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克魯茲參選: 美2016選戰群雄逐鹿?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5年03月26日訊】【熱點互動】(1290)3月23日,美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宣布竞选总统,成为第一个正式参加2016年总统选举的参选人。克鲁兹的保守立場提升了他的人氣。然而,他能否成為共和黨的一匹黑馬?共和黨今次群雄逐鹿,誰是領軍人物?2016的兩黨對決,各自勝算如何?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本週一美共和黨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第一個正式宣布競參選美國總統,讓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拉開了帷幕。克魯茲的保守立場增加了他的人氣,但是他能否成為共和黨的一匹黑馬?本次共和黨群雄逐鹿,誰是領軍人物?2016年的兩黨對決,各自勝算如何?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為我們做些初步的分析和預測。一位是在線上的政論家曹長青先生,曹長青您好!

曹長青:大家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在線上,美智庫東西方研究所副所長方大為,方大為先生您好!

方大為: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首先我們還是按照慣例,先來看一個相關的新聞短片。

共和黨總統參選人泰德‧克魯茲:「我相信你們,我相信數百萬勇敢的保守派人士的力量,來重新點燃美國諾言。這就是為什麼我今天宣布,我將競選美國總統。」

克魯茲選擇在弗吉尼亞的教會大學——自由大學,來宣布參選美國總統,同時發表了他的第一場競選演說。他強調自己的宗教信仰和古巴血統,全力爭取信仰基督教的保守派選民的支持。

克魯茲是兩黨中第一位正式宣布角逐2016年總統寶座的參選人,由於在新健保法、大赦非法移民等問題上與奧巴馬政府針鋒相對,他在茶黨和保守派草根中的地位正在逐步上升。

為吸引更多媒體關注,克魯茲搶先其他候選人宣布參選美國總統。現年44歲的克魯茲出生於加拿大,父親為古巴移民,2012年當選美國參議員,如果贏得2016年總統大選,他將成為第一個入主白宮的拉美裔美國人。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這次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隨時撥打電話向嘉賓提問或者發表您的觀點。今天我們就來談一談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我想先請問曹長青先生,我們知道這次總統大選共和黨方面有相當多的候選人,很多人大都會在4月份宣布,但是克魯茲是第一個提前幾週宣布,先請您簡單介紹一下他的資歷,另外分析為什麼他會提前幾週,第一個宣布要參選總統?

曹長青:克魯茲在一般在大眾中不是特別出名,因為他是剛當選2年多的參議員,他來自德克薩斯州,他是1970年在加拿大中南部卡爾加里出生的,但按照美國憲法只要他出生不管在哪裡,你的父親或母親有一個人是美國人的話,他自然就是美國公民。

他兩年多前當選了聯邦參議員,但是現在他在政界很出名,就是因為他的理念非常清晰、強烈、堅定,他曾經在美國國會用法律授予的冗長的辯論,以連續的演說來阻止奧巴馬的全民健保醫療法案的通過,所以引起了重視,另外他以理念清晰、明確、堅定而出名。

今天他為什麼第一個公布呢?因為一般來說,政治家都搶占先機,引起媒體的重視。第二個,他選擇奧巴馬簽署全民健保醫療法案的周年日來宣布他參選,強烈地突顯他反對、杯葛和最後廢除奧巴馬健保法案的決心,他在演講中說了,「如果我當選美國總統,我將廢除奧巴馬健保法案」的每一個字,可以看出他的決心。

主持人:好,請問方大為先生,克魯茲宣布參選之後媒體進行大幅的報導,因為他是第一位,很多採訪他的時候,第一會先問我們是不是要先拿身分證來看看,當然這是個玩笑,像曹長青先生說的他是natural born的美國人,但是您對克魯茲宣布參選美國總統,總的來說您是什麼樣的看法?

方大為:我覺得作為一個美國選民我是很激動,2016年的總統選舉終於開始了。以前有一些候選人可能探索要不要競選美國總統;或者思考要不要競選總統,現在終於有一個人說我要競選總統,從這個角度,我作為一個美國人,我還是挺興奮的。而且在自由大學的演說也說明他的一些優勢,尤其是他的口才,很多人都會把他看做共和黨的奧巴馬,因為他的口才的確是數一數二,在全國的政治家當中可能沒有幾個像他這樣。

我想他會創造一個像剛才曹先生講的,不是所有的美國人都知道他的姓名,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已經知道,但是也有一些不知道。看到他演講的時候,他的決心,我想會對他有個不錯的印象,會想更加知道他的主張、看法是什麼。但是作為一個選民,也是觀察美國政治的人,我認為他的很多看法不是很符合廣大的美國選民的看法。

主持人:您能不能進一步闡述對他的強烈反對奧巴馬的健保,他提出稅務要同一個稅率,甚至要廢除國稅局,他的這些政見您怎麼看?

