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六四」解密文件:天津坦克師製造軋死11人慘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3月25日訊】(新唐人記者明志綜合報導)近期,加拿大公布的一批駐京使館的《解密文件》,涉及1989年6月中共動用坦克清場的情節,引起各界關注。澳門國際軍事學會會長黃東,根據被喻為「六四活字典」的八九民運全程組織者吳仁華先生的相關著作,與加國解密文件翻譯稿進行比對,發現非常有價值的真相,清場慘烈情形可見一斑。

該密件中指,天津警備區坦克第一師,這支凶殘成性部隊中的第一梯隊,就是在稍後清晨6時20分,於六部口軋死11人的六部口慘案製造者。

最凶殘部隊凌晨逼近天安門廣場北端

香港《明報》登載黃東的署名文章,破解加拿大近期公布的相關密件,6月4日凌晨2時剛過,38軍第113機械化步兵師已集結在天安門金水橋前,這是全國戰鬥力最強,也是六四事件中最凶殘部隊。該部奉命派出師屬偵察連(六四後被譽為「衛國先鋒連」)的一支偵察分隊,其時所謂偵察兵大致相當於今日特種部隊。他們逼近天安門廣場北端(民主女神像就在北端中央)外圍先作偵察掃蕩,為清場時收集「敵情」及驅散附近民眾。偵察分隊先排列成戰鬥隊形貓著腰,突擊廣場西北角北京工人自治聯會指揮部。

該處是從西長安街進入廣場必經之地,北京工人們成為保衛人民英雄紀念碑底座,即學生們及北京高等院校學生自治聯會指揮部第一道防線。30多名工人,除一人外全部在亂槍中壯烈犧牲,揭開了廣場大屠殺的第一幕,「廣場上沒有死一個人」的謠言不攻自破。密件中有一句話:「廣場有數以千計學生和民眾,站著的人被機槍射殺,夠聰明的人伏下裝死,趁亂逃去。」這個逃回紀念碑通知學生的,就是工自聯指揮部唯一倖存者。據此可進一步推論,密件中口述的這位學生,當時極有可能就在紀念碑旁,見到或聽到那位倖存工人傳達的屠殺情況,甚至說不定是高自聯一名重要成員。

工自聯倖存工人為學生報信

從學生憶述及軍方文章可依稀重構當時影像:這30多位工人沒有人跪著生。血腥屠殺後偵察分隊一把火把工自聯指揮部燒了。這是除了孤軍突入金水橋東側,被市民焚毀的38軍112師334團,當晚代號「長江」的003號81式裝甲指揮車外,軍隊在廣場放的第一把火。同樣在當晚,在最危險最前沿的西長安街,另外有一支30多人的北京工人糾察隊,為掩護市民除一人外全部殉難。

中越戰爭殺人機器放火清場

那支1988年初才由中越邊境老山前線撤下來的全軍精銳,共作戰15個月,是全國輪戰時間最長的偵察大隊,由38軍軍直屬偵察營加上下面3個師屬偵察連合組而成,當時番號為第12偵察大隊。在與越南特種部隊長期廝殺中建功甚多,結果把人也練成魔,在雲南休整時橫行霸道目無法紀,公安武警也避之則吉。據說是由取代拒絕向人民開槍受到嚴懲的徐勤先軍長,中途易將的代軍長張美遠少將推薦使用這批人形殺人機器的。

當時民主女神像周圍情況又如何呢?吳仁華先生在《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透露,當時雕像周圍的確有學生,但只有幾十人,而並非密件指的約200人,且多是外地大學生。他們喊過密件指的或類似的口號毫不奇怪。殺紅了眼的偵察分隊在搗毀工自聯指揮部後立功心切快速逼近,學生們依然寸步不撤,在強弱懸殊下以眼和口抵擋著黑洞洞的槍口,最後全部光榮地履行了與民主女神像共存亡的誓言。時為六四凌晨約2時20分,也就是說偵察分隊20分鐘左右就立了兩個「頭功」、「大功」。「衛國先鋒連」的「榮譽稱號」,就是用百名人民的鮮血染出來的。

輾遺體部隊疑再製六部口慘案

密件中所指隨後有更多坦克裝甲車由東面駛入廣場,並把殉難者遺體輾成肉醬。從口述者把凌晨4時半最後清場時,民主女神像倒下的時間記錯,再對照當時除38軍外配備有坦克裝甲車的部隊,進場時間與雕像倒下最接近的,只有天津警備區坦克第一師。這支凶殘成性部隊中的第一梯隊,就是在稍後清晨6時20分,於六部口軋死11人,軋傷幾十人的六部口慘案製造者。幾年前曾來港紀念六四的倖存者方正,就是慘案的重傷者和受迫害者之一。

這樣的部隊對之後幾百名擋坦克的市民尚敢如此,把已中彈身亡近兩小時的大學生遺體同樣對待,並先行實習一次,對率部炮製出六部口慘案的北京籍坦克團團長羅剛上校,及其屬下的冷血官兵而言,當然視之為小菜一碟了。那麼民主女神像的真正結局,與加拿大密件中的描述,又有多少異同呢?

吳仁華簡介

吳仁華(1956年9月12日-),歷史文獻學者,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見證人,出生於中國浙江省溫州市蒼南縣。現任中國憲政協進會秘書長、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顧問。著作有《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天安門事件逐日記錄》在2014年6月4日出版。

他指出,《八九天安門事件逐日記錄》內容從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去世開始,到1989年6月20日為止每天的記錄,採用傳統編年史逐日寫下大事記,是一本史料性、資料性的書。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