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薄熙來贓款應歸還大連人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4年12月22日,由環球時報駐法國特約記者披露,薄熙來在法國嘠納的豪宅,已掛牌對外出售,我想,2013年9月22日,它庭審時折價2000萬人民幣,現在卻是695萬歐元,折價5483萬,雖然飆升了百分之二百七十,但因為地處世界級的旅遊與度假勝地,大量華人購房者湧入法國,估計此物業很快就會賣掉,而追回的贓款應歸還大連人民。具體地講,應當立即劃入大連市財政局。作為一個大連人,非常高興地看到,薄熙來成為中紀委打掉的第一隻大老虎,正囚禁在牢籠裡,反省以前的罪惡,對別墅升值而減輕國家經濟損失,更是感到寬慰。這驗證了古人的一句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薄熙來80年代從北京下派大連,後擔任大連市長,當時的動機就不純,他是瞄準大連的生意而來的,因為那時大連的土地政策由以前的無償劃撥,變為有償使有,而出價多少,市領導一隻筆審批,他利用市政府開發辦的主任鄭惠做擋箭牌,,親戚,朋友,家人都撈了大錢,之所以《世界日報》的網友能抓拍到他兒子薄呱呱於12月20日在紐約第五大道高檔的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百貨公司進行聖誕大採購的鏡頭,就是因為他富得流油,而油裡淌著大連人的血汗,薄谷在大連橫行霸道了10年,撈走的錢不會低於10個億,這些錢大都通過兒子轉移到英美,中紀委查獲的不及九牛一毛,如果按法律規定,他們夫婦不僅應處死刑,立即執行,而且兒子也應當列為「獵狐行動」的首狐,抓捕歸案,但習近平是「紅二代」,雖然薄熙來陽奉陰違地要取而代之,手段卑劣而殘忍,但其骨子裡還是對其不忍殺,只好把他的罪行巧妙地掩飾縮水,判個無期徒刑了事,他在法國的別墅如此不合情理地升值,與此有關。

於是,一則有關他的贓物將對外售出的文字,與其子在法國知名皮件品牌(Goyard)設於古德曼百貨內的專櫃旁狂掃奢侈品的報導同時出爐,勾起筆者久遠的回憶,記得1985年是農曆牛年,即,薄熙來到大連工作後次年的某一天,金縣下著小雨,他下鄉呆在三十里堡的窩棚裡,我去採訪與之邂逅,他把褲腰帶給我看,是紅色的,他說是本命年,避邪用的,我心直口快,說,最好的避邪辦法是只做好事,不做壞事,他聽了有點生氣,但也強忍而傻笑,因為那時我聽說,他過節時用冷藏車給中南海高官送禮,長海縣的海參,鮑魚,和金縣的蘋果,石河的葡萄,等等,他沒少巧取豪奪,而換回的是自己陞官發財,老百姓的血汗錢大都進了他的腰包,類似的故事很多,有時憶及就像一場夢,像他這樣的兩面派,長得那麼瀟灑而高大,如果沒有緣分近距離目擊,獲取第一手材料,單靠他人描述介紹,你是不會相信的,比如,他的大兒子李望知小時候的撫養費,才幾十元,他耍賴不拿,離婚的前妻一直告到金縣法院,院長姜志遠,就對我講過,還給我看過一次上告信,那時沒有複印機,是複寫紙手抄本,也就是說,李雪峰的愛女李丹宇,生下兒子離異,沒什麼錢,就手寫複製了無數份信件發往各地,爭取自己的權益,可見對其愛恨交加,而現在到監獄去看他最勤的,就是老大,而薄谷躲到金縣築起新的愛巢生下的薄瓜瓜,在美國早把他爹忘了,不然聖誕節前海外追逃風聲緊,他怎麼會一點不在意呢?

