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李洪志先生五次廣州傳功傳法(4)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2月28日電】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1992年起洪傳佛法,曾經五臨廣東省廣州市開辦法輪功學習班。《明慧網》2月28日發表連載文章4,回憶當年李洪志先生的傳法情況。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4)

第四節 師尊第四次廣州傳功傳法

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九日至二十七日,應廣東省氣功協會的邀請,師父在廣州市委禮堂(一千人左右),因學員多,場地小,後改為軍區後勤禮堂(一千六百人左右)舉辦廣州地區第四期法輪功學習班。

每天辦班前,北京法輪功研究會的工作人員在禮堂入口處銷售《法輪功》(修訂本)、法輪章和師尊的畫像。進了禮堂後,有學員看見師母及師尊身邊的工作人員互相交談,非常親切,還看到師尊的女兒,穿著紅色的衣服,非常天真活潑的在會場周圍走來走去。

過了一會兒,隨著陣陣的掌聲,師尊進來了,大家都站起來看著師尊,只見師尊面帶微笑,揮動有力的雙臂向大家致意,上課了,大家都靜靜的聽師尊講法。師尊說,前幾期我們廣州的學員,好像都聽不懂我在說甚麼,後來我就把他們的大腦炸了一下,現在他們都聽明白我說甚麼了。因為當時很多學員都不知道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是真正的佛法,許多人都是抱著來治病,開天目,或者來聽聽理論等等的想法走進來的,後來大家都明白了怎麼回事,知道如何去修煉自己,如何去提高自己。

師尊高大魁梧,穿著白色的恤衫,臉色紅潤,常帶微笑,面容慈祥,每天講課不用帶書,不拿本子,坐好了就從上衣袋裏拿出一張小紙條,放在台上,不用看就講課了,講完把小紙條拿回,講兩個小時也不喝水,中間休息也不喝。師尊每天講課都叫學員不要做筆記,靜靜聽就行了。師尊教大家要懷大志而拘小節,叫學員不用扇扇子,起來時凳子不要弄得「啪啪」響,上課前一定會告訴大家上課不要遲到,遲到會影響別人聽課的。師尊都會提早到會場,有時甚至早半個多小時。

淨化身體

每次師尊講法時,都會幫著給學員調理淨化身體。有的學員頭三天一上課就睡覺,平日在家睡不好,但在這裏還睡的很香。就像《轉法輪》師尊所說的:「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但有的人聽覺部份沒問題,他睡的很香,可是卻一個字沒落,都聽進去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兩天不睡覺也不睏。」

有學員回憶說:他有一位朋友聽完課回去時,覺的腹部會很疼,但當她一進入禮堂時,就覺的很舒服。我告訴她不要緊的,是師尊幫你調整身體,一定要堅持來。而她姐姐卻相反,聽完課非常精神,走路生風,騎自行車比年輕人還快的多。

學習班上師尊又給大家清理身體,叫每人想到一種病,然後聽師父口令跺腳去掉它。師父喊口令,「啪!」大家跺的很整齊。這時師尊聽說台下有的人還沒想好,就說咱們再來一次,「啪」的一聲,大家又整齊的跺下去。

有學員回憶說:記得是一九九四年七月二十一日,當天的講課快要結束時,師尊在講台上說:學員們注意了,今天給大家治心臟病,坐在座位上不要動,甚麼也不要想。頓時,廣州軍區後勤禮堂的幾千學員鴉雀無聲,樓上樓下連掉一根銀針都聽得見,只一瞬間,師尊說好了。就在那一刻,這個學員就感覺到自己心臟部位、前胸和後背真的一點都不痛了,心也不慌了,高興的無法言表,醫生說他的病最多活八年,終身吃藥,可就在那一瞬間,這個病就化為烏有。

過了數日,師尊在講課過程中又說,有肝病的學員注意了,今天我給大家治肝病。當大家靜下來的一剎那,師尊說「好了」。就這樣,台下一些原患有嚴重肝病的學員頓時感到肝部不痛,也不發脹,舒服極了。那天聽完課後,過去患過嚴重疾病的那些學員都感到一身輕,一路上騎自行車就像飄起來似的,真正能體會到一個人無病一身輕的確切感受。真是很神奇。

