共官場。

鄧亞萍還是運動員時已經是全國政協委員和全國人大代表,還是國家體育總局器材管理中心的的副主任。離開運動場後雖有一段時間進入學校學習,但完成學業獲得學位後即很快成為北京市的團委副書記,不知不覺間又成為中共最大黨媒人民日報的副秘書長,旋即獲得獨擋一面的權利成為即刻搜索總經理,可以說中共官文化黨文化早已近浸入鄧亞萍精神,她的言行舉止也早已經是大言不慚謊話連篇。例如鄧亞萍在就任人民日報副秘書長後郵電大學演講中,竟然說她獲得重用的人民日報六十二年歷史中沒有假新聞,而實際上這家黨的最大喉舌的天氣報導也不敢讓人信。所以鄧亞萍自誇良心的底氣絕不表示她真有良心,而是表明她深諳中共官文化黨文化的出賣良心,而唯有臉不紅心不跳的出賣良心才有錦繡前程,則是她敢談良心的底氣。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