方大為:我是這樣看的,他的看法都是很一致的、很符合保守派的政治,都是很有原則,同不同意是另外一回事;個人讚賞不讚賞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覺得很有原則。但是這些原則和保守的色彩,我覺得不太符合美國廣大選民的看法,哪怕是移民也好,哪怕是同性婚姻也好,哪怕是墮胎權或者健保法案或者其他問題,他很多的看法不是主流的看法。

所以我個人看他的競選前景,他是一個很認真的人,他頭腦很清晰的人,但是在任何一個州,他的受歡迎度應該不會超過20%左右。這20%是一個數字,是一個可觀的數字,但是不是40%、50%,所以我覺得對於他來講,競選總統他會在每個州都競爭,但是我覺得他在任何一個州獲得勝利可能性不大。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剛才方大為先生的看法,其實也代表相當一部分的分析,他們覺得克魯茲可以吸引保守派的人,但是不一定能夠吸引中間派的人,那您怎麼看?

曹長青:我覺得作為一個真正的政治家,首先不是考慮輸贏,而是堅持的理念。剛才方先生的擔憂我可以理解,當然很多人會擔憂,包括一些保守黨的支持者。但是問題當年里根他當時提出減稅、小政府那些理念,政府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政府才是問題的根本。這些看來也是跟大眾脫節,尤其受到民主黨左派強烈的攻擊,但是里根贏了、當選了,而且第二次壓倒性的多數,美國50個州贏了49個州,美國歷史上沒有這樣大的橫掃般的勝利。說明真正的理念、政治的理念,從20%可以升到50%以上,還是有可能的正確的理念。

尤其他有膽量提出來單一稅率,在美國歷史上一般政治家不敢的,只有美國《福布斯》雜誌創辦人,作為獨立總統候選人提過,當然他沒拿到多數;還有國際政治家一般也敢,只有英國前首相「鐵娘子」撒切爾夫人有提過單一稅率。現在單一稅率更加平等,所以他敢於提出是非常有勇氣。

尤其是對外政策上,奧巴馬執政這一年來全面的後退,全面的妥協,美國全球的領導地位完全在下降,任何熱愛自由、珍惜美國自由價值的人都感到非常的沮喪、非常的絕望。今天克魯茲提出來,我們美國必須強勢,恢復美國在全球領導地位;恢復美國自由世界旗手的地位和責任,他提出對付ISIS伊斯蘭國強力打擊,全部用空軍,甚至地面特種部隊。對普京擴張必須強力制止,在全東歐國家部署飛彈防禦,包括向烏克蘭提供先進武器;包括對伊朗核子武器談判,絕不能妥協不能讓步,全面制裁。

這些都是非常振奮人心,這些政見不要說民主黨,跟共和黨那些走中間路線的完全不一樣。所以我不可能像方先生那麼悲觀,我覺得很可能他會贏些州,很可能會引起美國民眾的注意,民眾的觀點可能會改變,大家還是會跟從正確,而不是跟從溫溫吞吞、不明不白的。

主持人:方先生您對曹先生剛才說的這些話有什麼評論?

方大為:有一點我是很同意的,就是像里根總統或是其他的非常強力的總統或是政治領袖,是有辦法改變和左右美國老百姓的看法,這是正確的。但是必須有一個基礎,而且這個基礎的一個組成部分是經驗。

我想很多美國人,哪怕是支持現任總統奧巴馬總統的美國人,包括民主黨的,就更不用說共和黨的了,認為一個當參議員當了兩年的候選人是否有足夠的經歷當美國總統?那麼,他們就看08年的時候,奧巴馬競選總統,口才很好、想法很好、很聰明的人,但是他當過聯邦參議員當了只有兩年,那麼現在很多人認為就是那個經驗夠不夠當美國總統?

