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禍國殃民的「二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年一度的「兩會」,年年被黨國網民譏稱為「二會」。「二會」「二」至何等程度,從「二」性十足的提案中即可窺見一斑。獨裁決定了麾下傀儡只能裝「二」。倪萍說:「在大的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十幾次參加過「二會」的申繼蘭,則從未投過反對票……

早在2007年,我就說過「二會」大戲可搞成三人唱。而今看來就是搞成三人唱,其實也是多餘的。既然「二會」年復一年不外乎是走過場,不外乎是禍國殃民,不外乎是裝「二」……那麼毋寧乾脆取消。在霧霾嚴重的帝都,年年幾千號人扎堆口沫飛濺、哼哼哈哈,這委實不利於環保和養生。

而且也不利於推行反腐和厲行節約。弄幾千號人年年這般吃吃喝喝,有時還得大把燒錢,用公款給代表們人手一份,送個筆記本電腦什麼的,哼哈無期,國人所面臨的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申冤難、就業難等等,卻迄今是無解,這也太白吃白喝白拿了,太禍國殃民了,太鋪張浪費了……

若再算上動輒幾十萬人的安保大軍開銷,再加上各地政府所拋灑的截訪開支,就算是巧立名目榨取了再多的民脂民膏,長此以往,也終歸會有國庫見空之時。把錢包扔進水裡還能濺起水花。年年養這許多食客,養那許多陪吃陪喝的,居然就連「噗通」一聲都聽不到,這買賣黨國做得虧大啦!

「二會」禍國不止於此,「二會」一定會是權力瘋子們嚴重侵犯人權的高發時節,今年也不例外。有隨便打人的,有胡亂綁人的,有關人黑監獄的,有扎人輪胎的……黨國瘋癲,殃民至此,搞得就像是個瘋人院。這也太糟蹋黨國的「法治」了,太不給黨國做臉了,太凸顯黨國的無德無能了。

在我寫作本文的次日就是婦女節,女訪民的慘不忍言,在「偉大的牆」外仍被全球圍觀著。所謂節日,是「光鮮」者的,是裝「二」者的。儘管種種非人間的景象,對與會傀儡來說不過是近在咫尺;儘管與會代表中,也不乏女性傀儡……可又有誰在會上,提及無邊的黑暗,說起伊人的哀傷?

花開了又謝,草枯了又榮。禍國殃民的「二會」,一年一度敲鑼打鼓如期召開。這和淪為亡國奴的你,有半毛錢的關係么?你莫名其妙被代表了之後,照例是看不起病、上不起學、買不起房、申不了冤、謀不了職,照例面對的是鱗次櫛比的荒廟,照例是就連殺人的事、搶人的事都沒人管……

嗚呼!我苦難的同胞,午夜夢回,你是否也覺得你的今生恍若一簾噩夢?是否也覺得形同置身在群魔亂舞的魔窟?你是唯一的,不可隨意被代表的,而被代表卻強加了你一年又一年。強行代表你的「二會」,予你幾何?在你天塌地陷時,它給不了你支撐;在你淚雨滂沱時,它給不了你紙巾!

因了「二會」,我夫婦倆遭受過廣東當局的當街綁架;因了「二會」,我被反動當局連續斷網數年;因了「二會」,我年邁的岳母「蹊蹺」被「人」用竹竿絆倒,摔至大腿骨折……漸漸的,我似乎也「學乖」了,向「二會」代表看齊,裝「二」。怯問:這禍國殃民的「二會」,何年取消呢?

寫於2015年3月7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虐殺無辜的兇徒逍遙法外第3156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廖祖笙夫婦的出境自由被「執法」機關非法剝奪,被反動當局連續非法斷網1457天!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互聯網,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不時操弄「不作惡」的谷歌,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