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多方勢力衝突 也門亂局何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5年04月09日訊】【熱點互動】(1296)過去幾週,也門衝突不斷升級。以沙特为首的联军对反政府军胡赛武装的連日空袭,沒能阻止胡赛武装攻入臨時首府亞丁。各種勢力的長期衝突導致了也門今日的局勢。然而,也門的內戰會否演變為更大範圍的戰爭?備受關注的伊朗核協議與也門局勢有何關聯?中東局勢對全球反恐會造成什麼影響?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過去的幾週,也門的局勢衝突不斷升級,以沙特為首的聯軍對於胡賽叛軍連日來的空襲,沒能阻止叛軍攻進臨時首府亞丁。多種勢力的長期衝突導致了也門今天的局勢,然而也門的內戰會是否進一步演變成更大範圍的戰爭?中東局勢對於全球反恐會有什麼影響?

今晚我們就請來兩位嘉賓為我們做一些分析解讀,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政論家曹長青先生,另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二位好。今天是直播節目,歡迎觀眾朋友打電話。我們先來看一個相關的新聞短片

也門內戰持續,美國加速武器供應、情報共享,給沙特阿拉伯領導的十國聯軍,與也門政府軍一起空襲也門南部的什葉派胡塞叛軍。

美國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Ashton Carter):「就也門局勢,美國支持通過政治途徑停止暴力,同時繼續支持沙特保護自身安全的努力,這是為了美國在該地區的長期合作夥伴的長遠利益。」

針對基地組織試圖趁戰亂奪取也門領土,卡特指出,美國將持續對恐怖主義開戰。

美國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Ashton Carter):「恐怖主義威脅美國等西方國家,來自阿拉伯半島的蓋達組織持續時間長、威脅嚴重,我們將持續對它開戰,也將針對當地的形勢,顯著調整我們的對策。」

據聯合國統計,過去3個星期,也門戰爭已經導致至少540人喪生,1,700多人受傷。卡特希望停止戰亂。

近兩週來,也門至少有74名兒童死亡,10萬餘人被迫逃離家園。為避免危機惡化,國際紅十字會已經介入。

國際紅十字會發言人MARIE CLAIRE FEGHALI:「我們今天送出16噸醫療物資,預計明天抵達也門首都薩那(Sanaa)。」

週四,國際紅十字會還將有32噸的醫療物資、發電機及帳篷抵達,幫助當地醫院恢復水電供應,讓醫院恢復運作。

由於傷患過多,紅十字會已經計劃從東非派遣船隻,運送一組外科手術醫師與無國界醫生前往亞丁港。

也門有九成的食物依賴進口,如果戰爭持續,將導致食物供應中斷,造成人道危機。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歡迎您打電話進來表達您的觀點,或者向嘉賓提問。那麼新聞完了之後,第一個問題我想先問一下曹長青先生,許多中國人對中東的局勢也許不太清楚,也門的局勢為什麼演變到今天這一步,您能不能先給大家介紹一下?

曹長青:也門其實是一個很小的國家,才52萬平方公里,人口跟台灣差不多,2,400萬,地理位置在中東最南部,沙特阿拉伯以南,然後紅海的出口處亞丁灣,隔著亞丁灣和埃塞俄比亞對望。

這個國家從1990年才正式合併了南也門、北也門,兩個也門合併成一個也門共和國,1999年開始有了選舉,到現在15年了,成立一個單獨的也門有25年的歷史,所以也不長。但是最近這幾年他內部的極端伊斯蘭組織叫「胡賽武裝集團」,開始反對總統、反對政府,結果現在攻克了大批土地,包括占領臨時首都亞丁,導致上任總統也下台了。

最近的總統哈迪也逃到了沙特阿拉伯,導致了現在很多平民喪生,成為國際焦點。所以現在是沙特阿拉伯領導聯軍在轟炸胡賽武裝集團,現在這個局勢很嚴峻的。

主持人:為什麼沙特這麼果斷的在胡賽叛軍入侵之後,對另外這個國家開始進行這樣的空襲呢?

曹長青:當然了,一般來說這個事情應該由美國來做,美國是自由世界的旗手啊,這個國家現在發生這麼大的人道主義災難,包括女性、孩子在內的這麼多的平民喪生,胡賽集團這麼樣的燒殺掠奪,那麼美國奧巴馬政府不採取措施。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中東最重要的最大的一個國家沙特阿拉伯,聯合中東軍事最強的國家埃及,尤其埃及兩次民主選舉出來的賽西將軍,他們聯手組成了十國聯軍來轟炸,來阻止這個胡賽的武裝集團來占領也門,想讓合法的民選總統來復位。有人說這是一場宗教戰爭,什葉派、遜尼派的種族衝突,還有人認為這是一場民主與專制的一場衝突。

主持人:那您怎麼看呢?

