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習近平不會客氣 韓正楊雄撞王岐山槍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以往出現一些惡性事故,一般情況下,被問責的都是主管行政事務的市長或副市長,但這次的上海跨年夜踩踏事故,情節惡劣,後果嚴重,影響極壞,而且正趕在高壓反腐的關鍵點上,它的突發有一些偶然性,但更多的是必然性,60多隻省部級大老虎被抓,許多地方官員有問題而惶恐,有野心反抗又因愛財如命而怕死,故最好的辦法就是消極怠工看熱鬧,江澤民的老巢上海官場尤甚。我認為,2014年12月31日,上海外灘踩踏事故,就是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發生的,它使36條鮮活的生命死去,使49人受傷,震驚了整個世界,與此同時,有黃埔區部份官員在附近的豪華餐廳「空蟬」吃飯,次日的當地媒體卻在竭力掩飾事實真相,這足以說明,新年的鐘聲響過,韓正等地方官的末日終於到了。

上海是全世界最熱鬧和奢華的國際性大都市,我想像的它的所謂「父母官」,不僅應當具有全球的戰略眼光和遠見,而且應有愛民如子,體貼入微的情懷,關心自己領導下的老百姓,應當像父母優待孩子一樣,但實際上遠不是如此,韓正之流的把「為人民服務」無時無刻不掛在嘴上的官僚,置民眾的生死於不顧,只忙於官場的平衡和協調,只追求物質的享樂和排場,只應合上級的會議和公文,而對民眾的疾苦,隱憂,絲毫不放在心上,假如他們有一點點的責任心,踏踏實實地做一點細緻的安排,類似外灘踩踏這樣的惡性事故,就完全可以避免。該避免的沒避免就是瀆職犯罪。

筆者2007年曾在上海的太平橋附近住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幾乎走遍了大上海,去外灘散步是每晚必做的樂事,我最大的體會是「甚麼都好,就是人多」,環水的細長的外灘人流如織,摩肩接踵,尤其是乘地鐵出行,在車廂裡,不論你願意與否,都要與素不相識的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有時難免於異性,那種尷尬,恐懼和窘困之感,真的難於言表。像這樣一個人口爆炸的城市,要舉辦辭舊迎新的跨年夜活動,作為地方官,如果有一根腦弦,首先就應當想到一個問題:看熱鬧的人實在太多,會不會因為擁堵而有弱者倒地,進而發生惡性事件,而人的生命是最寶貴的,一旦死傷了人,如何向民眾交代?

接下來,就應當商討預案:假如發生這樣的事情,怎麼防止和應對以及搶救,由於韓正等官員手裡有權,應找來公安,消防等相關部門的領導人,多開幾次會,多研究一些辦法,多落實到人,至少要畫一張大圖,預算一下外灘能容納多少人,鄰街有多少人雲集,有幾條疏散的通道,進不了場的人怎麼辦,需要多少警力維持秩序,怎樣管理群眾玩好,還要安全,一旦有老弱病殘的人跌倒怎麼救助,等等,外灘是眾人嚮往的地方,何況又正值辭舊迎新的時間點,誰不想倒數時光,放眼未來,圖個吉利啊,因此,可以想見人群將使外灘嚴重超載,假如有不法之徒故意搞事,像高樓撒錢的那些惡人一般,極容易出現踩踏事故,這一預想和擔憂,連傻子都應當具備,但堂堂的直轄市的大領導卻一無所知,任其踩踏發生,只做事後諸葛,難道不應當嚴肅追究責任嗎?

我仔細閱讀了連篇累牘的有關新聞,深感痛心,扼腕歎息,一些被踩踏倒地的人,呼喚著救命,但救援的人根本一時無法進入包圍圈,連後來趕到的警察也無高效,結果造成人們腳底的死人,傷者成堆,不踏別人的游者就可能成為「足下鬼」,新年剛迎到,有人卻進了陰間,只把無盡的撕心裂肺的痛苦留給了親人,他們因何而來,又因何而去,要我看,都是因官僚主義而來,因官員的自私,冷漠,不負責任而去,數一數腳下踐踏的民眾,為甚麼沒有韓正,楊雄之家人?他們此時都在哪裏,是否事先知道了危機?管他別人死不死,活不活的,我自己吃喝玩樂官照當,難道不是這種心態嗎?以往這種視民眾,視他人生命於草芥的冷血心態,存在了多久?他們無視多少上訪者的困苦,無視多少老百姓的飢寒交迫,無視多少人的冤假錯案?翻翻報章,點點網站,聽聽廣播,耳聞目睹,從鄭恩寵到馮正虎,從黃埔江兩岸到聯合國門前,喊冤聲不絕於耳,真的難以一一列舉。

