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趙本山的出路在哪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兩會,趙本山一直是輿論追逐的熱點人物之一。3月11日趙本山在接受鳳凰視頻採訪時,對於種種不利的輿論傳聞,趙本山表示:很上火,但堅稱自己沒有違法,也不清楚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兩會初期,趙本山的言行顯得格外低調,但3月11日趙本山對著鏡頭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的表白,明擺著是揣著明白裝糊塗。

2013年薄熙來、王立軍落馬以來,關於趙本山的各種醜聞不斷的被海外媒體曝光,趙本山本人也不斷的被黨媒高級黑。2014年趙本山連續缺席國家、省、市三級文藝座談會,繼而被踢出央視及地方春晚,關於趙本山的輿論危機達到高潮。為擺脫愈陷愈深的輿論漩渦,趙本山利用各種方式,使出全身解數「闢謠」,試圖破局。什麼半夜雞叫學文件,自己帶頭作檢討;什麼媒體公關跟黨走;什麼搬出「窮乾爹」洗刷銅臭;什麼利用關係拉明星站台;什麼高調捐贈「破財消災」。趙本山為自己洗白的種種做法不僅沒有使輿論降溫,反而使事態的發展更加糟糕,趙本山在北京的劉老根會館被關,遼寧、吉林的劉老根大舞台相繼被拆,趙本山一次又一次的被推上風口浪尖。

其實,趙本山今天所有遇到的麻煩,若說有些不明真相的中國老百姓不知道原委倒是真的,趙本山面對鏡頭,堅稱自己「不知道」,彷彿很無辜,似乎被冤枉,好像一切不利的輿論都是空穴來風。趙本山的表白已經不只是裝糊塗,而是在裝傻,甚至在抗議。

趙本山出身二人轉,出道以來,其人品、作品怎樣低俗且不說,趙本山最大的禍根就是利用低俗的小品污衊法輪功,配合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並且深度參與周薄政變集團。

據大紀元報導,2000年趙本山作品惡俗的特點被江澤民看中。同年秋天,江的「軍師」、時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的曾慶紅親自召見了趙本山,吩咐他在2001年春晚利用喜劇形式把政府對法輪功的態度表達清楚。曾如此說道:「這是江主席的意思,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2001年大年三十下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集團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導演了一場震驚中外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以此來栽贓陷害法輪功,幾小時後的北京「春晚」立刻上演了一台含沙射影誹謗、醜化法輪功的小品《賣拐》,詆毀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與那些善良的修鍊者,進一步挑起中國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由於趙本山成功的完成了江澤民用文藝節目形式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目的,所以《賣拐》播出後,立即獲得當年春晚節目評選「一等獎」。而且《賣拐》公演後,中共媒體馬上掀起了從看《賣拐》來揭批法輪功的惡潮,一時間,通過評論《賣拐》誹謗污衊法輪功的文章漫天飛。

《天安門自焚》偽案和小品《賣拐》猶如一股邪火,一股惡風,風借火勢,火借風威,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在2001年、2002年間達到頂峰。為討好江澤民,趙本山於2002年表演《賣拐》續集《賣車》,2005年表演《賣擔架》繼續含沙射影誣衊法輪功,趙本山也被江澤民御賜為「小品王」,連年上春晚。

然而,善惡有報是天理。人無論做了什麼好事、壞事,都要承擔其後的善惡果報,這是恆古不變的鐵律。曾經被譽為央視四大才子的陳虻,因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充當江澤民犯罪集團的走卒,最後被「癌症」折磨的死去活來,痛不欲生,自己要求醫生不要搶救了,2008年12月23日,痛苦的死於北京腫瘤醫院,死時年僅47歲,身後留下一個沒有工作的妻子和一個11歲的兒子。陳虻的死給央視同行很大的震動,有的名嘴很快將自己先前由於無知而製作的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從自己的網頁上撤下;有些名嘴先後離開央視這個信口雌黃的喉舌,也許這就是反思後的敬畏吧。

而因為演《賣拐》火得過頭的高秀敏,也於2005年8月18日凌晨突發心臟病猝死家中,死時,年僅46歲。《賣拐》的編劇何慶魁2005年8月8日其兒子車禍橫死,時隔十日,其姘婦高秀敏病發猝死,10天內,何慶魁生命中兩個最重要的人都走了,自己還有一屁股官司要去應對,誰敢說這不是報應?陳虻的死給同行很大的震動,高秀敏的死、何慶魁的遭遇當年趙本山不以為然,難道今天麻煩纏身時趙本山還是那麼健忘?