曹長青:我覺得現在說宗教衝突有沒有?這些中東國家老有什葉派、遜尼派,無論在伊拉克、敘利亞都有宗教派別的問題是有的,但是我覺得這個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還是專制和民主的問題。因為我剛剛講了,1999年也門選舉了,一屆總統7年,一連任就14年,然後被批評認為他不合法,要修改憲法要謀取自己連任,無限期的連任,他下台了,那新任的總統哈迪也是合法產生的。這種民主體制是多黨制的。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胡賽的武裝集團背後在伊朗專制的毛拉政權支持下,即將顛覆這個親美國親西方的哈迪政府,所以在也門產生了這種事情是野蠻和文明的一場爭鬥,而這個種族衝突是第二位的、是次要的。

主持人:那麼藍述先生,我想問問您的看法是怎麼樣,您認為這本質上是一個教派之爭呢?還是您同意曹長青先生的看法?

藍述:我覺得曹長青先生剛才的分析非常深刻,在深層次上他是專制文化和自由文化的一個衝突,但是基本上你可以看得出來,直接引發衝突的一些原因,和宗教是離不開關係的。那麼這個胡賽政權,胡賽他們兄弟幾個人在90年代初期開始,在也門推行一些理想主義非常強,帶有宗教主義色彩的這麼一些運動。到了2003年、2004年以後他就開始成為叛軍了。

成為叛軍了之後,也門的官方一直是指責胡賽他們企圖在也門建立一個類似伊朗伊斯蘭革命之後的那一種宗教至上的政權,而這種指責有些人不見得完全同意。但是過去的十來年裡面,你看叛軍的發展和情勢,同時他和伊朗走得越來越近,實際上他是朝這個方向在走。這是除了自由文化和專制文化之外的另外的一個宗教原因,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也門這個國家實際上他現在的經濟太糟糕了。

這個經濟太糟糕,失業解決不了、就業問題解決不了,國家窮得叮噹亂響,它也很容易讓這些恐怖組織也好、或者說反政府的這些運動也好,很容易能招募到它們的追隨者,這也是另外一個原因。

主持人:那麼現在有分析說,其實胡賽叛軍和也門政府軍其實這是個代理人戰爭,他們背後也門政府軍是沙特支持的,叛軍是伊朗支持,所以沙特指責伊朗提供給叛軍武器。曹先生您認為胡賽叛軍的背後有伊朗的直接支持嗎?

曹長青:當然現在國際上很多分析都認為背後是伊朗是德黑蘭在支持,我們可以考慮到,剛才藍述先生也談到了,也門現在經濟是相當不好的,他人均收入才1,400美元,中國現在根據《維基百科》已經超過5,000美元,這1,400美元約略是三十多年前或是多少年前中國的狀態,是非常貧窮的。這樣的一個國家,胡賽叛軍哪裡拿得到武器?哪裡拿得到資金?哪裡買得到坦克?他們是開著坦克進入臨時首都亞丁的,這些都是來自其它國家外部的支持。

那麼外部現在最主要是伊朗的支持,伊朗是全世界反美著稱的一個國家,一個毛拉政權的。所以今天我們談到也門發生這件事情有教派原因、有其它原因,但有一個原因就是,伊朗不希望也門變成一個親美國、親西方的一個勢力,希望他成為自己的毛拉政權的一部分,所以伊朗支持胡賽武裝集團,想占領整個也門變成它的一部分。

所以今天表面上好像是什葉派、遜尼派,南也門、北也門,實際上還是一個專制和民主兩個力量的較量。剛才藍述先生提到也門的經濟不好,在1990年兩個也門合併之前20年的時間,長達1/4個世紀完全是追隨蘇聯的社會主義,是後來1999年有了選舉,那總統也是走向社會主義的。一直到了新的哈迪總統,還不到兩年的時間他開始親西方,想走向市場經濟,現在又被胡賽集團給趕到沙特阿拉伯了。這是今天也門的一個現實。

主持人:剛才在新聞中,美國的官員也說,沙特是美國的長期盟友,所以美國一定要表示支持。但是外界看美國的支持還是有限的,主要是在後勤、情報,我看最新的消息說他也提供一些武器。那麼曹先生您認為美國下一步會不會提供更實質性的支持?

