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 「死老虎」李鐵映為何跳出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正當習近平和王歧山掀起的打虎運動,一浪高過一浪,並博得海內外一片讚揚聲之時,來源於官媒《社會科學報》的一篇「文革味道」奇濃的文章出籠了,誰也沒想到,他的作者竟是已退休的前中共中央政治委員李鐵映,他像一隻「死老虎」猛然復活了,從自身與地獄近在咫尺的地方,猖狂而絕望地反撲,發出聲斯力竭的吼叫:「要篡改歷史、禍亂我們心智的大有人在」,貌似關心歷史,實則轉移繼續打虎的視線,他是指責誰,他想幹什麼?

李鐵映信誓旦旦地說,捍衛我們自己的歷史,是每一個中國人的天職。每一個炎黃子孫,都有責任捍衛中華之文明。一部真史、信史是大事,是命運,是前途!接著,還煞有介事地回顧了170多年來的中國近現代史,並說這「是中國一代又一代的人民群眾和仁人志士為救亡圖存英勇奮鬥、艱苦探索的歷史;是中國各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進行偉大的、艱苦的鬥爭,經過新民主主義革命,贏得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歷史;是中國各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經過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和改革,把一個極度貧弱的舊中國逐步變成一個初步繁榮昌盛、充滿生機和活力的社會主義新中國的歷史。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讀這部史書,都應該明了這段歷史。

這位「紅二代」和前朝的高官,講得多麼動聽啊,假如我只有耳朵沒有眼,假如我不結識他的兒子李力踐,假如我只在遼大歷史系讀書,不當18年記者,我會被李鐵映「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的情懷所感動,可是,偏偏現在一切都相反,毫無疑問,中共把貧窮的舊中國建成一個富裕的新中國,無可爭議,但這並不能成為李力踐打著其父的招牌,在大連經商辦企業,行賄受賄,敲詐勒索,強買強賣,徇私枉法,聚斂億萬財富的理由,因為李鐵映至今還把「公而忘私的民族大義」掛在嘴上,彷彿他是擁有理想和信念的廉潔之輩,但事實並非如此,原本,李鐵映的兒子已經死了,沒有必要再揭他的瘡疤,但「死老虎」不知愛惜自己的皮毛,別怨知情者不給面子。

每個熟知大連官場和商場的人都清楚,在90年代初期,大連最早,最有影響力的官商有兩家:一是薄家的「開來律師事務所」,它在百麗大廈辦公,一是李家的「金生企業」,在麗苑大廈辦公,後遷址遠大大廈,這些公司我都去過,因為大連是一個彈丸之地,沒什麼秘密可言,故此,不論是前者還是後者,我都與其中一些工作人員打過交道,千言萬語,一句概之:官員經商,以權謀私,官商勾結,敗壞風氣,就是從這兩家企業開始的,薄熙來與李鐵映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如果李鐵映學習胡耀邦,不貪不佔,嚴於教子,就不會留下惡名和劣跡:由於其子李力踐是一個生理上有缺欠的人,愛好詩歌,也算有一點特長,故曾在李鐵映任地方官的那幾年裡,被保送到遼寧文學院進修,應當講他還有點小靈氣,出版過詩集,當過《中國汽車報》駐遼寧站的記者,假如他一直這樣幹下去,錢不會太多,但壞事卻做得一定少,也不會得罪那麼多的人,更不會被「不義之財」早早地壓死,但李力踐耐不住詩人的寂寞,經不起商品大潮的誘惑,與遼寧文學院的詩人王某一拍即合,兩人內勾外連,一陰一陽地辦起了貿易公司,從倒賣瓦軸的產品到黑龍江的煤炭,再到大連的地皮,房子,古董字畫,等等,總之,它是中國最早的「紅二代」子弟「空手套白狼」的典型,在90年代後期,它已日進斗金,資產過億,其員工數十人,在大連政商兩界都「這頭走,那頭顫」,雖然,李力踐不太多在公開場合露面,但這家以溫州兩個民工名義註冊的私營企業,已成為影響大連政局發展的重要單位,李鐵映和他老婆及親友花的大錢,如同流水,極盡奢華,大都來源於此,難道這就是李鐵映現在要人們記住的「歷史」嗎?