還有一次,師尊在講完課後說,老學員注意了,今天你們佔便宜了,你的身體已經給清理了,可以想想你一位親人的病,今天我給他們祛病。有位學員回憶說,當時她馬上想到自己的母親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師尊問大家,想好了嗎?學員答,想好了,一瞬間,師尊說,好了。後來這位學員回家同母親講這件事情,她母親說那天晚上真的感到心臟部位有些異樣,像有光閃過一樣感到心裏很熱很熱,後來去醫院檢查心臟病果真好了。是師尊遙治好了她母親的心臟病。

加持功能

在一次講法中,當師尊講到,「我現在給你們下法輪了。」當師尊話一出口,大家立即感到整個身體周圍有一種很強的能量,小腹馬上感到有東西在轉動。有學員回憶道:感覺小腹又有東西在轉動,兩條腿明顯感覺到有一陣陣的涼風往外冒。因過去風濕骨痛病,是師尊在給自己調理淨化身體。過了一會兒,師尊給大家開天目了,在學做第二套功法抱輪動作,感覺兩眉中間有東西轉動。師尊給下的所有氣機,都得到了。

還有學員回憶道:當上了三、四天課後,師尊在課堂上還叮囑學員寫心得體會,因為自己感受很深,寫了長篇大論的體會文章,在師尊課間休息時,帶著九歲的兒子上到舞台右側,見師尊在靜靜的坐著,就說:「李老師,我寫了一篇心得體會,想請您看看。」兒子很積極,連忙遞了過去。師尊還很開心的在他兒子的頭頂上摸了幾下,說到:「這小伙子不錯不錯。」多年後,才知道是師尊給兒子灌頂加持了功能。原來兒子讀書很笨,還老生病,後來身體很結實,讀書很輕鬆,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被保送到重點中學,長大後還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中山大學的研究生。師尊當時看著他說:「我會看的。」後來教功時,師尊還特意來到這個學員的身邊,糾正煉功動作,當時他心裏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好想哭的感覺,有一種師尊終於在芸芸眾生之中找到了有緣的弟子了一般。當晚夢到師尊的身體十分神聖高大,像一座山一樣,自己是師尊身上的一個小小嬰孩,是拽著師尊下三界的,因為是初學大法懵懵懂懂的,不明白是甚麼涵義,也沒怎麼在意。後來才知道,能得法修煉之人與師尊是何等大的緣份啊!在天上都是與師尊簽有誓約來的,得法十分不易的。

有一天師尊走過大廳時,有一位學員走到師尊跟前,說:老師我坐在樓上最後一排,看不清師尊您,我能否與您握握手呢?師尊馬上伸出手與那位學員握手了,這位學員很高興。師尊這般的隨和和慈祥,真是令人感動啊。

清理場地

在辦班期間的 七月二十四日(星期日)早上約七點多,師父在廣州輔導站的輔導員的陪同下,來到烈士陵園的煉功場看望學員,當時集體煉功還沒開始,有兩位學員在議論說,我在美國住,現在回國探親,學煉了法輪功,回到美國後師尊還管不管我呢?正好從旁邊走過的師尊就說:「你去哪都沒離開我的肚皮。」據該煉功點負責人回憶說:師父到廣州烈士陵園正門視察過附近環境並清過場,還在講法班上說,烈士陵園煉功點好,已經清過場了。或許是這個原因,北京或海外包括香港來廣州的學員,一般都喜歡到烈士陵園去煉功和交流。

師尊在廣州第四次傳法班上提到(大意)當時有公安、民政、科協、宣傳等六大部委來聯合管理氣功,它們不是重視氣功而是怕練氣功的群眾搞「義和團」,所以師尊一再告誡我們在座的法輪功學員一定要走正,做一個比好人還要好的人,不給外界有任何可乘之機,因為我們是修煉大法的人。

在第四期班快結束時,師尊關切的詢問了廣州輔導站的工作情況,廣州輔導站的負責人對師尊作了簡要的彙報。當師父的第四期廣州講法班即將結束時,師父對廣州輔導站的負責人又作了調整,宣布了三個學員為站長,並對在場全體輔導員介紹說,以後廣州地區法輪功輔導站的工作就由他們三人共同負責,不分正副,都是站長。

(待續)

文章來源:明慧網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3)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2)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1)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