曹長青:我覺得可能性比較小。現在美國的支持是兩種,一個是派出諮詢的小組,幫助解決F-15戰鬥機的問題,因為沙特阿拉伯自己的飛機幾乎全部來自美國,當然還有其它的,光F-15戰機就六十多架,阿帕契戰鬥直升機等也都是來自美國,所以零件出了問題必須由美國來解決。

第二個就是空中加油的問題。沙特阿拉伯不能解決,美國才能空中加油後戰鬥機不用回來可以連續轟炸。這兩點美國會繼續技術支持,但是美國不會提供實質性的支持。因為實質的支持除非美國自己出兵,美國派出一個空軍中隊,一個旅、一個戰鬥師就可以解決問題,美國不做啊,美國連派軍艦把自己的公民接回來都不做,反而中共政權去做了來抹黑美國。

所以奧巴馬在這一件事情上給人(感覺)完全是退縮的、妥協的。因為奧巴馬政府不想惹怒伊朗,因為他在跟伊朗談判呢,美國國務卿克里在跟伊朗頭目談判,在握手啊、在喝酒啊,他這個時候怎麼能去打擊伊朗支持的胡賽呢?所以這種種跡象讓人覺得,奧巴馬政府不可能對也門進行實質性的干預,也不可能對沙特阿拉伯提供實質性的軍事支持。

主持人:您剛才提到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這個我想問一下藍述先生。這一次在也門的局勢確實是變得比較危急,所以很多的國家都在把他自己國家的居民撤出來,那麼中共說有500多個華人也被撤出來了,美國這邊說他沒有計劃用軍事去幫助美國的民眾撤離,他是鼓勵民眾用正常方式去離開。在這個意義上您怎麼看?

藍述:美國駐也門的大使館也做了一些事情,我今天還上美國駐也門的大使館去看了,就這個星期就是8日,他還有一架飛機會離開也門,就是他們(大使館)通知也門當地的僑民可以搭乘這架飛機離開也門。當然了,美國國內有一些民權組織也批評奧巴馬在這個問題上做得不夠,但他也有他的原因,因為胡賽叛軍政權它實際上是有很強烈的反美傾向的,所以從2004年叛軍開始與政府進行作戰以後,大概很多的美國僑民已經離開也門了。

那麼剩下的這一部分,很多人是因為各種原因離不開的,他可能因為家人、財產啊,像一些西方媒體《美國之音》採訪住在也門的美國僑民,他們認為也門雙方在打是也門自己的事情,也門人自己內鬥,好像並沒有強烈的衝著美國人去進行大規模的仇美啊、反美啊,對美國僑民襲擊,這種情況沒有發生。這就有點像你因為種種原因你住在一個不大安全的社區,但是社區內經常有這些團伙互相在打,但是……

主持人:由於某種原因你必須住在那兒。

藍述:必須住在那兒,和中國的情況不一樣。因為這些人他是自己私人的原因住在那兒了,跟中國的情況不一樣,中國為什麼要撤僑?因為中國在也門的大部分是衛生隊,或者是中資公司去當地搞石油探勘等等這些,基本上他們去也門直接很多是跟國家在也門的利益是有關係的。所以他的這種僑民與僑民的性質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好,謝謝藍述先生。那麼下面我想談一談伊朗這個問題,因為剛才曹長青先生談到了,就是美國與伊朗現在做核協議的談判。前幾天六國和伊朗基本上有一個初步的核協議的框架,這個框架出來之後卻是引發了不少的擔心和反對。像以色列和沙特就堅決反對,因為他們表示擔心說,這樣的一個核協議的簽定會讓伊朗在中東的勢力更有所擴大。

那我想請曹先生分析一下,您認為伊朗的這個核協議和也門局勢有什麼關聯?

曹長青:當然有關聯啦!剛才藍述先生分析為什麼美國不撤僑民,也分析了人數多少啊,他願意留在也門,希望在那裡工作。我覺得這都不是根本的原因。當然你法國人也沒有說也門那個胡賽集團有沒有公開反法國啊,那法國派軍艦了。說法國人可能是人多,不是人多,法國有23人被撤出來了,也不多啊,中國撤出來5千多,印度撤出來3千多,那法國才23個人哪。所以現在不是人多人少,也不是那些人是不是願意住在那裡。

願意住在那裡,他是美國公民了,美國政府就有責任保護他嘛,不管他們願不願意住在那裡。說為什麼奧巴馬政府就不撤僑民呢?這就和伊朗的交易有關係,因為我剛才談到了,美國在跟伊朗最新交易,怎麼可能倒去也門支持一個伊朗支持的這個胡賽集團來打擊胡賽集團呢?來等你撤僑民,擺出個姿態來站在親西方的哈迪總統這一邊呢?所以這跟伊朗這個交易有關。

這個交易有廣泛的爭議,在美國內部和國際社會上,尤其是以色列總理納坦亞胡對這個交易非常強烈批評,他甚至不顧國際禮儀,在美國國會演講的時候公開批評了這個協議,認為這個交易是個壞的交易。為什麼?因為它涉及到以色列的安全。

而納坦亞胡總理就說了,這個交易作成之後,威脅以色列的安全,威脅中東的穩定,威脅、影響美國在中東、全球的自由世界的利益。都談到這麼嚴重的程度了。一般都認為美國這個交易有問題,為什麼?就是因為伊朗是不可相信的,這是個專制政權不可相信。

