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言:風向大變 趙本山是自救還是開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毋庸置疑,如今的趙本山已是四面楚歌,儘管元旦當天,趙本人現身玩幽默澄清,但依然不能阻擋人們的口誅筆伐。

趙本山雖然嘴上樂呵呵的,但他也心裏明白,今天的他已是今非昔比,看來只能早做打算,早想退路了。

其實,從2014年底,趙本山就已經在這樣做了。

首先是變更公司股東。

2014年12月8日,本山傳媒完成了一次股東變更。工商變更資料顯示,本山傳媒的大股東由趙本山、馬麗娟夫婦變成了本山控股有限公司。

這樣一變更後,趙本山搖身一變,由之前是本山傳媒的最大股東,變成了最小的自然人股東。

在這個風口浪尖上,匆忙變更本山傳媒的股東,明眼人都知道,這是趙本山在玩金蟬脫殼,趙本山的自救意味明顯。

因為,作為有限責任公司,控股股東將承擔相應限度的責任和義務。如果本山傳媒出現問題,趙本山本人承擔的法律或財務風險將大大降低。

也就是說,一旦本山傳媒出現問題,由於趙的持股比例小,趙本山夫婦也能全身而退。

這是趙本山退路的第一步,第二步是跟某些官-員劃清界線。

第一個被隔-離的肯定是薄。

本山傳媒影視基地主樓,位於瀋陽桃仙國際機場的蘇家屯。在影視基地主樓裡,其中有一個樓層很少對外開放,裏面的裝修極盡奢華,是趙本山宴請達官顯貴的特定場所。

在大廳的牆壁上,掛滿了精心裝裱的多位領導視察照片,其中包括一些前高-官。

其中特別惹眼的是,其中掛著一幅薄熙來懷抱趙本山雙胞胎兒女妞妞和牛牛的大幅照片。

當然,在本山傳媒的這座神秘樓層牆壁上,還掛有周永康、王立軍等多位官員照片。但如今,周、薄、王等官員照片都已經被撤下。

但話又說回來,本山集團是個企業,對企業來說,掛些此類合影,也算是國內慣例,任何一家企業的辦公大樓內,都會有類似的照片。

既然是照片,那就可以掛也可以撤,這是企業的自由。但是,掛和撤,都是有理由的。

此前,有原江西副省長胡-長清的各種題字,在南昌被撤下;最近,曾任河南省十二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秦-玉海拍攝的照片,也從地鐵裡撤下。

掛的有理由,撤的也合理。只是他們是被動地撤,趙本山卻是主動的,目的就是自我隔-離。

上面的兩步退路,是趙本山最近想出的辦法。而早在去年8月,似有先見之明,冥冥中的老趙覺得似有不測。

那是去年的8月10日,鬼-節的第二天,趙本山帶著8名弟子,兩輛車,輕車隨行,低調回到了開原。

老趙是回來祭祖的。

但是陪同趙本山上墳的,除了助理和幾名弟子外,還有一位南方口音的「大師」。

這讓大家有些奇怪,因為在開原當地的風俗中,除了下葬時需要看風水,祭祖時很少請風水先生。除非有人遇到了麻煩,請來大師看看祖墳是否需要調整。

那個時候,文藝座談會還沒有開始,老趙也沒有像今天這般遭人口誅筆伐。

似有預見,與此次祭祖相隔僅幾個月,趙本山因「連續缺席文藝座談會」陷入輿論風暴,難不成老趙提前嗅到了什麼風聲?

賈言:風向大變,趙本山是自救還是開溜?

其實趙本山的自救行動,在負面新聞興起之時就有。從言辭懇切地表明「藝術家應該懂政治」,到表明立場的「要把全部資產捐給國家」,其自救速度相當迅速。

最近,老趙的舉動是,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九個大字投射在劉老根大舞台的背景牆上。

老趙可能覺得,這樣做了他心裏才有底。只是,二人轉演員在前面進行著各種滑稽表演,背後映襯著這9個燙金大字,實在有些滑稽。

事件發展到今天,對趙本山的讚美和批評都已深入骨髓,縱然老趙最終能夠金蟬脫殼,或者積極轉變擺脫頹勢,也難以改變「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這一事實。

轉載須註明本號名稱「一人」和微信號onlyczx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