李鐵映美其名曰:一部中國近現代歷史,承載著無數的歷史事件。影響歷史發展進程的重大事件,絕非歷史偶然,而是有著深刻的歷史必然性,包含著大量的探索和創造,蘊藏著極其豐厚的政治、社會、思想、文化的營養。重大的歷史事件無一不深刻地影響著社會、影響著後人、影響著未來。我們紀念中國近現代歷史中的重大歷史事件,不僅要銘記這些歷史大事變,緬懷我們的先烈、先人,更重要的是要從這些大事變中,清醒地認識170多年來我們所走過的道路,從中汲取寶貴的歷史經驗。

是的,李鐵映的先人在戰爭年代所做的一切,歷史書裡都重複美化了無數遍,在大學課堂,老師把我們的耳朵都磨出犟子了,難道因為老子有功,兒子,孫子就可以權錢交易,大發橫財嗎?1999年,我通過香港《前哨》雜誌披露了李鐵映兒子的經商醜聞,這對薄熙來是一種有益的提示,但他為了巴結時任政治局委員的李鐵映,不但不接受媒體的好言相勸,反倒製造了21世紀第一起「文字獄」,李的兒子及其公司的骨幹王某等人,都組織和動員國安特務,參與了政治迫害,李鐵映不僅在政治局力推有關「民間順口溜批評黨和國家領導人是顛覆國家政權」的指示,以便法官對我治罪,而且,還親自前往大連為「薄三」打氣,否則,薄熙來不會有今天的可悲下場,他兒子李力踐也不會壞事做絕,英年早逝。看來,李鐵映現在還不明白,他兒子是怎麼死的,只想叫人們記住他先輩的功勞,卻要大連人遺忘他和兒子敗壞官場風氣的惡行,這一荒唐的說教怎麼可能兌現呢?

李鐵映歇斯底里地展示老虎的「雄風」,以「百獸之王」的口吻教訓別人說,中國近現代這段歷史,究竟告訴了我們什麼?歷史上發生的那些事實和經驗,對我們今天有什麼價值?對歷史重大事件的研究,是為了能夠獲得更多、更深厚的經驗,少走彎路,少付代價。研究歷史,重讀自己的歷史,是為了我們明天的路走得更好。世界上沒有歷史的國家有沒有?沒有!沒有歷史的民族站得住嗎?站不住!歷史是自己的根,自己的精神家園。歷史雖然是先人的足跡,是祖先做過的事,但它屬於人類的實踐。先人的實踐,也可以看成我們自己的實踐。人類的認識,就是在人類自身的歷史實踐中不斷總結和積累的。歷史是研究人類的知識體系,是我們人類智慧的軌跡。大思想家、大哲學家、大政治家,無一不是讀史者和史學的愛好者。

他這是指責誰呢,是批評習近平還是王歧山?難道反腐倡廉打老虎,就是割斷了中國歷史,毀掉了「精神家園」?他這是為薄熙來,周永康喊冤叫屈嗎?難道叫停了薄熙來的「唱紅打黑」,保護民營企業家和平反冤假錯案,就是「走了彎路」,「付出了代價」?難道無視李家父子的貪腐和枉法,竭澤而漁地掠奪大連人的財富,就是「深厚的經驗」?李鐵映在任職海城,瀋陽,北京期間,以權謀私,索賄受賄,貪得無厭,與當地的「黑社會」組織相勾結,發了「國難財」,雖然2001年曾被中央政治局調查,但因江澤民的保護而不了了之,據參與金生企業清算工作的知情者透露,在我的文章發表之後,李鐵映不得不下令兒子停辦公司,當時查出其公司為賄賂大連官員所贈送的奧迪轎車多達52輛,每年金生企業營利多達10多個億。

