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鵬:長江後掌推前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很小的時候有個觀點:國家修了很大很大一間屋子,是專門用來給大家鼓掌玩兒的。因為我看這間屋子裡的人們基本沒幹過別的,就是鼓掌、再鼓掌……等我上了小學才知道,這其實是間會議室。

後來我看別的國家也有會議室,可是我很不屑,我們的會議室輕易通過每一件事情,他們的會議室不是在吵架就是扔臭鞋子。我的愛國主義就在這種對比中培養起來,也深深為我們這間會議室的優越性感到驕傲。

等我足夠大,一些研究蘇聯史的老師告訴我,那間會議室開會時,人們鼓掌時間更長,最長可達二十多分鐘,這是因為誰也不敢先停,誰先停就顯得不夠熱愛斯大林,人就可能會在某一天莫名其妙地消失。於是你不停,我也不停,大家就這麼互相干耗著。我覺得這個畫面很激動人心的,從生理上講連續二十多分鐘鼓掌需要超強體力,最好自帶鐵砂掌外家功夫,心理上還得有一種默契,就像擊鼓傳花,元首右手略略一抬,下面全都停止鼓掌,不可有人鼓、有人不鼓,稀稀拉拉的,就是成心搗亂。

那間會議室一夜間消失了,但我們的會議室仍爆發出燦爛的掌聲,這裡有三個故事:

一個是八十二歲的老太太。她從六十年前就一直坐在這間會議室裡,這期間中國和世界發生了很大的人事變化,可該名老太太一直在這間會議室裡,鼓掌、鼓掌,是永不磨滅的掌聲。大家一定想起了,她叫申紀蘭,來自山西。作為從第一屆到第十屆唯一全程參加會議的代表,年過八旬還努力學習科學發展觀,還將四萬多字一字一句地抄下來。記者問她為什麼這樣做,她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我文化低、沒水平,所以要和中央保持一致。」看,她來會議室只是為和天花板保持一致的。她老得可能連家門都找不到,但肯定找得到這間會議室的門。她甚至不用懂會議發放的電腦怎麼用,只需熟練使用那個投票器,且只認得「同意」鍵。

她本身就是一個永恆的肉身版同意牌投票機。

大家都知道,她同意過土改,同意過反右,同意過打倒劉少奇,同意過文革,同意過打倒四人幫,同意過改革開放,同意過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她一切都同意,一切都和中央保持一致,至於什麼才是正確的中央,視上面的通知而定。

還有一個是大家都知道的倪萍,她不僅鼓掌,且從不投反對票。她說:「我不想給國家和政府添亂。反對就意味著有思想嗎?贊成就代表沒思想嗎?我不是說反對的一定沒有思想,贊成的一定就有思想,但愛不愛國與投不投反對票真的沒有關係,相信反對的也有愛國的,贊成的更有愛國的。」可能考慮到這段很像繞口令,她乾脆說: 「罵有用嗎?美國能解決你的問題嗎?愛國就像愛一個家庭,孩子要理解父母的難處,跟父母一塊走,一塊克服困難。」看,她把國家當成咱爸媽。可國家是國家,我爸媽是我爸媽。我要混為一談了,我爸媽都不同意。

古今中外也只有中國發明了「再造父母」這個有悖人倫的詞彙。幾千年來我們一直有給官家當兒女的癖好,夏商還好,可以跟王稱兄道弟,到了周就不對了,周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到了大秦是草民,到了大明是賤民……所以說孔教的家天下是向官府遞上的一個投名狀。孟子沒那麼紅,是因為說了「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好在互聯網讓大家越來越明白政府是人民請來的管家。何況生活中真實的情況是:我媽菜做鹹了,我是要提意見的,我爸打我,我更要反抗。

我一直不確定倪萍是否真不懂這些。總之她從一個叫CCTV的台,坐上了這個會議室的台。這樣的一個台太需要貼心兒女來撒嬌。撒潑就不行,比如想掐死錄音筆的道台就惹了亂子,他表的是紅中,心裡想的是發財,老百姓就要讓他白板。

最後一個故事的主角其實是站在會議室外面的。他的站姿非常豪邁,豪邁得讓人看了不禁會興奮地產生一絲尿意。他兩歲看新聞聯播,七歲讀人民日報,十二歲就立志續寫漢唐之盛世,復興中華民族之霸業,他修身齊家、濟世安邦,帶著一臉高深莫測的笑容與同學們親切合影,奮筆批示文件時簡直有國家領導人的氣勢。他叫黃藝博,五道槓的武漢少先隊總隊長。當他譽為「我是世界,是宇宙,是大自然的最偉大奇蹟」時我並不驚奇,因為鳳姐也這麼說過。當他要實現中華「獨霸世界」時我才震撼。有人說,拉登已留下遺囑,已在東方找到轉世靈童以實現夙願。

有人說,這個國家的道德水平怎麼了,萬眾歡呼一個拍AV的蒼井空,卻容不下一個看新聞聯播的黃藝博。這是一個誤會,至少我並不認為黃藝博沒道德,我只是遺憾他早早就失去了天性和童真。在一個需要奧特曼打小怪獸培養正義感的年紀,他卻用人民日報來訓練自己的正確性。雖然看AV並不高尚,但它至少符合人性。

黃藝博是少年版的申紀蘭,倪萍是中年版的黃藝博,申紀蘭是老年版的黃藝博。他豪邁凝望著的遠方,其實正是那間最大的會議室。他現在還來不及在會議室裡鼓掌,可已模擬著帶領同學們在教室鼓掌。他已經深深地信了,再發展下去只有朝鮮孩子可以媲美。不怪孩子,這裡的教育模式就是會議室模式。這是世界上最大的一間會議室,培養出一代又一代卡拉〇K鼓掌機。

十二歲的黃藝博,五十二歲的倪萍,八十二歲的申紀蘭,老中青三代,多好的會議室結構,分別用擅長的最純真、最親和、最質樸來代表中國人的民意,直取上、中、下三路,無孔不入、無往不勝、無與倫比。

老中青三代都在鼓掌,長江後掌推前掌,前掌修成仙人掌。

--原載王地靈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