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國勞工維權組織 未來舉步維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3月09日訊】中共當局近期對中國多個獨立公民團體採取行動,許多異議人士接連失蹤或被捕,讓中國獨立民間組織的生存愈發困難。勞工維權機構表示,他們去年受到中共當局前所未有的打壓,預計今年情況將變得更糟。

中共領導下的中華全國總工會,其副主席李玉賦,在接受中共喉舌新華社《瞭望》新聞週刊採訪時,譴責「境外敵對勢力」滲透中國的勞工組織。

根據李玉賦的說法,中國當前在勞動關係領域「境外敵對勢力滲透加劇」,妄圖以勞動關係為突破口,通過一些非法勞工「維權」組織、「維權」人士與工會爭奪職工,破壞工人團結和工會統一等。

不過,李玉賦的說法很快遭到中國各地勞工維權人士的批評。

深圳勞工維權人士林先生:「把我們這些維權的定義為境外敵對勢力資助的,這個相當給我們這些社會組織定性了,這個東西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政府不喜歡我們這樣的機構存在,就是職工相信我們這樣的機構而不相信工會,也不相信政府。」

廣東勞工維權人士林先生:「我也想要獲得一些資助,但是當局給我的指示就是可以向政府申請,但是申不申請得到他們不敢作保證,但是有一點非常明確的,就是要求我不要申請國外的資金,它(中共)覺得境外來的資金都是不合法,而且都是有顛覆中國政府的這種企圖。」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指出,中華全國總工會是中共官方批准的唯一工會,李玉賦是該會權力最大的官員之一。

李玉賦認為,當前勞動關係領域面臨的形勢錯綜複雜,這對於工會依法建會、管會、履職、維權等,提出了新的挑戰。

勞工學者王江松:「中國主要的問題,我認為不是有沒有法律的問題,而是有法不依、執罰不嚴、無法不究,就是這些問題,就是法律這套潛規則,和現實社會當中運行的那套實際的規則,它是兩張皮。」

長期研究勞動關係的學者王江松認為,經濟和公民社會的發展,必然會產生各種各樣的社會組織,包括非政府機構的勞工組織,世界各國莫不如此。然而以權力治理社會的中國情況就不同,當這些社會組織觸犯了執政集團的利益,那麼這些集團就會採取各種手段來打壓他們。

勞工學者王江松:「其中有的是沿用相關的法律,有的就是口袋罪,就是安上一個莫名其妙的一個罪,還有就是一些的行政手段,還有一些見不得光的一些手段和方法,比如說,用一些類似黑社會的那種手段,或者是特務政務手段來控制,包括曾飛洋被打的那個,到現在也還沒破案。」

2014年12月26號上午,四名男子闖進位於廣州市番禺區的「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對著負責人曾飛洋拳打腳踢。

然而對於中國草根勞工​​NGO的從業者來說,受到人身安全威脅並不是新鮮事。除了直接的人身威脅,來自政府的其他壓力也種類繁多。

曾飛洋對媒體表示,他們不是「敵對勢力」。中華全國總工會有名無實。它不僅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還要批評那些為勞工辦實事的社會組織,這麼做是非常不負責的。

隨著中國經濟成長放緩,中國勞資糾紛也愈來愈多。

廣東勞工維權人士林先生:「就是珠三角這一塊,就是企業的遷移和轉型,這可能是政策環境決定的,所以導致這些工人擔心之前的工齡不能得到延續。」

根據「中國勞工通訊」統計,2014年中國出現1378起罷工事件,大約是2013年的2倍。

曾飛洋在微博寫道,中國勞工維權NGO的困境,其實也是中國工人維權的困境,更是中國社會轉型的困境。唯有順應工人維權需求和時代潮流的改革,才能有出路。

採訪/陳漢 編輯/黃億美 後製/舒燦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