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本山與中共國安2001年配合幹了一件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月22日訊】(新唐人記者凱欣綜合報導)自從去年趙本山缺席習近平主持召開的文藝座談會以後,接下來趙本山的各類新聞持續發酵。近日,媒體又不斷挖出趙本山的仕途軌跡,指出趙本山並非是一個演藝界藝人那麼簡單,隨之,趙本山2001年與中共國安互相配合所幹的一件事的內幕被曝光。

日前,夏小強發表署名文章,題為「兩條線索讓趙本山難逃被抓命運」。文章說,有許多人對趙本山的麻煩不以為然,認為他不過是一個草根藝人,不可能到了被當局抓捕入獄的地步。文章認為,對於有權、有錢的一些人來講,涉及經濟犯罪、或是涉及黑社會之類的黃、賭、毒等事情,都可以通過錢、權交易來「擺平」,如果趙本山被傳出涉及這些方面的醜聞屬實,以趙本山的關係網絡和知名度,解決這些事情也未必不可能。但趙本山的麻煩遠非如此,趙本山身後的兩條線索,註定讓他難逃被抓的命運。

文章指出,第一,趙本山涉入薄熙來和周永康的政變計劃。雖然現在只是在傳聞中,他位列政變後組閣名單中的文化部長,但是,有他與薄熙來和王立軍合照的照片為證,趙本山很難與此擺脫關係。如今周永康已經被移交司法,從這個角度,涉入薄周集團的趙本山很難全身而退。

第二.趙本山是江澤民集團宣傳系統在文藝界的代表人物。趙本山通過其春晚表演影射誣衊法輪功的小品,而受到江澤民賞識,是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而「名利雙收」。

趙本山得到江澤民賞識內幕

據《新紀元周刊》報導,1999年7月,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鎮壓法輪功的政治運動。西方學者Dean Peerman指出,江澤民對於法輪功及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受普遍歡迎感到妒忌,並且江澤民要用馬列主義與法輪功作意識形態鬥爭,這是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鎮壓的原因所在。據CNN引述學者Willy Wo-Lap Lam的觀點:江澤民希望通過文革式運動迫使高級官員對他效忠以增強自己的權威,從而在中共十六大中占支配地位。《華盛頓郵報》報導,其他中共政治局常委並不支持江澤民鎮壓法輪功。

鎮壓發生後,中國各界民眾普遍反感江澤民文革式手段,廣泛同情遭受殘害的法輪功學員。國際媒體輿論也紛紛對這場殘暴鎮壓表示譴責。在中共高層,江澤民的蠻橫鎮壓開始受到一定程度的抵制。比如,2000年10月9日至11日,中共十五大五中全會在北京召開,當天就有數名中共中央委員對鎮壓法輪功提出質疑,要求作出交待,江為此心臟病發作。至2000年下半年,江澤民的鎮壓難以為繼。

為掀起全民仇視法輪功的情緒以維持鎮壓,江澤民和羅幹決定製造所謂的法輪功學員「集體自殺」事件。

在鎮壓發生前的1999年5月,據聞,江澤民羅幹曾通過中共公安欲把法輪功學員騙至香山動用武力加以暗殺,對外則稱法輪功學員集體自殺,為把法輪功誹謗成X教從而大規模鎮壓製造證據。但由於法輪功學員沒有上當,江澤民的策劃香山集體自殺栽贓圖謀落空。

2000年下半年,在鎮壓難以持續的狀況下,江、羅重新策劃集體自殺以栽贓於法輪功。

《自由時報》2000年9月6日報導:「北京高層人士透露,中共中央政法委決定,由於誘騙法輪功學員自殺存在難度,將由羅幹親自指揮,在各地犧牲一批打入法輪功內部的公安人員,由公安機關誘騙有關「線人」,致死後冒充為法輪功學員自殺,精心布置現場,務必使死者呈痛苦表情,嫁禍於法輪功。每個死者由公安機關負責賠償家屬三萬元。為防止在公安機關混入法輪功學員的人員中引起混亂和恐慌,中共中央政法委要求保守絕對秘密。」這個計謀因被揭露而未實現。

據報導,2000年秋天,江澤民的軍師曾慶紅約見趙本山,令趙本山務必在2001年春晚以喜劇形式把對法輪功的態度表達清楚,並稱這是江澤民的旨意,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趙本山與中共國安互相配合幹的一件事浮出水面

2001年1月23日,中國傳統新年的大年三十,正當千家萬戶迎接新世紀第一個大年的時候,羅幹、李東生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出爐,央視李東生、陳虹、羅京隨後以焦點訪談的形式,正式在國內上演天安門自焚偽火。

但就在自焚偽火在天安門發生數小時後,同一天的春晚上,趙本山高秀敏的《賣拐》中出現一句台詞:「這種人給他一桶汽油,他都得自焚了」。這句台詞多少透露了《賣拐》的意圖之一是配合天安門自焚偽火,說明趙本山和高秀敏配合當天下午中共導演的天安門偽火,在忽悠百姓仇視法輪功,為江澤民持續鎮壓效力。

當晚春晚的錄相中可聽到這句台詞,但CCTV重播春晚錄相時,將此句台詞刪除,可能是擔心導致偽火表演被識破。無獨有偶,元月三十日央視首次焦點訪談中的自焚鏡頭,由於受海外媒體質疑的許多漏洞,在重播時被剪去。

香港《開放雜誌》在2001年4月報導,據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國安部承認:「天安門自焚事件」從策劃醞釀開始,都是國安部根據羅幹的指示安排的,「自焚者」的每一個行動都在國安部操縱監控之下。

在羅幹剛剛在天安門廣場上演自焚偽火後出台的《賣拐》,採用了讓觀眾極具聯想的特定語言和動作,含沙射影對付法輪功。在《賣拐》公演之後,中共媒體馬上一哄而上,開始利用《賣拐》來抹黑法輪功。比如:檢察日報的《從春節晚會小品《賣拐》,看「法輪功」…》。東方老年網的《從「賣拐」說起》,人民網的《「趙本山」的三大騙術》……

賣拐表演前後 趙本山均參與迫害法輪功

據大連市「學習創業」報告團成員張鵬稱,2000年在中共上下對陣法輪功期間,張鵬為了演誣陷法輪功的小品,在趙本山、姜昆來大連期間,一天往返兩三次大連,面對面零距離向趙、姜取經求教,最後張鵬的誹謗小品獲得全區一等獎被選中參加了全市詆毀法輪功的文藝演出。

趙本山自己在《賣拐》上演後接受採訪時說:「許多人信神、信鬼,其實什麼也沒有,有的只是對科學知識的匱乏。」在「實證科學無法證實有神或者無神」已是全世界科學界共識的情況下,趙的話無非是一語道破《賣拐》實際上是為配合中共的主旋律,特別是對「有神論」信仰的攻擊。這正是江澤民集團鎮壓法輪功的輿論宣傳重要內容。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