現在克魯茲先生跟那個時候的奧巴馬是一樣的,像這個曹先生剛才舉出了他就是2012年的時候才成為來自德州的聯邦參議員,那麼這兩年到底夠不夠?所以,我覺得經驗是一個方面,他的看法符合不符合美國的主流思想是另外一個方面。

的確,曹先生說得很對,在一定的程度上,他應該可能有辦法左右美國的公眾輿論。但是我估計他的那麼多想法、那麼多政策,離美國的主流思想那麼遠,可能他的這個工作是難度很大。

主持人:好,我們等一下接著分析,但現在我們線上有一位紐約的李先生,我們先接一下李先生的電話,李先生您好!

紐約李先生: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有一個問題,剛才有點迷惑,剛才你們片頭演的那個片子介紹克魯茲總統候選人,如果我沒聽錯的話,好像是他出生在加拿大對不對?如果是,好像美國法律規定總統候選人必須出生在美國。出生在加拿大,和他父母的一方在美國,他自動成為美國人是兩個概念,如果這樣的話,還有什麼討論的?

主持人:好,這個問題就像我剛才說的,媒體一開始有時候會問,那麼我想請方大為先生給解釋一下好嗎?

方大為:對,而且剛才曹先生也談到了這個,雖然他的確是出生於另外一個國家,就是在國外、在加拿大,但是絕大部分的美國法官和律師和研究這個問題的專家都下了這樣的一個結論,只要是父親或者是母親是美國公民,而且是居住在美國一定的期間,大概是5年以上,而且是15歲以上,在美國居住了5年,而那個人是公民,那麼,他的兒子或是女兒哪怕是在國外出生的也就是美國公民,而且符合美國憲法的條件、憲法的規定,可以成為美國總統的候選人。所以我想在美國沒有任何認證的學者或者是官員認為他不符合美國憲法的條例。

主持人:對,克魯茲本人在採訪的時候已經很明確地說了。剛才我們談到這個問題,我想問一下曹長青先生,不少人確實把泰德‧克魯茲和奧巴馬相比,因為都是在參議員的第一任就競選總統。那麼再讓一個經驗不足的人入主白官,也許大多數美國人不願意再這麼做了,那您覺得這是不是泰德‧克魯茲的一個劣勢呢?

曹長青:當然,一般就認為現在泰德‧克魯茲有兩個劣勢,一個就是他經驗不足,認為他經驗不足。但實際上他在做聯邦參議員之前,在美國政府以及在德州政府做過很多高階層的管理工作,高層官員的,所以這方面的從政經驗他是有的。第二個,他的劣勢就是他錢不多,他現在籌到1,800萬,而前佛羅里達州州長傑布‧布什(Jeb Bush)已經籌到了1億美元,是他的5倍以上。所以這是他兩個劣勢。

但這兩個我覺得都可能有一定的改變的,一個是經驗不足的話,你共和黨的支持者怎麼來批評克魯茲呢?那你們當年怎麼支持奧巴馬呢?你不能雙重標準的,所以這是民主黨很難提出這個。

第二,共和黨內部的話,今天共和黨內部一個強烈強大的聲音就是要改變美國,美國現在處於一個災難的邊緣了,像克魯茲所說,美國幾乎到了一個不能再走回頭路的地步了,就到懸崖邊了,再不走就糟糕了,已經到這個地步了。美國有強大的呼聲要改變目前的錯誤方向,奧巴馬左派這個錯誤的方向。

所以要恢復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恢復美國走市場經濟,小政府、大社會的減稅的自由經濟,繁榮經濟道路。在這種情況下,以前的麥凱恩(John McCain)、羅姆尼(Mitt Romney)更早的杜爾(Bob Dole)都走中間路線,爭取中間選民,都沒有奏效。所以克魯茲說我們今天要恢復走里根的道路,里根奏效了,堅持了原則贏得了大選。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黨內初選也不排除克魯茲有相當的可能性,即使完全沒有可能,他的參選也會給其他候選人施加極大的壓力,給威斯康辛的州長、俄亥俄的州長,包括其他人帶來壓力,包括原來德州州長都是壓力,你要不要走到原本保守主義路線?如果不走的話,恢復中間路線,那有我克魯茲在,選民可以有其他選擇。

主持人:談到共和黨其他的候選人,我想請方大為先生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這次共和黨確實是群雄逐鹿,分析家分析大概有十幾位有可能宣布要參選總統,而且其中有幾位是相當重量級人物。請您簡單介紹共和黨參選人中的一些重量級人物,您最看好哪一位?

