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唐風:精通書法的唐太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序》真跡,從此書法技藝大進。曾著書法論著《筆法訣》。

關於唐太宗書法的故事很多。唐太宗李世民貞觀十四年,唐太宗自己用真草書寫了一套屏風,給群臣看。這套屏風的書法筆力遒勁有力。堪稱當時最好的真草書法了。唐太宗曾對手下的大臣說:「書法是小小的學問,初學時且忌急於求成。天天都堅持用心學習練筆,尤其勝過三天打魚兩天晒網。世上各行各藝,沒有你用心去學習它而一點收穫也得不到的,問題出在你不能全力以赴地去精心研究求索它。」

唐太宗又說:「我臨摹古人的書法字帖,並不特意去效仿每個字的形體結構,而將功夫用在摸透它的筆力風骨上面。筆力風骨吃透了,形體結構自然而然地就把握了。」唐太宗經常召集三品以上的臣屬們,聚宴在玄武門。太宗親自執筆作飛白草書,諸位大臣們藉著酒興,都紛紛從太宗手中拿過筆來,相比著揮毫書寫。散騎常侍劉洎,爬上皇帝休息的床上從太宗手中將筆奪過來。沒有搶到筆的大臣們,異口同聲地說劉洎爬上龍床,是超越了君臣的禮度,當處死罪,一致要求依照唐朝的法律處辦他。

唐太宗笑著說:「諸位愛卿不要這麼講!過去曾經聽說過漢時有個叫班婕妤的宮庭女官,她甘願退居東宮而不去陪伴君王。今天,我朝出了個登上龍床,從君王手中搶筆書寫的劉洎劉常侍!」

唐太宗的書法技藝,雖達不到王羲之的水平,但在所有帝王中,卻是最出色的。

附錄:《筆法訣》

夫字以神為精魄,神若不知,則字無態度也;以心為筋骨,心若不堅,則字無勁健也;以副毛為皮膚,副若不圓,則字無溫潤也。

所資心副相參用,神氣沖和為妙,今比重明輕,用指腕不如鋒鋩,用鋒鋩不如沖和之氣,自然手腕輕虛,則鋒含沈靜。夫心合於氣,氣合於心;神,心之用也,心必靜而已矣。

虞安吉云:夫未解書意者,一點一畫皆求象本,乃轉自取拙,豈是書邪?縱放類本,體樣奪真,可圖其字形,未可稱解筆意,此乃類乎效顰未入西施之奧室也。故其始學得其粗,未得其精,太緩者滯而無筋,太急者病而無骨,橫毫側管則鈍慢而肉多,豎管直鋒則乾枯而露骨。及其悟也,心動而手均,圓者中規,方者中矩,粗而能銳,細而能壯,長者不為有餘,短者不為不足,思與神會,同乎自然,不知所以然而然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