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勇:對趙本山「我沒事」的語言-心理分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直不想去分析國家一級演員趙本山。原因是,很多人盼著他出事,也「預知」他會出事,我不想參与去幹這種事情。

但媒體近日報道他「我沒事」,我捕捉到了一個臨界點的到來,必須說點什麼了。

我知道,本山在心理上,已經有了高度的壓力,啟動了心理保護,並且,在向可能會讓他「出事」的一切喊話。「我沒事」的真情告白,透露了很多東西。

先說心理分析的幾個原理吧。

只要一個人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那麼,他就一定會暴露出他的自我。

暴露自我的第一個層次,是他「看上去是什麼樣兒」,比如皮膚顏色,衣著,氣質,表情,等等。這是對我們最原始的出賣。別人一看到這些,馬上就會把你納入到這個社會的某個階層等級,以及相應的社會價值排序位置里。人們太喜歡這樣幹了。

當然,一個人也可以偽裝,政客、騙子、泡妞高手、裝13青年們就擅長此道。可是,你要成功地騙一個人,前提是他本身也是一個騙自己的人。

第二個層次,是我們開口說話。很多語言,其實是內心的一種折射。

這當然也可以偽裝,但遺憾的是只能騙一般人,騙不了官場、職場的老江湖,以及只要略懂一點心理分析的人。

讓我們記住這一點:一個人只要記得他是誰,他的語言、姿態、動作,是一定會暴露出這一點的!

本山記得他是誰嗎?太記得了。

我們來看一下他說「我沒事」的舞台。在春晚,在其它可能的地方,本山是一個演員,扮演某些角色的演員,他不一定帶入他的自我。但是,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也是一個演員,一個扮演自我的演員,他在進行真實的本色演出。

這個舞台是什麼呢?媒體報道說,1月12日下午,遼寧鐵嶺市文廣新局主辦了一場音樂會——鐵嶺本山民族樂團「迎新春·弘揚孝道音樂會」。趙本山在這次活動上現身亮相。

我們注意一下它的一個大背景,也就是舞台背景:在那段時間,媒體盛傳中紀委反腐風暴擴大到文藝圈。顯然,對趙本山的解讀空間進一步加大。完全可以想象,在他心理上會發生些什麼。

好,舞台和背景都有了,老趙上來說話了。

媒體報道說,趙本山一上台便和家鄉人調侃:「是不是看我瘦了一點,這一段時間最大的收穫是身體好了,因為我每天都鍛煉。我告訴你們一句,請大家放心,我就是一個演員,沒有任何事兒。」

這句話表面看上去就是在和家鄉人聊天嘛,說自己沒事也是說「身體」,哪兒來的話中有話?但我們如果對語言很敏感的話,那就會發現其中的不合邏輯之處。如果在心理上,僅僅設定為和家鄉人交流身體好不好,他就不會強調自己是一個演員,「沒有任何事兒」;更不會有「我告訴你們一句」這樣的表述。

也就是說,在心理上,趙本山根本就沒有忘記他是誰,他現在處於什麼樣的處境;他也沒有忘記,是在對哪些人說話!

他其實是藉助這個舞台,以和家鄉人交流的名義,在向所有那些盼他出事或預想他會出事的觀眾說:他沒事。

我們知道,如果一個人在心理上真的沒事,或者,沒有捕捉到「有事」的很大可能性,不會刻意去強調「沒事」的。在這個時候,再風光的人也只是一個心理動物,要乾的事情就是解除心理上的沉重負擔。當風險看上去高壓而來,而且還沒有確定性時,在這種巨大的煎熬中,要做的,就是給「已出事」一個相反的確定性:我沒事。

我想說,這是一種對心理的「語言療法」。

我們知道,「語言療法」只是排泄一下,解決不了心理上的某些問題。所以,本山還有了新的人生感悟。

他在台上接著說:「火了這麼二十幾將近三十年,我已經足夠了,我的光環我的一切,我都不會在乎了,這時候要是讓我回到農村,我會非常高興。」

這句話,讓我想到了很多貪官在被調查后,「願意回農村」的請求,比如朱明國。我並不是暗示老趙和這幫人有什麼相同,而是說,不同的人可能會有些看上去比較接近的想法。一個人只有在什麼情況下,才能從「高位」上願意回農村呢?一種是徹底看淡了名利場,另一種是,回到農村,可能比在名利場里的處境會更好。

顯然,這句話,預設的觀眾對象,已經不是趙本山的鄉親,以及全國的觀眾了。是在對誰說,由你去想。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個別字有刪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