方大為:我覺得克魯茲先生的確是一個很認真的候選人,所以他已經宣布了。除了他以外,我覺得傑布‧布什當然是一位領跑者,是一個大家很看好的候選人。畢竟他姓布什,所以他的知名度現在已經是100%,因為他的父親、哥哥都當過美國總統,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姓。

實際上絕大部分美國候選人,哪怕是共和黨,他們花那麼多錢,甚至幾億、甚至10億以上美金,他主要目的是提高知名度,讓所有的美國人知道他的姓名。而布什在宣布的那天,可能下個月正式宣布的時候,他已經會有90%以上或者將近100%的知名度,那麼這樣他就用不著花錢、花精力來提高他的知名度,他已經有一個很大的優勢,更不用說網絡,更不用說他姓「布什」這個世家的牌子。

除了他以外,新澤西的克里斯蒂州長、佩林州長就是以前德克薩斯州的州長,上次也競選過,如果這次能表現更好一點,可能會有一點點希望。還是威斯康辛州州長沃克爾(Scott Walker),還有麻州州長羅姆尼,來自佛羅里達的,還有保羅(Rand Paul),這幾個人我覺得可能會成為共和黨的候選人當中的領跑者,或者是第一個圈子。除了這些人以外,像妳剛才說的,可能還會有好幾個,甚至於有十幾個其他的人。但是我覺得下一個總統要不然就是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要不是我剛才點的這幾個名字。

主持人:那您最看好傑布‧布什?

方大為:我最看好傑布‧布什,因為他的知名度。剛才曹先生很正確地提到,他捐款能力是其他對手所沒有的,至少在共和黨內。所以這幾個方面,包括他爸爸和哥哥的網絡(人脈)和其它方面,而且他在佛羅里達當過兩任州長,當時受歡迎度比較高,他也做了一些實事,因此我認為他是領跑者,我認為可能到了明年這個時候,美國人會看到這樣一個競爭,就是克林頓和傑布‧布什。

主持人:曹長青先生您怎麼看?

曹長青:這我要跟方先生唱一點反調,我的預測跟您不太一樣。如果共和黨選擇傑布‧布什他會輸給希拉里‧克林頓,如果民主黨是希拉里的話。因為首先你說傑布‧布什知名度很高?當然很高,但是知名度不等於是贏,那他父親知名度這麼高,當了總統,第二屆連任他敗選了,一般連任失敗比較少,所以知名度和錢也不是全部。美國曾有個獨立候選人自己拿出多少億,結果也輸掉了。所以錢和知名度不是最重要的。我覺得還是理念,包括口才、草根組織的能力。

傑布‧布什很重要的特點,就是個人的魅力不足,口才不是很好,而且他的理念作為保守主義的理念,給人感覺吞吞吐吐的,根本沒有克魯茲那麼清晰、明確、堅定。所以今天我們設想,如果傑克‧布什跟克魯茲兩個人辯論的話,我認為傑克完全會一面倒的輸給克魯茲,所以他要跟希拉里辯論的話,他也很可能會輸給希拉里,希拉里的口才、嗓音要比他好,所以這種情況下,我對他不是很看好的。

當然這次最主要是共和黨人才很多,有人說共和黨現在選總統可以選40年總統的人才都夠了,而民主黨現在就一介的希拉里,找不到第二人了。所以這次我覺得共和黨人才濟濟,也是說明有一個未確定數,不可能一定是傑布‧布什。

方大為:我同意一點,我認為傑布‧布什會獲得提名,然而我也同意曹先生的分析,但我認為他獲得提名以後,他會輸給克林頓,我認為克林頓會成為美國下一任總統。

主持人:您為什麼這麼說呢?

方大為:不是因為我支持她或是不支持她,從各個方面很客觀的判斷,她的確是有當總統的可能性。我認為她第一是經驗非常豐富,她當過參議員、當過國務卿,她當過第一夫人,她自己對美國政策,國內的政策、國外的政策、對外的政策都非常清楚。她口才也很好,她的頭腦非常清楚、她的錢絕對會超過所有其他的民主黨內或是共和黨內的其他對手。她的政治班子也是一流的。然後克林頓前總統本身現在在美國也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人士,這些都加起來,包括她個人的才華和美國的一種命運感,好像很多美國人感覺到現在我們應該有一個女性的總統,而且這個總統應該是希拉里。我不是說我贊同或是不贊同這邊,我的意思是好像這種感覺現在在美國是比較紅,所以都加起來的話,我個人的預料是克林頓女士會成為美國的第45屆總統。

主持人:那您覺得前一陣的電郵門這個事情對她的競選會有影響嗎?

