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木:教授不應是「聽話、出活」的技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中國教育和輿論氣氛詭譎。當局發布加強意識形態思想教育的文件,提出要實行高校教師註冊制。教育部長在宣講文件時,又提出要抵制西方價值觀,加強對教材和教師的審查。更有官媒發表許多文章,點名批判一些主張自由民主的教授

不管是大學的價值觀之爭,還是採用何種教材,最終都歸結到大學教師的導向問題。

大學教師是如此的特殊和重要,以至於其他任何學校的教員都叫教師,只有大學的老師被叫做教授,即使是資歷和學識低一點的也會是副教授、助理教授,而絕對不會叫教官、教練、教頭、師傅。其他行業的最高級人才,往往也會被叫教授級醫生、教授級工程師,或享受教授待遇的專家、經濟師、政工師。

教授到底是什麼?

它不是傳教、授業的字面意思那麼簡單。就像現代意義上的大學來自西方一樣,教授的現代稱謂也來自西方。英文教授professor的意思是公開表示信仰的人,或聲稱某種宗教主張的人。它是歷史上神學院中有信仰的人,或者社會上擁有不同主張的人,不盲從政治,研究闡述自己的觀點,聯絡同道,匯聚跟隨者,和不同觀點的人辯論,形成各種思想流派、不同風格的大學。

容納教授的一定是大學。大學和中小學最大的不同在於:前者是觀念開放、思想多元、學術自由、沒有標準答案的教學與研究,後者是封閉、單一、有標準答案和統一要求的規範訓練。中小學有升學、統考的壓力,有統一的課程和標準,屬於基礎教育。而大學沒有升學要求,沒有全國統考,課程因院校、教授、專業和社會發展而設置,屬於開拓教育。

大學的大,絕對不是因為比高中多一年而大,否則高中完全可以設高四、高五,何必要上大一、大二?和高中的規範式教育,或其他技能培訓學校的經驗式訓練不同,大學的大在於大膽的學、大量的學、和大師學。正如民國時代清華大學的校長梅貽琦所說:「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強調的正是大學教師的重要。

大學教師是如此的重要,以至先進國家不僅理念上把學術和政治分離,學術無禁區,研究有自由,而且在實踐中實行教授終身制,不會用合同、項目、政治考核等限制教授,讓他們有充分的自由和空間,總結歷史教訓,對不合理的政治提出異議,探究社會發展的各種可能。

反過來,任何控制人們思想和言論的社會,最終要控制引領思想、探究知識的教授,讓他們只有一個聲音,或者提供政治的標準答案讓教授們去詮釋宣講,或者用高壓和收買讓他們保持沉默。

只是這樣的地方,早已不是「獨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的大學,而是標榜「實事求是」的黨校。這樣的教授,其實就是現在清華大學盛行的「聽話、出活」的師傅、技師。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