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個高官攝影迷的腐敗之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喜愛攝影的官員並不罕見,但癡迷攝影的官員就罕見了。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便是這樣一個罕見的高官。

秦玉海攝影究竟迷到何種程度?媒體報導說,沒迷攝影前,時任焦作市委書記的他曾經躊躇滿志,自稱「一心想幹好工作,造福一方」。但迷上攝影後,他的人生追求變成了 「把攝影做到極致」,成為世界一流攝影藝術大師。為此,他幾乎每週末和節假日都會上山攝影;他可以把攝影教材放在飯桌上,認真研讀忘了吃飯;可以為拍好一張照片,一夜一夜地不睡,反復揣摩其中奧妙;為儘快看到照片效果,他可以讓人當即將膠片從雲臺山送到北京洗印。多年來一直陪其上山攝影的段玉寶說,秦玉海對攝影的執著一般人無法想像,「夏天頂著酷暑,冬天冒著嚴寒,為了拍出一張圖片,有時早上三、四點鐘就要起床,還有的時候,冒著生命危險,從懸崖上用繩索吊著拍……」而與此同時,秦玉海再沒認真看過檔,開會講話也心不在焉,隨便念念稿子。可見,他迷攝影已經迷到了癮君子迷毒品的程度,對此他自己也不諱言。

如此癡迷攝影是壞事嗎?那倒不是。如果秦玉海因此選擇離開官場,轉行專業搞攝影,可以說一點問題都沒有。問題就在於他一方面癡迷攝影,另一方面又不肯離開官場。他不肯離開官場,是因為他明白,玩攝影要想玩的任性隨性,絕對離不開手中的權力。

靠著這權力,秦玉海玩攝影果然玩得很任性很隨性。

秦玉海始終宣稱:「我拍片是為雲臺山服務、發展雲臺山。」在冠冕堂皇的「為公」旗號下,他把雲臺山當作了自己的「私人領地」,心安理得地大肆侵佔雲臺山的公共財產。每次上山,秦玉海的「譜」都很大,各式陪同人員少則四、五個,多則十幾個。而這些人的所有花費開銷都由雲臺山公司負責。雲台山莊經理褚晨明說,每次他們浩浩蕩蕩一行人的吃住,都須以「貴賓」身份安排。坐在豪華的路虎越野車中,前有景區工作車輛開道,後有當地「攝友團」的追隨,目之所及是自己無比熟悉的山光水色,秦玉海心中禁不住有些得意:「沒有我,這裡的美就被埋沒了。」

攝影「燒錢」是出了名的。十餘年間,秦玉海為攝影「燒」的錢高達千萬。但是,用他的話講,「自己卻從沒有花過一分錢」,雲臺山被他當作了隨意支取的私人帳戶。調查顯示,2004至2012年,在他的要求下,雲臺山公司先後動用100多萬元公款為其購買攝影器材,包括哈蘇、林好夫等世界名牌相機,共24件。2010年至2014年,秦玉海先後安排雲臺山公司花費166萬元購買其攝影作品《真水》畫冊,花費14.5萬元為其印製攝影作品掛曆,為其結算照片沖洗費33萬餘元。

「不怕領導講原則,就怕領導沒愛好。」秦玉海對於攝影愛好的高調宣揚,也讓一些唯利是圖的商人們嗅到了商機。曹某說:「對迷上了攝影的官員,如果你送給他一台相機就相當於送上了精神鴉片,當他咀嚼精神鴉片的時候,就無法自拔。」而這種「精神鴉片」,不像花花綠綠的鈔票般庸俗。和其它赤裸裸的收錢收物相比,唯一不同的只是藝術成為了腐敗行為的「遮羞布」。扯著這塊「遮羞布」,秦玉海甚至毫無廉恥地宣稱:「只要是為了攝影,一切都可以接受。」事實上他也是這麼做的。

秦玉海想在國內攝影界甚至國際上佔有一席之地,曹某立刻提供了全程服務。據調查,2012年至2014年,曹某為秦玉海出版《真水》作品畫冊,拍攝以秦玉海攝影活動為主題的電視紀錄片《一個攝影師和一座山》,先後4次出資為秦玉海舉辦攝影作品展,甚至不惜動用自己在圈內人脈關係,將其作品展覽到了義大利、法國和英國,累計花費580多萬元。為抬高自己的身價,秦玉海曾想謀取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的頭銜,河南安陽某置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某及時出現。李某利用自己在攝影圈的關係,為秦玉海張羅飯局,送錢送禮。正是這種正中下懷的「私人定制式」腐敗,讓癡迷攝影的秦玉海在「毒癮」中越陷越深。

在「曹某們」為其帶來攝影藝術上的名和利的同時,秦玉海也利用手中的權力給予他們大量的非法回報。2007年至2014年6月,應曹某請求,秦玉海向雲臺山公司打招呼,使曹某公司順利承攬了雲臺山公司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的地鐵廣告業務;其間,秦玉海還幫該公司協調提高了廣告費標準。僅此一項,曹某公司就獲得廣告費7,685.5萬元,利潤率高達76%。

《真水無香》系列是秦玉海最為得意的作品。他在序言中如是寫道:「從做人的角度講,應當看透功名利祿,遠離世事紛繁,杜絕爾虞我詐,甘食粗糲,不染浮華,修美於內,斂性於心。」秦玉海曾多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既是我面對攝影又是我面對人生的一種態度。」對於如今坐在牢裡的忙著「懺悔」的秦玉海來說,還有比這些漂亮話更諷刺的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