方大為:我覺得它是一個事情,但是我認為歸根結柢對她的影響可能不會太大,我不願意說一點影響都沒有,我也不願意說這個事情是沒事,的確有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會有很多人特別仔細的觀察、探索,然後看她到底有沒有做的確不應該做的事情。看起來好像這個電子郵件門的確是一個問題,但是我認為不會影響到她,或者阻止她獲得民主黨的提名。據我所知,現在時間已一年多了,我認為應該不會阻止她競選總統的可能性,這是我個人的看法。當然有很多人都批評她的行為,包括這件事情。而且時間還很長,現在還很早,依我看,我覺得她是非常非常有可能。

主持人:我問一下曹長青先生,就您剛才所說的,如果傑布‧布什和克林頓對陣,或者是克魯茲和希拉里對陣,那您覺得克魯茲的贏面還大一點,是這個意思嗎?

曹長青:是這樣的。我的看法覺得方先生在美國出生長大,可能會更了解美國,但是我現在感覺我周圍的美國朋友們,他們對希拉里和民主黨再執政並不看好。主要的原因,我感覺周圍美國朋友的感覺和方先生感到的是不一樣的,為什麼呢?因為美國的政治觀。在1950年,過去50多年、半個多世紀,美國有一個重要的政治現象:一個黨執政了兩屆、8年,一般都換黨,沒有說一個黨在第三屆再執政的,很少的,那是一個超高的奇蹟。

剛才我們提到的里根總統,因為做得非常優秀,第二屆連任,50個州贏了49州,獲得橫掃般的勝利。所以大家由於喜歡他,才把這種感覺給了老布什,老布什當選了總統,創了一個黨連任執政三屆。再來就沒有過呀,克林頓兩屆以後換了小布什,一個個換都是兩屆8年。奧巴馬兩屆8年了,一般按常規換黨、換共和黨。

第二個,奧巴馬做得非常不好,內政、外交全部失敗,批評聲浪大,人們不願意看到民主黨繼續執政。那現今希拉里還會繼續奧巴馬那個左翼的理念,所以大家要求改變。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克魯茲真的出現奇蹟,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會打敗希拉里。第一,兩個人都是理念非常清晰、針鋒相對,人們就會看我們繼續要奧巴馬還是要改變?第二個,希拉里已經老祖母的形象了,克魯茲44歲,非常年青,他如果和前佛羅里達州參議員盧比歐(Marco Rubio)搭配的話,我覺得會獲得橫掃般的勝利。所以我覺得還不能完全確定總統就是希拉里了,而且我的感覺下一屆總統可能是任何人,很可能就不是希拉里。

主持人:我們現在時間有限,很抱歉我要問最後一個問題,線上有一位觀眾也不能接電話了。我最後一個問題很關鍵,因為很多中國媒體會認為美國這個大選是金錢政治,美國國內現在也有一些人比較擔心捐款人和大財團、大公司對候選人的影響和政策的左右,我不知道這個問題兩位嘉賓怎麼看?我想先請方大為先生回答,一人一分鐘,請。

方大為:我覺得這個問題是存在的,金錢在美國政治和競選的過程中,扮演的角色是非常大的,我個人的看法是它的角色太大,而且這個可能符合絕大多數美國人的看法。但是話又說回來,曹先生也提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例子,就不是你有錢就可以成為美國總統,如果是這樣的話,美國的所有總統就會限於Bill Gates(比爾蓋茲們)或者是Blooms(布隆伯格們)。曹先生談到了92年的時候,佩羅(Ross Perot)先生是非常富有的候選人,他大概有10億以上美金,好幾10億,但他一個州都沒有贏。意思就是說,錢是必須有的,但是有錢不一定會贏。

主持人:好,謝謝,抱歉,時間不夠,明白您的意思。曹先生30秒。

曹長青:我覺得剛才方先生說的,在美國選舉,錢是很重要,但是它合法的、合理的,一選舉就需要錢,美國法律規定你可以捐款呀,最主要你這個捐款不是非法獻金就可以了,不能像紐約原來的華人議員劉醇逸非法獻金受到法庭追查。你只要沒非法的話,美國法律有規定的。第二,你中國共產黨來譴責美國,最沒有這個資格了,因為第一你沒有選舉,你根本不需要有捐款的問題,你根本就剝奪中國人選舉權,所以你中共最沒有資格來譴責美國,抹黑美國政治、民主政治。

主持人:感謝觀眾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