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廣東官員嚇出冷汗 王榮將要痛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17日,我發表題為《深圳,王榮「勿忘我」》的文章,時間不過一個多月,情況就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長於吹拉彈唱的深圳市委書記王榮轉任省政協主席,據廣東媒體報道,廣東省政法委書記馬興瑞接替王榮出任廣東省委常委兼深圳市委書記。這表明王榮的政治生命已經結束,接下來能安全著陸就不錯了,很可能他會像萬慶良一樣去坐牢,愛好書法的陳紹基在監獄等著他呢,那裡也需要詩琴書畫,他們關在一起比較合適,一個會拉,一個會寫,給寂寞的囚徒解解悶吧。

官媒的報道說,馬興瑞今年56歲,2013年11月接替因貪腐罪名而下馬的朱明國,任廣東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馬興瑞原籍山東鄆城,與習近平的夫人彭麗媛是同鄉。他是一名力學博士,曾經多年從事航天研究,並先後擔任哈爾濱工業大學副校長、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副院長及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總經理,素有「航天少帥」之名。在2012年舉行的中共十八大上,馬興瑞成為中央委員,並在2013年3月轉任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但8個月之後就到廣東接任省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而在一年多後接任深圳市委書記,近年來可以說是「官運亨通」。

可見,他恰逢「習家軍」急需人馬之時,「習大膽」雖然至今未動江澤民,但他的嫡系因貪腐卻被抓了一大批,特別是廣東官場更是地震不斷,從萬慶良到蔣尊玉,空出的「肥缺」不少,而原共青團派的胡春華,有意奉承習近平,也歡迎那些與江派無緣的官員從天而降,以便粉碎地方勢力的杯葛,故此,「航天少帥」取代了王榮,令廣東的貪官污吏們驚出一身冷汗,原本,他們以為抓住香港記者王健民的把柄,把他關進看守所,有關自己的腐敗醜聞就沒有人披露了,殊不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只要壞事做了,既使記者不報道,貪官也一樣要倒霉,該來的事,一定會來的。

從深圳詭異的地方局勢看,原政法委書記蔣尊玉雖然是2014年10月13日被抓捕的,但此前的5月30日,由其下令抓捕王建民那天起,他就已經決定了自身悲慘的命運,也影響了他的上級王榮的前程:也許,過去別人還沒太注意到他們,由這些官員千萬百計地包裝,虛構,編造王建民的罪名看,他們一定有不想讓人們知道的貪腐醜聞,否則,不會那麼歇斯底里,迫不急待。現在,直接參与迫害王建民的蔣尊玉進去了,深圳公安局長劉慶生也快了,因為他在任深圳廣電集團總裁時,曾通過某些廣告公司索要回扣,受賄多達數千萬元;王榮也傳言不斷,舉報信如雪片,不管下令「雙規」蔣尊玉的上級,和揭露王劉的知情者,是出於反腐倡廉的公心,還是出於爭權奪利的內鬥,這些都無所謂,有一點是真實的:我很解恨。相信王建民在看守所里聽說此事也是樂呵呵的。

海外媒體報道說,一直以來,有關王榮的家庭背景的傳聞稱,他是江澤民妻子王冶坪的內侄,而且,還稱,王榮當年先後擔任江蘇省無錫市和蘇州市委書記,也是與其家庭背景有關。不過,也有人否認這些傳言,並指王榮實際上與江澤民及妻子沒有任何親屬關係。但我認為,既使並非親友,也是死黨,2012年12月25日,在北京大劇院,放棄正常的本職工作不幹,而跑去陪「江戲子」表演,令人肉麻地拉小提琴的人,就是他,一點也沒錯。他長著一副奶油小生的英俊面孔,笑起來還兩個酒窩,眼睛色迷迷的,穿得一身名牌服裝,一看就是貪財好色的腐敗分子,這樣的「小貪蒼蠅」與江澤民這個「大老虎」是一丘之貉。中國的全面腐敗從江澤民時代開始,到胡錦濤執政時達到高峰,而在習接班後遭受重挫,連軍委副主席,和胡的大內管令計劃,以及「政法王」周永康都貪腐。由此視之,王榮不足掛齒,不過,拔出蘿卜帶出「泥」,王榮成了「小泥鰍」。

來自深圳新聞界的消息說,在目前的中國官場上,某一位身居要職的官員如果轉任政協主席,往往就是退居二線的象徵,自此連常委都擠不進去,因此,王榮由深圳市委書記轉任廣東省政協主席,是明升暗降,甚至是換到菜板上,等待宰割,可能不僅僅是在官場上「失意」的問題。最近,有傳言指出,王榮早在浙江官場,他就有官商勾結,索賄受賄的嫌疑和群眾舉報,只是王歧山看江澤民的面子暫時沒動他,還有記者朋友稱,王榮與2014年10月因貪腐問題被紀委調查的蔣尊玉關係密切,並稱王榮的仕途也因其落馬受到影響。

實際上,國家大劇院的「幕布」剛拉上,王榮優美的琴聲還餘音裊裊,廣東官場就發生了大地震,另一場政治大劇就開演了。先是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突然在去年6月因為嚴重違紀違法被免職,隨後廣東省紀檢委曾連續公布多名官員被懲處的消息,其中包括廣州市副市長、增城市委書記曹鑒燎涉嫌嚴重違紀問題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到了2014年11月28日,時任廣東省政協主席的朱明國又「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並在今年1月初被免去廣東省政協主席的職務。這一系列事件足以證明,王建民所創辦的雜誌《臉譜》和《新維月刊》,領反腐倡廉風氣之先,一路摧枯拉朽,所向無敵,振聾發聵,非但沒有造謠,而且切中時弊,他不但沒罪,而且有功。這樣的記者義舉,如何定性為「非法經營」?

3月26日,有關馬興瑞接替王榮的消息正式公布時,我看到一張有趣的照片,慣於表演的王榮,當著深圳參加會議的全體官員的面,大打悲情牌,他眼含熱淚而致「離任感言」,不愧為是戲子,死到臨頭還在吹拉彈唱地表演,他心不由衷地表示支持和歡迎馬興瑞,同時,也不禁露出內心的尬尷,恐懼和哀愁。看來,高風險的官場不是人待的地方,得志時,小提琴在搖呀晃的,搖晃得不知天高地厚;一旦失勢,琴弦就斷了,「啪」的一聲,啥也沒有,只有光腚躺在案板上,等著新得志的官員,用小刀慢慢地割肉,而每片肉里都有貪腐的油脂。

在我看來,王榮別急,勒住淚囊,留點後勁吧,他以後痛哭的日子還長呢。先是王歧山的下級審他,再是檢察院的人玩他,接著是法院的人和觀眾笑他,最後身敗名裂,家破人亡,不義之財盡失。丟進大牢之後,他提琴的弦兩根都斷了,酒窩成了大坑,淚眼成了枯井,大劇院的幕布裹著他,讓他在地獄裡苟活到死,緊隨他進去的還有深圳公安局長劉慶生,他就是由王和蔣下令徇私枉法的辦案人,據說,王建民的卷宗送到檢察院,兩次被退了,有的檢察官不忍心判他,也不願承擔責任,但王,劉還想加罪於他,現在,蔣尊玉先栽了,王榮也下台了,這不是文人詛咒的結果,這是他們做惡的報應。

2015年3月27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