除了污衊法輪功,趙本山今天深受中共現任政權詬病和反感的事件就是曾深度參與周永康、薄熙來政變,成為薄熙來政變集團的核心成員,並被承諾政變成功後出任文化部長。

趙本山與王立軍「感情交好」、與薄熙來互相利用由來已久,從遼寧到重慶,早已不是什麼秘密。據前香港《文匯報》東北辦事處主任姜維平披露,薄熙來剛任大連市長時,趙本山的知名度並不高,兩人為了各自的利益一拍即合。趙本山不知不覺地成了薄的「公關部長」,利用會所用吃吃喝喝的辦法,把一些官場、商場上的大腕、大款拉到自己身邊,為薄熙來日後政變奪權賣力。而且,那裡還可以通過交談,搜集政經情報,全部匯總後轉交給薄熙來。

姜維平稱:多年來,薄熙來為了把趙本山栓在自己政變的戰車上,故意通過手中的權力,給趙等一些吹鼓手經濟利益,在鐵嶺、瀋陽、大連、旅順、重慶及北京,趙本山涉足了餐飲娛樂,礦山,信息諮詢,影視等多項領域,巧取豪奪了數十億元。2007年,薄熙來下重慶之後,他和薄熙來的打手王立軍互相勾結,幹了不少壞事。

如今趙本山的麻煩正是他與重慶薄熙來和王立軍關係密切的直接後果。在網上廣泛流傳的一張2010年4月25日徐明、趙本山、小瀋陽、雷政富等圍觀王立軍現場書法秀的照片。如今照片中的王立軍、雷政富已獲重刑,徐明自從與薄熙來當庭對質以來,音信皆無,網傳死於獄中。這些人的下場,難道不是追隨薄熙來、攀附血債幫遭到的報應?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簡單的道理趙本山的徒弟都知道,趙本山怎能不知?

且不說趙本山參與「蟻力神」案坑了多少人,也不說趙本山涉黑、涉黃、破壞文物,單就誹謗法輪功、參與政變的問題,已經不是被抓、被判的問題,昔日陳虻、高秀敏的結局早就是對趙本山的警告。

2013年5月12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全球公告:「參與迫害(法輪功)者,人人有份,主動的、被動的,積極的、消極的,誰作惡、誰償還,作惡多少、償還多少!蒼天有眼,神目如電,神的天平毫釐不差。如果誰想減輕罪責、救贖自己,真心悔過,就立即站出來,揭露內幕,搜集和保存證據,將功贖罪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現在,麻煩纏身的趙本山幾乎無路可走,江澤民血債幫目前各個自身難保,趙本山已毫無利用價值。對於現任政權而言,趙本山已是囊中之物、瓮中之鱉,像一隻斷翅的蒼蠅,飛不到哪裡,抓捕趙本山只看當權者的興緻。而對於趙本山來說,要想破局,唯一可能的出路就是重種善因,改變因果。在沒有被拿下之前,幡然悔悟,立功贖罪,將自己勾結江、曾出籠誹謗法輪功作品的來龍去脈曝光於天下,還法輪功以清譽,還法輪功創始人以清譽。同時,收集證據,保存證據,於合適時機將江、曾、周、薄政變的內幕曝光於天下。這樣的機會也已經越來越少,稍縱即逝。

如果趙本山不思悔過,還在採用各種狡猾、奸詐、投機、耍滑、「闢謠」、裝傻的擺事手段,不僅無力回天,各種惡果將頻頻發生,最終,不只趙本山絕路一條,禍及祖宗、累及子孫也絕非危言聳聽。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