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振強:趙本山「不知自己犯什麼錯」是在向誰叫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正在北京參加兩會趙本山,似乎正在從滅頂般的打擊中逐漸自信、逐漸恢復元氣——從他甫露面人民大會堂前台階上的躲躲閃閃、滿臉尷尬的苦笑,到試探著解剖自己,自我罰酒三杯而後喝下白開水般說自己「有點飄忽,有點離地」,一直到日前大大方方地接受鳳凰視頻的採訪,趙本山顯現出的,實乃滄海橫流,不失演員本色。並且,從趙本山的表現足以看出,他有著足夠多的農民式的智慧與狡黠。歸結為一句話,那就是他自己面對鏡頭的表白:「自己都不知道犯了什麼錯誤」。

若做個善意的推測,趙本山一臉無辜、滿頭霧水、莫名其妙、丈二和尚摸不著腦瓜頂,「自己都不知道犯什麼錯誤」,是意欲表明自己沒事,一點事都沒有;原先針對自己的一切,都是謠言,都是無中生有。甚或說,都是無事生非的人的挑事、栽贓。

事實果真如此嗎?若和趙本山掏掏心窩子,恐怕他自己都不相信,他果真一點事都沒有吧?

別的不說,和薄熙來、王立軍走得很近的傳說也好、謠言也罷,恐怕不完全是捕風捉影吧?恐怕不完全是謠言栽贓吧?若由此深追下去,難道果真就一點問題都沒有?

今年1月被查處、曾長期在鐵嶺為官、擔任過鐵嶺市委常委、開原市委書記,與籍貫為鐵嶺的趙本山頗為熟識的遼寧省政府副秘書長魏俊星,被人們風傳與趙本山瓜葛,這其實同樣是個說不清楚的事情。最起碼,既往的頻繁而緊密的「互動」,就不保常在河邊走而永遠不濕鞋吧?由此而被人傳「涉黑」,難道就一點不著邊嗎?

讓趙本山永遠不能自圓其說的是,其為何在去年缺席中央、遼寧省、鐵嶺市三個級別的文藝座談會。不來北京開會有很多借口遮掩,不參加遼寧、鐵嶺的家門口的文藝座談會,恐怕任自個說破了大天,也解釋不清的吧?

退一步說,若被排斥在三級文藝座談會之外,是由於大跳「以葷段子為主」的低俗黃葷、格調低下的二人轉,這本身怕也是個不小的問題吧?

換個角度說,去年12月,大概就是趙本山被聚焦最燒灼的當口,其曾聲言:「要是國家需要我的資產,都可以拿走」。平白無故的,一句話就把全部的資產全部獻給國家,若是心裡沒事,能有這麼慷慨?

我們不否認網路以及傳言的放大功能,我們同樣不否認圍繞著趙本山的諸多謠言的荒唐,比如趙本山家床底下有多少噸黃金之類。但由此就有了理由說,趙本山清白人一個,沒有任何問題,完完全全是被冤枉、誣陷。給你趙本山這樣一個結論,你自個敢認同嗎?

我們理解趙本山這一段時間的極其煎熬、腌臢的心情,不死不活、溫水煮青蛙、貓玩老鼠……我們同樣理解其儘快擺脫一個不清白之人、不清白之身、甚至恨不能一番表白就讓全國人民都相信的急迫與切切。但是,操之過急、矯枉過正,不僅起不到應有的效果,反而讓人感到其中的幾分不客觀、不誠實——你難道鷂子只是翻了半個身子,就要叫板反咬一口不成?

客觀而言,此時的趙本山,包括其後的趙本山,恐怕是沒有可能與膽量和誰叫板的。尤其是,他恐怕永無膽量與令其尷尬、丟面子的力量叫板。但其「不知自己犯什麼錯」,確乎暗含著不小的怨懟,確乎讓人感到有幾分不服不忿的叫板意味。這句話本身,極具進攻性,言外之意,把我折騰一個遛夠,我犯了什麼事?必須給我個說法。

對自己的認識、反思竟有如此的效果,或許,這才是趙本山在認識、反思自己存在的問題的過程中,最需要認識、反思的。

論做人,論處事,論解套,論鹹魚翻身,趙本山似乎都還有欠缺,都還不夠爐火純青。看看身邊的幾位問題人士,火星根本不近身,就更別說引火燒身了。人和人之間的差距,甭說,還就是這麼大!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有節選)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