李鐵映說得對:保存歷史、保存記憶,就是保存我們的文明,保存中華民族精神之源泉,保護我們的力量和智慧。可是,上述這些貪腐的壞事,不是你李鐵映,李力踐父子干的嗎?這也是應當記住的吧。你當年是怎樣為了掩蓋薄熙來打擊報復記者的罪行,而利用主管意識形態的大權,絞盡腦汁地操控《新華月報》,發表文章,鼓吹原金生企業副總經理陳某某的「馬屁小說」《英雄》,是「神馬」中國文學界的獲獎作品,其實,許多人都蒙在鼓裡,這篇以大連人民廣場為背景的中篇小說,不過是在為薄熙來搬遷大連蘇軍烈士紀念塔的迷信行為進行辯護而已,一個文人不敢直言反駁《前哨》,卻用小說巧妙回應,真是可恥之極,如今,「薄騙子」已倒,李力踐已被「天滅」,你李鐵映還有什麼臉談「歷史」?如何解釋這些白紙黑字的謊言?難道還要愚弄和欺騙大連人一輩子?

面對越來越嚴峻的反腐形勢,老之將至,惡貫滿盈的李鐵映,重新穿上「虎皮衣」,從牆上爬下來,不過是為了用危言聳聽的話語,恐嚇中共黨內的改革派,反腐派,要他們記住父輩打天下的歷史,看在都是「紅二代」的面子上,放他這只貪腐的「死老虎」一把,盡力遺忘大連商場的舊事,但是,他不能不承認,正是他和兒子這樣的貪腐成性的傢伙,毀掉了父輩的功勞,人們通過其言行的比較感到了落差,有了更多的危機感和使命感,如果不對李家父子的貪污受賄惡行大膽揭露,以法治罪,就不能應天理,順民意,就不能把「中國夢」繼續做下去。

已經老朽不堪,斷子絕孫的李鐵映,幹盡了壞事,貪飽了錢財,說盡了謊言,感到死期將至,阻擋不了歷史車輪的前進,只好一陣哀鳴。他說,有誰對自己的歷史搞「大揭秘、大暴露、大醜化」?販賣黑奴的歷史、販賣鴉片的歷史、殖民地的歷史,始作俑者搞大揭秘了嗎?我們都有自己的切身體會,別人任意誣衊你的父母,你能容忍嗎?任意塗改你家族的歷史,咒罵你的祖先,你能接受嗎?捍衛我們自己的歷史,是每一個中國人的天職。每一個炎黃子孫,都有責任捍衛中華之文明。一部真史、信史是大事,是命運,是前途!

對此,我想問,你利用兒子的公司巧取豪奪民脂民膏吃喝玩樂,這些事也是歷史的一部分,難道不應當揭露和批評嗎?你父子如不貪不佔,誰能醜化你們?我寫文章暴露你兒子,為什麼不寫王歧山?難道王歧山的「打老虎」,不是在真正地捍衛我們的歷史和文明嗎?誰承認你們是老百姓的父母了?上個世紀,你們父子在大連經商辦企業的惡行勝過「販賣黑奴」,「販賣鴉片」,因為你兒子炒地皮,毀壞了渤海濱城的自然景觀,使大連人變成「房奴」;薄熙來利用公檢法打擊報復維權人士,言論人士,製造了「天天漁港案」等數十起冤假錯案,使很多大連人成了不明真相的「薄粉」,難道不應當「大揭底」嗎?總之,繼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之後,把李鐵映這樣的最後猖狂一跳的「老老虎」,「死老虎」,「紙老虎」,關進大牢,勢所必然,找文人編造李鐵映的秘書李鴻忠將進19大政治局的謊言,更無濟於事,抓住「死老虎」的尾巴,狠狠地打,這才是保住國家前途和命運的大事。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