由於國內強力封網過濾信息,一般的大連人看不到類似上述的全部的真實信息,否則該多麼鬱悶,當然,現在當地不少老百姓留戀薄熙來,這一點也不奇怪,一是他獨家操控了官媒十多年,謊話重複一千遍,成了真理,自薄倒台後,大連媒體從未揭露他的真相與本質;二是他培植的死黨還有相當多的人在位,得到了錢財和官職的人,還在維護他的形象,他們是經濟和政治上的利益共同體;三是薄熙來是官場上演技絕佳的演員,不僅先天的自然條件好,而且文化素質也不低,就憑長相來說,歷史上哪一屆的市長也沒有他富有魅力,聽他演講真的是一種享受:它的風趣和幽默,無人能敵,可惜他是一個「大騙子」,他的心狠手辣,他的貪婪和自私,他的指鹿為馬,他的膽大枉為,都是我在官場上歎為觀止的,所以,至今為止,大連人還蒙在鼓裡,很多重大事件不知道真相,比如,我住在西崗區福德街,2006年1月3日,我從監獄回家,一個樓層的對面鄰居,竟問我,這幾年不見你,聽說你去上海搞房地產發了大財,等等,薄熙來操控國安特務,無孔不入地散佈謠言,害慘了大連人,至今,很多當地人把大連改革開放後的巨變,歸功於「薄騙子」,就是一個可憐的例證。

那麼,中紀委專案組沒有深挖薄熙來的罪行嗎?我想,挖了一些,也留了一些,這是因為那時周永康,徐才厚等人還在台上,薄結交的哥們弟兄不少還盤踞在當地各個領域,有許多人出了偽證,尤其是大連國安局的車克民手下的王富選,鄭義強,彭東輝等特務還毫毛未損,遼寧省的一些高官,與薄谷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所以,專案組蜻蜓點水似地搞了一點兒小事,草率了結,連最先官媒披露的包養情婦一事,在審判時也一字不提,這與現在對待另一批「大老虎」,明顯不一樣,我印象裡,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薄經常邀請全國名演員到大連,力捧服裝節,他在富麗華酒店單獨留一愛巢,就是「炮樓」,薄熙來的秘書吳文康,就經常透露一些「黃段子」,由於大連民間性觀念比較開放,聽者不以為怪,都知道薄熙來愛玩「名女人」,這指得就是那些非常有名的影星,歌星,服裝模特,名體星,等等,總之,知底細的大連記者經常背後議論說,薄熙來這一生過得值,大連第一批賣地的巨額回扣,他拿了;如花似玉的「名女人」,他玩個遍;他是市長,書記,是大連最大的官,也最有面子和知名度;大連有蘋果,鮑魚,大蝦,海參,最美味的海鮮,他吃了;他兒子最早一批留學英美,把贓款的大部分帶走了,薄瓜瓜十輩子也花不完;薄培養出第一個世界級的房地產首富,那是因為他賣地最優惠,這永遠是他的經濟基礎;他犯下滔天死罪,卻混個秦城養老,還幸運地得到了中國首次庭審現場微博直播;還可以與王立軍,徐明對質,電視轉播。你說,這是多麼高的待遇啊,但是,薄熙來及其黨羽一點不領情,到現在他還不服呢,他的死黨還在喊冤叫屈,更別談他在大連,重慶搞得冤假錯案,成百上千,一件也沒平反。

