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李洪志先生五次廣州傳功傳法(5)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3月02日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從1992年起洪傳佛法,曾經五臨廣東省廣州市開辦法輪功學習班。《明慧網》3月1日發表連載文章5,回憶當年李洪志先生的傳法情況。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5)

第五節 師尊第五次廣州傳功傳法

師尊廣州第四期講法班後,廣州地區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修煉法輪功。年底,省氣協已把第五期辦班的票賣出,原來他們準備租的是禮堂,一般只有一千多人的座位,但是報名參加的人數已超過四千人。省氣協徵詢師尊意見,師尊要求是高規格辦。所謂高規格,就是接待高,場地標準高,人數多,傳播技術水平高等。氣協本來就是講賺錢的,虧本的事情他們是不幹的,對高規格辦第五期法輪功學習班沒底。為了評估風險,省氣協於一九九四年九月間,邀請廣州輔導站學員列席他們的專項會議,廣州站當時去了七個輔導員列席會議。會間,氣協討論很沉悶,誰也不敢拍板,這時廣州輔導站一位負責人代表發言,力陳有利條件,並表示廣州站可以代購二千張票。基於廣州站的樂觀態度和支持,省氣協決定高規格辦第五期師尊廣州講法班。結果,第五期師尊廣州講法班獲得巨大成功。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九日在廣州體育館(容六千人)舉辦廣州地區第五期法輪功學習班。來自國內外學員五千多人,其中許多是從外地趕來的老學員,場內坐不下又開分會場,有幾百名學員坐在體育館外面聽課。這是師尊在國內最後一期辦班,辦完這一期,師尊就要去國外傳法了。

有學員回憶說:我們聽到師尊在講法前會在公園裏與學員見面的消息後,就立即趕到那兒。一到公園,只見師尊容貌年輕,著裝整潔,笑容滿面,和藹可親,深感與眾不同。師尊給大家散發名片,我因年老,笨手笨腳,沒有接到,於是說:「我們是湖南來的,還沒有得到名片。」師尊馬上給了我幾張。我們所有去廣州的得法者都有感於與師尊見面的愉快,感到時間過的飛快。

眾神在場

在第五期講法班開班第一天開辦前,一位學員一早就到了師尊房間,只見師尊閉目打坐,學員不敢驚動師父,便在一旁等候,一會,師尊便進入洗手間,近半個小時未見出來,學員便問坐在一旁的師尊的女兒,大家都以為師父去了洗手間,可到洗手間一看,門是開的,裏面空無一人。大家倍感詫異,不一會,師尊從洗手間出來。

後來師尊對廣州站的輔導員說,今天誰來聽課,另外空間都要安排;有多少個座位,哪個座位坐哪個神,哪個菩薩要來,坐哪個位置都要安排。

師尊第一天講課下來,學員感到師尊傳法很累很累很辛苦,晚飯師尊吃的很少,因為師尊太忙,所以學員以後晚一點才去接師尊吃飯。

有學員回憶說,師尊在廣州第五期班講法期間,講法前從不吃東西,講完法後才吃點宵夜。

一些老學員談到,師尊每次辦法輪功親授班時,事先都要打出許許多多的功,還要打出大法輪布場。師尊還要打出許許多多的小法輪為學員清理身體,調整身體。還有師尊的法身要為學員做很多事情。當那些功回來時,都是被學員身上業力污染的,還要洗功。師尊當時講:那些功回到身上時,感到很累。每當學員聽到這些心裏都會十分的難過。

千里求法

師尊舉辦廣州第五期班,因為是國內最後一期,全國大量學員湧向廣州,廣州輔導站組織了幾個接待組,協助售票和辦班事宜。火車站附近的一個招待所幾乎都被學員包下來了。師尊來廣州的第二天,到招待所看望工作人員,有很多買不到票的學員也都來了,當時真是一票難求。消息一出票早就賣光了,還有數百人在場外不走。各地輔導站的老學員紛紛做出表率開始讓票,把珍貴的座位儘量讓給未參加過班的學員,自己到武術館看直播講法。

開班第一天,連體育館的球場地板都坐滿了,已超過五千人。沒票的近百名學員在場外站著聽,從話筒牽了根線到場外來,連著錄音機,播放師父講法。後來負責的學員與體育館協商,體育館決定把武術館借給我們,現場直播師父的講法。為使學員們都能聽清楚師尊講法,一個老學員抱著錄音機站在凳子上,直至師尊講法結束,其間,不時需移動一下,接收好信號。

