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重慶轉移對「黑打」冤案的關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正當李莊四處奔波,期待平反之時,重慶像不打鳴也不下蛋的「陰陽雞」一樣,度過漫長的昨是今非的鬧劇,終於唱了一聲「雄」,平反了一起冤假錯案:重慶媒體大肆炒作「張淨案」,震驚了世人。原來,張淨夫婦十餘年前在農行存款4筆,共120餘萬元,然而錢卻「失蹤」了。2006年,他們狀告農行反被刑事立案,丈夫以詐騙罪獲刑4年。最高法和重慶市人大常委會關注到這一離奇案件,儲戶出獄4年後終獲無罪判決,目前正與農行協商賠償。對此,我想問孫政才,這就是人們期待你「依法治市」所做的平反冤假錯案的大事嗎?

2015年1月14日,「重慶法制在線」發佈了一篇題為《剛性監督又進了一大步》的文章,它表揚重慶市人大2014年的監督工作,提及上一年度處理涉及面廣、影響較大、群眾反映強烈且經審查確有問題的12件信訪申訴案,督促法院啟動審判監督機制,使得張淨詐騙案等得到了糾正。那麼,它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案件,為何能排在糾正案件的首位?媒體說,因為張淨是全國第一個坐牢的銀行儲戶吧。我想,與其這樣笨拙地掩飾,還不如直言,它是一個不影響薄的死黨仕途的案件,在上級一再要求平反冤案的形勢下,地方官有點不好意思,就找出這樣一個案件,來轉移大家的視線。如此而已。

有關張淨的事,讀者可以自己查找閱讀,我不必重複,但在我看來,他的案件和「黑打」的眾多案件比較,不是一個等級和層次的,實在不應首選。毫無疑問,張淨應當平反,但他因高利貸的誘惑而上當,無罪卻有錯,但經過王立軍包裝虛構的一些涉案嫌犯,由富豪變為惡魔,由民企老闆變為「黑老大」,連錯也沒有,連稅都繳足了,蒙受了巨大的冤屈,有的掉了腦袋,有的全家人勞改,有的至今還在流亡,有的是替「黑老大」辯護而入獄的,有的是編幾句「順口溜」而被開除公職後進勞教所的,這些勝過國民黨百倍,鄰近渣滓洞而發生的冤案,創造了刑訊逼供的「世界之最」,地球上的人都知道,難道不應當第一個平反昭雪嗎?孫政才為何要丟了芝麻撿西瓜呢?

官媒報導說,張淨1943年出生,四川成都溫江人,重慶老牌的三家上市公司之一——萬里蓄電池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長,全國勞模,重慶市第一屆、第二屆人大代表,退休後創辦了一家塑鋼管道公司。原來,人大督促的案件,首獲平反,僅限於人大代表的範圍,這與張軒等官員有點關係,「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而且,每年3月要去北京開人代會,用這個善事收買人心,拉點選票正當時,「官迷」張軒,黃奇帆最熱心的事就是,有更多的人投票給他們,不過,薄王下令抓捕判刑的民企老闆,也有一大批人是各級人大代表,重慶人大為何要厚此薄彼呢?因為這些人已被拿下了名份,對急功近利的官員沒有現實意義。

此外,之所以選擇給張淨平反,還有時間上的原因:2007年10月,梁平縣法院判決張淨「以非法佔有為目的,為了獲取高額利息,將存款密碼洩露給藍振貴,採取同意、協助他人支取其存款,然後起訴銀行賠償的手段,騙取公共財產,數額特別巨大,但由於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得逞,其行為構成詐騙罪,屬於未遂」,判處有期徒刑4年,並處罰金10萬元;同案的藍振貴犯受賄罪,判有期徒刑1年3個月;陳天明犯偽造企業印章罪,判有期徒刑1年3個月;雷銳犯偽造企業印章罪,判有期徒刑1年6個月——儲戶的刑期最長。這一段官媒的言辭很詳細,但最價值的也是最微妙的是,這是一起與薄熙來沒什麼關係的案件,薄是同年12月才從商務部下派山城的。

