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銘:連根拔起「江澤民集團」已時機成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近日釋放一些驚人言論,習近平最近發言說「黨大還是法大」,並用沒有約束力的「橡皮泥」和作擺設的「稻草人」來敲打黨的前總書記江澤民。

中紀委在最近的文章說,留給大大小小「老虎」、「蒼蠅」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並引用俗話說,「一棵大樹抓住根,帶動樹葉和樹枝;一團大繩先找頭,捆在一起牽著走」。

這樹根和繩頭必然是指江澤民了。中共善於通過媒體和言論向外界傳達某種想要表達的信息,高層釋放這種言論,江澤民很可能已經被控制,或被監視居住,也就是說江澤民已經沒有機會東山再起了,只能望著西山的落日興嘆。同時也可以看出,打虎的指向不僅僅指一個「終極大老虎」的問題,而是一棵樹、一團繩,打虎者最後還得從演武松的角色換成扮演魯智深,連樹根一塊拔起,同時倒下的一棵大樹必然連枝帶葉,必將是一個集團,也就是說必將拉倒一個集團的形式來獲得壓倒性的戰績。

通過以上的言論和種種跡象可以看出,當局捉拿江澤民及其這個集團的時機已經成熟。從王立軍、薄熙來事件開始,現任當局展開了一盤捉拿江澤民集團的棋局,目前已到了加緊「落子」的收官子階段,江澤民敗局已現由於「政變」失敗,江澤民的許多追隨者,包括大秘、大內管家等紛紛落馬,親信和兒子也都難保,還沒有被宣布落馬的曾慶紅、郭伯雄等,也從諸多跡象表明,已經被圈在籠子里了,是做不起「眼」的「死子」,餘下的「活子」也無法興風作浪,江澤民面對的只是一盤死棋,必然投子言敗,束手就擒。

但事實上,中共政局的複雜性絕不會是一盤圍棋模式所能表達的,習近平、王岐山要想扳倒江澤民集團這棵大樹,在軍隊要面對數百名受過江澤民提拔和恩惠的高官,在地方要瓦解江派盤根錯節的勢力。當然習近平、王岐山或許早有他們的對策,他們甚至不用常規定式落子,往往還將口中「獵物」的權力架空後放出一條活路,或提升一級,卻反而使得「獵物」每天回家做惡夢去,直到同最終拔起的大樹一併倒下。

但是這種採用層層盤剝或放出一條活路的方式清理江澤民集團勢力,勢必會引起狗急跳牆。時間越長對習、王越不利。從目前的形勢來看,習、王已經拔掉了高層幾顆大釘子,軍隊也作了巨大調整,已佔據絕對優勢,擒賊先擒王事後再清剿殘兵,這個時候如果順著這震懾效果單刀直入拿下江澤民,使其這個集團一倒俱倒,目前應該是很好的時機。

這期間美國白宮也發出了聲音,無疑對拿下江澤民集團起到了重要推手的作用,最近美國白宮正式回應在白宮網站上關於調查和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聯名請願,譴責中共非法摘取人體器官,迫害信仰自由。

而這次當局並沒有用「干涉別國內政」、「境外敵對勢力」、「說三道四」、「指手畫腳」等詞眼來回應,相反,最近有消息稱,王岐山斥責一些貪官時說,我們最大的敵人根本不是「境外勢力」,而是「吃裡扒外」的中共腐敗貪官。這樣的說詞或許是正式回應白宮的一次預熱。

其實所謂「境外敵對勢力」也許根本就不存在,老百姓早就發現「境外勢力」很多都沒有惡意,只是中共自己出於心虛和轉移視線的需要以及價值觀的差異而有意識的樹立「敵人」來愚民罷了。

從以上國內和國際形勢來看,表明了捉拿江澤民已時機成熟,現任當局面對內外交困的壓力,只有儘快拿下欠有血債的江澤民集團、解除所有非法迫害才是出路。此外現任當局還應該拋棄中國共產黨,扔下這隻即將沉沒的破船,回頭是岸。

江澤民集團犯有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又是叛徒、漢奸、賣國賊;大搞權錢、權色交易;還發動政變等等。如果冠以「腐敗集團」遠遠沒有觸及核心,如果以「反黨集團」問罪稱,實際就變成了黨內的所謂政治鬥爭而已,打擊血債幫的行動會被定義為一場司空見慣的權力絞殺。只有觸及核心問題,正視法輪功問題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問題,才可以向人民、向國際社會有一個交代。

但是,我們看到,對法輪功的迫害仍然在進行,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沒有數據顯示已經停止。很顯然,如果不能盡快拿下江派血債幫制止其繼續犯罪,就很難免於為江派血債幫背上黑鍋,嚴峻的現實已經容不得現任當局有太多的猶豫和遲疑。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