師尊還來看場外的學員,對大家說:由於主辦方的原因,我也沒辦法,還在解決這個問題;外面還沒有進來的學員和裏面的學員是一樣的,你們會得到你們該得到的一切。學員們無語淚流。主會場、分會場都被師尊的功包容著。

這期班半數以上學員是外地的,四面八方。一些農村學員,背著大餅來的。有位從黑龍江來的老年學員,激動的說:「我從最北邊的佳木斯,一路輾轉來到這最南邊的廣州,是八千里路雲和月呀,來這裏聽老師講法,我得了大法,值!幸運啊!」

一位齊齊哈爾學員,在廣州吃不著菜,嘴都爛了,有一次聽課之餘,在與貴州輔導站站長聊天時,無意中說了這事,貴州輔導站站長跟師尊說了這個情況,師尊也落淚了。在學習班結束時,師尊說:「大家千里迢迢的從外地趕來的就有三千多人,最遠是黑龍江、新疆的,四、五千公里,八千多里地趕來的。路途很遠,大家吃了很多苦,甚至有些人費用不足,每天吃著方便麵,啃著餅乾的都有。」[1]

香港的、台灣的、海外的都來參加,白人也有參加,可以說是一次國際性的學習班了。會場上有幾位白人學員(好像是一家三口),高高大大的,腿一盤,不是很能聽懂漢語,但他知道法輪功好,坐在會場裏,一直認真聽著。

因為這一期學員多,有許多生活很困難的學員。有很多大法弟子看到這種情形,主動幫助沒有錢,住宿、吃飯都困難的學員,他們把錢都分給困難的學員。

見證神跡

有一位學員家有兩個臥床不起的病人,他的錢都用光了,但並沒有阻礙他得法。他睡街頭,吃乾糧,喝生水。這事被其他學員知道了,趕快寫條子給師尊。師尊當場念了這張條子後說了一句,這個學員家的兩個病人都好了。學習班結束後,這個學員回家一看真的好了,問他們怎麼好的,家人說某天一個大法輪在房裏旋轉,之後兩個人同時站起來,同時想吃東西,一下能起來了,能走了,能做事了。算了一下時間,就是師尊在講台上說他家裏病人好了的時候。那天師尊法身在同步進行的幫他們淨化身體,處理了不好的東西。所以有人看見師尊就哭,師尊就是在不讓你知道的一瞬間就解決了你一輩子都解決不了的大事。業力苦難師尊給承受了,病人卻好了。

師尊第一天講法前,在前區第二排有四個年輕人,被另外空間的附體操控著,做著各種各樣奇怪的表情,又哭又鬧的,好像是被附體折騰。有輔導員怕他們搗亂,師尊進場時,馬上告訴了師尊,師尊滿臉笑容說「我知道了」,就大步走向講台。輔導員還是不放心,把研究會的學員叫過來,她看了他們一會,其中有一個青年人緩過一點勁兒。到師尊講法的第三天,這四個年輕人的附體被師尊清除掉了,整個人恢復正常狀態,和其他學員一樣靜靜的坐在那裏聽課了。

空前絕後

第五期師尊廣州講法班,師尊的女兒也跟隨來到廣州。吃宿先是安排在白雲山附近的旅店。第二天師父視察講法現場後,師尊便要求搬到靠近講法的地點越秀山體育館附近住。廣州學員便按師父要求在離體育館講法地點僅有步行約五分鐘距離的湖天賓館居住。就這樣,湖天賓館就成了辦班期間,師父會見全國各地輔導站站長及海內外大法弟子的地方。每天中午,師尊都要聽取各地輔導站負責人的彙報,並針對各地不同的情況講法。師尊幾乎每天都要見好幾撥人,其繁忙程度無法言表。

學習班結束了的時候,全體工作人員一起吃飯。當時人很多,分三桌坐。有的學員是第一次參加這種場面,把與師尊近的位置讓給資格老的學員。師尊好像看透了每一個人的心思,特意向遠一點的飯桌走來,大家高興的鼓掌歡迎。師尊叫大家坐下,都不肯坐,因為師尊站著。廣州的十二月,天氣雖然不像北方大雪紛飛,但還是有些寒意。大家站在師尊的身邊,感到師尊講話時打出能量很大,一股股熱流從頭頂下來通透全身,有的學員感激的流出了眼淚。師尊吃得很少,幾乎沒吃甚麼東西,一直微笑著和學員說話。飯後,桌上還剩有一點青菜、豆腐,師尊叫身邊的工作人員打包回去吃,不要浪費食物。師尊的這一行為,感動著在座的每一位學員。