顯然,薄王死黨操控的重慶,面對上級施壓而方興未艾的全國法院平反潮,惶惶不可終日,他們最清楚以往多年都幹了哪些徇私枉法的壞事,如果一件件平反,按照有錯追責的道理,公檢法一大批人就要脫下官袍,穿上「斑馬服」,過去為黨國效勞的政績要一筆勾銷,而且貪佔搶奪的不義之財都要吐出來,還要變得臭名昭著,因此,這是生死與共的時刻:黃奇帆,張軒,錢鋒之流都腿肚子轉筋,他們絕對不想坐以待斃,必得拚死反抗,但過去有薄周撐著,天地不怕,現在卻是「後娘養的婊子」底氣不足,怎麼辦,經過深思熟慮,終於大海撈針般找到了張淨案,像一根救命稻草,他們利用媒體使勁炒作,彷彿再說,誰說我不平反,已經做了啊。

可是,與李莊案,彭治民案,李修武案等比較,張淨案算神馬啊,不論情節,內容,還是影響力,代表性,都不可同日而語,律師李莊案,是全世界首起律師代理案件為當事人辯護,而自己先於聘用人,遭誣陷而入獄的,其證詞來自於客戶,這在中外古今刑事辯護史上,是絕無僅有的醜聞;彭治民案是中國歷史上第一起,把「房東」和「房客」死拉硬扯地捆綁一起,組成「黑社會」,變成「黑老大」的案件;李修武案,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抓不到其弟,而牽怒於其兄,把一個無辜的好人包裝成「黑老大」的冤案,李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敢於寫於獄中,即時刊發海外媒體,真實披露薄王罪惡證據的作者;等等,這些已足證,時任重慶領導人的薄熙來,是一個被權力寵瘋了的神經病患者,他曾使一個城市瘋狂。這樣的案件不平反,把「張淨」抬出來,重慶如何幹淨?

更為詭異的是,重慶的地方領導人,不但不積極地平反「黑打」中的冤假錯案,而且變換手法,耍盡陰謀,能拖就拖,能騙就騙,不斷地製造醜聞,與政治局公佈的「依法治國」的理念對著干,從黃奇帆用美國有關「黑老大」的電影,提示人們懷念「薄騙子」,到張軒巧妙縮水「黑打」數字;從黃奇帆以「土地儲備」要挾孫政才,到錢鋒用「電子識別系統」恐嚇代理申訴的律師,等等,這一切表明,薄的大本營一直還在「敵佔區」,佔領它的是薄的陰魂。看了有關張淨的新聞,眼前彷彿出現一群官員,他們還在賭氣:你不是在海外造與論嗎,你不是有名嗎,別看薄熙來倒了,老子就是不讓你翻案,老子首先平反的都是表現好的,給我面子,領我情的,像張淨這樣不把家醜外揚的人,這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心態極不正常,他還保持著薄熙來傳授的橫行霸道的作風。

如何能像孫政才承諾的那樣「依法治市」呢?依我看,必須把「黑打」全部真相揭示出來,徹底清理所有的640個「黑社會」案,查清270個專案組的問題,找到被搶奪和揮霍的2000億巨款的去向,在7000多個參與「黑打」的公檢法人員裡,找出骨幹人員,該抓的抓,該判得判,釋放所有的蒙冤者,不能用減刑,保外,假釋等做交換,該平反的一定要大張旗鼓地糾偏,只有這樣,才能覆蓋當年的世界與論,才能恢復司法的權威,才能凝聚社會的正能量,基於重慶的現實情況,賀衛方提出的「赦免」建議可以考慮,但像眼下這樣,黃奇帆等人還死不認罪,如何操作?因此,重慶冤假錯案全部異地重審,比較切合實際。

我有一個願望:黃奇帆是一條太肥的胖頭魚,要釣上來不容易,他即是有江派背景,薄周貪腐枉法集團的要犯,也是為「黑打」辯護,謊話說盡的敗類,考慮他經營上還有點用,叫他「帶罪立功」暫用一段時間是可以理解的,但他的齷齪而下賤的形象,無法從讀者的記憶裡抹去,而留下他只能擾亂人們的是非觀,故最好的辦法是,在今年的「兩會」上曝出個新聞:抓捕他,和他算總賬,把張軒,錢鋒等人都要「雙規」,讓他們徹底交代當年與薄共舞的罪行,只有這樣,才能顯示「依法治市」,使其轉移人們關注「黑打」視線的陰謀破產。

2015年2月8日於多倫多大學梅西學院。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