尤其可恨和荒唐的是,這起造成重大人員傷亡的慘案發生後,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人韓正和楊雄,不是深感痛心而積極整改,而是賭氣式地一筆勾銷了所有的大型集體活動,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極端,先是放任自流,後是無所作為。據報導,原定於2015年1月1日舉行的上海中心亮燈秀取消。上海市政府還在元旦取消新年的所有其它的跨年活動。連一年一度的古猗園元宵燈會也由園方取消,同時,2015年方塔園和豫園的元宵燈會亦撤消。這就像一個人被「水」嗆了一大口,不是找原因,而是從此絕食,對「水」表示抗議,寧可餓死。這一系列的做法表明,在這些官員的靈魂深處,沒有一點人味,沒有一點責任心,也沒有一點進取心,更無一點悔改的願望,只想推卸責任,保住官職。

毫無疑問,上海發生的跨年夜踩踏事故,原因不在於人多看熱鬧,不在於節目雲集,不在於地方狹窄,不在於民眾無序,而在於官員不作為,在於城市管理缺失,在於自私自利的官僚主義,享樂主義風氣盛行,韓正等人,既使是在惡果產生,聚焦全世界目光的情況下,依然沒有找到自己錯在哪裏,罪在何處,只是惱羞成怒地撂挑子,把上海直轄市的「大筐」往地上一甩,罵一聲娘:老子不幹了,這種消極怠工,一推了事的做法,何等猖狂而謬誤:他們甚麼也不幹了,甚麼責任也不想承擔,那麼,上海人民要韓正和楊雄幹嘛?要他們坐在官場上吃白飯嗎?那怕他們中有一個人能跪在外灘向無辜的死者磕一個頭,流一滴鱷魚的眼淚,都會感動上蒼啊。可憐的上海人,在他們這些冷血的貪官,庸官統治下,日復一日地度日,像黃埔江水一樣不息,今天死了別人,也許明天就輪到自己。

不過,今天的中國與江胡時代比較,畢竟大為不同,習近平於上台之初,就強力大舉反腐,在「八項規定」中明確申明,厲行勤儉節約,嚴格遵守廉潔從政有關規定,嚴禁公款吃喝,而根據陸媒披露的細節,12月31日,「領導吃豪華餐」的地點恰好就在黃浦區附近,而且該餐廳僅有四個包間,就餐標準只有三檔,每人1,888元、2,888元、3,888元,不點菜。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這家名為「空蟬」的奢華餐廳的主要控制人卻是黃浦區國資委,餐廳允許領導簽單,或許就跟某些單位食堂、農家樂一樣,屬於公款吃請的灰色場所。這就是說,韓正領導下的這些人撞到了王歧山的槍口上。

在我看來,中國每一次重大突發事件都偶然之中藏必然,像王立軍叛逃美領館,令計劃兒子車禍身亡等一樣,當江澤民的大本營貪腐嚴重,岌岌可危之時,發生了人群踩踏,它像一聲閃電伴隨的驚雷,照亮了中國最黑暗的地帶:一餐就張開血盆大口,一人吃掉數千元,等於山村孩子幾年的學費啊,多麼觸目驚心,令人髮指!儘管餐廳與事件突發地近在咫尺,但卻遠似天涯,如此腦滿腸肥的貪官,哪有閒心關注被踩踏的百姓?酒喝得鬼迷三道的庸官,如何能聽到哭喊的求救聲?

無疑地,薄熙來貪,徐才厚貪,周永康貪,千貪萬貪,根子就在大上海,江澤民蔭蔽下的貪官污吏們,背靠大樹好乘涼,多年來專注於吃喝玩樂,專注於陞官發財,專注於山頭內鬥,而對民眾的生死,疾苦不屑於一顧,恰恰暴露了上海官場的實質:他們不是「為人民服務」,而是「為人民幣奮鬥」,這種顛倒錯位的官德,必然滋生突發事件,倒霉的總是螻蟻般的老百姓,相信這一次,習近平不會對他們客氣,不論韓正還是楊雄都應當問責,法辦。抓得越多越好,判得越重越好,這樣才能告慰官員腳底踩死的那些草民。

2015年1月6日於美國舊金山。

文章来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