筆者生在大連,長在大連,對大連的一山一水都愛入骨髓,我幾乎瞭解所有的當時的官員,沒一個人像他和老婆那樣貪婪,虛偽的,大連官員的貪腐就是從谷開來的律師事務所開始的,在此之前,胡亦民,崔榮漢,畢錫幀,卞國勝,於學祥,高姿,等等,哪個官員的子女經商辦企業了?就是他的榜樣引導作用下,一些官員變質的,他們有的子女倣傚「薄騙子」賺錢,把大連官場和商場的風氣帶壞了,比如,他最得意的副市長劉長德,主管城建,他兩個兒子都經商,一個賣建材,一個搞裝修,和原大連藍燈的士的董事長,後任星海商務區管委會主任的林某打得火熱,他們官商勾結,互利互惠,都發了大財。前不久,劉為逃避中紀委查案,叫兒子把一套多年空閒,位於沙河口的高檔住宅賣掉,可見他何等恐慌。再則,在薄當市長之前,大連地方官,誰敢和「黑社會」有聯繫啊,而他早在80年代末就蔭蔽了黑老大「虎豹」鄒顯衛,以至他在大連監獄裡還獨門獨院,晚上可以乘車出去玩女人;沒有他,大連的海灘怎麼會都包給了「黑社會」?在他之前,全國都沒有城管這一部門,就是他在大連站前搞了第一個「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是他的死黨彭勇毅,帶領一批「紅色土匪」,專門搶奪小商小販的錢財,做為小金庫,給上級送禮行賄的,後來,此經驗推廣全國,造就了不斷激起民憤的「城管」惡吏;在他沒來大連之前,我的家鄉是寧靜的美麗的海邊城市,普通老百姓在老虎灘的海邊,每逢退潮,就能輕易而舉地找到蜆子,螃蟹,海蜇,小蝦米,泥鰍魚,蟶子,等等,但他號召興建旅遊景點,蓋樓修路,劈山填海,把大連的黃金地帶賤賣給外商,他老婆的惠瑞斯顧問公司,張開血噴大口,喝乾了大連人的血汗,只把居高不下的房價留給了大連愚民,又把最動人的詞句掛在嘴上,2001年,他把我關進大牢後,榮升遼寧省長時,大連財政局留下了一個無底洞,繼任者要不停地填補,總之,他把最佳的田園詩般的自然環境毀掉了,大連人溫馨的夢想死在薄家人的手裡。

有時,我回想年輕時代,雖家境窮困,但自然環境富美,媽媽經常帶我到老虎灘趕海,下午兩點幹到晚上五點,能趕回一大筐海鮮,其中有海膽,小螃蟹,海蠣子,海紅等,海菜更不用講,遍地都是,但數年後,老虎灘海水污染嚴重,不僅深水裡的魚很少,還帶油味,而且,退潮後的沙灘和礁石上,什麼也沒有了,從表面上看,高樓大廈,車水馬龍的,但大連人付出了永遠無法挽回的代價,他用大連人的血淚點綴了自己的頂戴花翎,單是一座至今未完工的金座大廈,聳立在天津街,掩蓋了薄谷貪腐的許多故事,可以寫一本書的,可惜,大連以至全國的媒體,都在保持沉默,好像僅僅是一場「大阿哥」與「小阿哥」的內鬥,使他失勢,審判他時,法庭所指控的都是皮毛小事,許多鮮為人知的貪腐和枉法的罪惡都被雪藏了,頗為類似大連勞動公園的一個著名景點,1999年,「薄騙子」自己寫的一封親筆信,用特殊材料包裝著,埋在大連的「世紀倉」裡,要等待100年後的大連市長開啟,這一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舉,說明了什麼?說明他以強權和謊言,姦污了大連的青山綠水,留下了恥辱和劣跡,還想欺騙歷史和未來,而官媒卻不敢放開言論自由,徹底地揭露真相,那些蒙冤的人們,那些離奇的案件,那些死去的人們,那些流到海外的財富,那些花天酒地的貪官奸商,那些黑白顛倒的傳奇,通通還在等待和徘徊,至今沒有歸宿,但我堅信,人在做,天在看,三尺之外有神靈,不然,怎麼他作為主子卻被自家豢養的一隻「鐵嶺狗」咬出一嘴毛呢,這應了筆者2009年的一句預言:他和李雪峰一樣,將倒在政治局委員的位置上,他的下場是悲慘的。但願中紀委在薄熙來法國別墅售出之後,不要籠統地說,贓款收繳國庫,應當具體有所交代,給苦難的大連人一個回報和安慰。

2014年12月23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