有個香港學員邀請師尊去吃飯時,師尊看到他帶來的另一位香港學員帶著一個很漂亮、很大(鴿子蛋大)的玉佛,師父就用手去握了一下,說是給這個玉佛開了光。坐在一旁的一位部隊轉業的學員也取下自己帶的一個小玉佛,想請師尊開光,師尊也握了一下,說了一句:「這個玉佛小了一點」。後來,這位學員回憶說,他的一個同事曾對他說,你帶的這個玉佛和別人帶的不一樣,隔好遠就看到閃著金光,很神奇。

師尊在最後一堂課回答完問題後,全國各地的學員開始向師父贈送美麗的鮮花、錦旗,場面壯觀感人,掌聲雷動。其中有廣州輔導的代表上台向師父贈送錦旗。錦旗上繡有「扎根南大門 弘揚五大洲」兩行金字。另外還有學員給師尊獻錦旗:「度空前絕後之難度 舉開天闢地之壯舉」。當師尊一邊打著手印一邊往裏走時,學員們全體起立鼓掌致意,看著師尊遠去的背影,很多學員淚流滿面依依不捨的站著,久久不願離開。

師尊在廣州共舉辦了五期法輪功學習班。師尊說:「過去新學員認識法都有一個過程。當年我去廣州傳法前兩個班講法,學員們好像不知道我在講甚麼,那些學員就知道好,不知道我在講甚麼。就是人的觀念尤其改革開放以後廣州人的思想都是賺錢。等到第三個班、第四個班才炸開,一下子明白了我在講甚麼,這個時候才大批的學員上來。現在後得法的人提高往往非常快,可能這個環境也構成了,方方面面條件也成熟了。就是有了外因條件吧。」[2]

師恩難述

師父在廣州舉辦全國最後一個學習班期間,召開了全國部份輔導站站長會議,對全國各地輔導站的輔導員講法。

一九九八年三月三十日師尊題詞「法輪大法在廣東」,在九八年四月間,由一位從美國回國的大法弟子帶回廣州。一同帶來的還有另外兩幅題詞,一幅是「法輪大法在廣西」,一幅是「法輪大法在珠海」。這些題詞都一起交到了廣州輔導站的工作人員手中。據學員回憶說:當收到師尊的題詞後,許多廣州的學員都想看,後來,這位學員就將其中師尊的「法輪大法在廣東」題詞送到印刷廠製作了影印件一千份,分發給部份輔導員。

廣州輔導站的一位負責人回憶說:在廣州第五期班結束以後,當時廣東氣功研究會主辦,大部份收入都是歸他們,只把少數的講課費給師尊。中國氣功研究會來了兩個負責的人,也來到廣州聽課。就是送師尊到回北京的時候,這兩個中國氣功研究會的人就跟師尊抱怨說,好像這一次師尊辦班,他們沒有得到任何報酬,沒有得到任何提成。師尊二話沒說就把口袋裏,就是廣東主辦單位給他的講課費全部掏出來,就給了中國氣功研究會的這兩個人。那師尊身上就沒有錢了。所以當時廣州輔導站送師父的幾個負責人,看到這個情形,心裏很不是滋味,就去買了一些吃的送給師尊。

師尊離開廣州回北京時,很多學員去機場送師尊。師尊在學員簇擁下進入候機廳。師尊高大、慈悲、與眾不同的形像,站崗的武警都感到驚奇,看到廣州軍區的高官也有來送行的,這位師父一定是個大人物。

在候機廳等取登機牌的學員一看見師尊,趕緊跑過來與師尊拍照,閃光燈足足閃了好幾分鐘,最後師尊說不能照了,才停下來。師尊還走到一些學員面前說「辛苦了」。聽了師尊這句話,學員們覺得喉嚨哽咽,不知說甚麼好,傻乎乎的站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目送著師尊進入登機樓,師尊還不斷的回頭向大家揮手。

(全文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文章來源:明慧網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4)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3)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2)

回憶李洪志師尊五次廣州傳功傳法(1)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