過去近40年這個政權在中東一直是做一些搗亂、破壞、煽動,輸出它那種伊斯蘭主義的事情。包括沙特阿拉伯駐美國大使前兩天在FOX電視台說了,說我們跟這個伊朗政權打了30幾年交道,這個政權最大的特點,他就沒說跟中共一樣,就是言而無信,它的承諾不可相信的。

現在國際社會不能檢查它的核子武器設備,怎麼就跟它簽協議呢?怎麼可以相信它呢?就跟我們今天不能相信北京政權一樣,你怎麼能相信德黑蘭政權呢?所以這個交易是被廣泛批評的。正是有這個交易,奧巴馬政府才對也門發生的野蠻事情才不干預、不處理,甚至對沙特阿拉伯沒有提供實質性的軍事設備援助。這才是一個問題。

主持人:剛才長青先生很讓人信服的,就是談論到反對交易的這一方他們的理由。但是確實也有一些人他覺得說,伊朗一直在進行這個核試驗,所以它已經有一些核力量了;你即使不讓它做,它也會繼續做下去,那麼還不如有一些什麼協議。因為本身這個協議是六國,也不單是美國一方。所以我想聽聽藍述先生,您在這個問題上是什麼樣的看法?

藍述:伊朗的這種發展核武器確實是非常讓人擔憂的,特別是以色列。因為伊朗的前領導人在不同的場合裡面都講過了,要把以色列、把猶太復國主義啊,他們好不容易在中東恢復了那麼一點,說要把他們居住的地區從這個地球上把它給抹掉。他發表了這種言論以後,你作為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國家領導人在公開的場合講這些東西,確實是非常令人擔憂的。

但是目前來看,一方面我們剛剛講因為奧巴馬他跟伊朗正在談判,所以他不願意在也門這個問題上刺激伊朗,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外還有一個客觀的原因,就是美國的公眾在進一步制裁伊朗這個問題上,他的意願不高。

我看到華郵做的一個民調,就是在3月底做的一個民調,它就說大概有2/3的人同意跟伊朗做一個簽署、一個協定,同時做為一個交換條件,放寬對伊朗的制裁。他同意的與不同意的是2比1。所以說2/3的人同意做這種交易。那麼這個東西呢,一方面跟很多美國人實際上他對中東的情況確實不是太了解,沒有深入的研究。

另外還有一方面,也可能是因為經濟的原因。2008年的金融危機以後,美國人好不容易從經濟的谷底走出來,現在剛剛開始可能經濟比較復甦,找到了工作正在忙著過小日子,好像對中東的問題不大關心,我想這個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主持人:有一種批評聲音是說,為什麼奧巴馬要急於跟伊朗做這樣一個協議,是因為他還是想在外交方面有所建樹,在他離職之前,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藍述:我覺得是應該有這方面的原因,奧巴馬總統他希望在離任之前,因為在這個離任之前最後這兩年時間,他在國內事務基本上沒有辦法有太大的建樹,因為基本上公眾和兩黨的注意力都是在大選上了。

那麼,他希望能夠在中東問題上有所突破,做一點事情,我想這應該說是原因的一方面。另外,民主黨的智庫也有一些分析,他們分析了一下就是在2003年的時候,當時伊朗提煉鈾的離心機大概不到200台,現在制裁了這麼多年,現在都接近2,0000台了。

所以完全靠制裁的方式,從數字上去比較,似乎是也不是一個好辦法。但是,我個人是同意曹長青先生剛才的分析,就像以色列領導人講的,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講一樣,伊朗他的這些領導人確實他們說話不算話的,你跟一個說話不算話的人簽一個協定,這個前提確實是比較令人擔憂。

主持人:好的,謝謝!現在線上我們有一位觀眾,我們先接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之後再繼續提問,現在是加拿大的張先生在電話上,張先生您好!

加拿大張先生:你們好!這個事情我聽曹先生講的我就豁然開朗,伊朗是一個什麼樣性質的一個政權呢?其實跟北朝鮮差不多,都是恐怖主義、都有一種極權,都是說話不算數。那我又想強調一點就是綏靖主義的影響,就像北朝鮮一樣的,明明是一個極權,是一個說話不算數的,就一直跟他談,就想得到什麼好處,實際上得到好處沒呢?是他們這邊被他牽著鼻子轉,但每次還什麼東西做這樣那樣。

那麼,伊朗這個肯定他要是不能讓步,但是他會滿足,那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呢?是不是他真的就實質上放棄核子彈那些東西?是不是就減輕對中東的和平的威脅?我看不會這樣。

主持人:好,謝謝張先生!我想再問一下二位嘉賓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在中東因為多種勢力的衝突,在中東大家也知道,一些恐怖組織,基地組織、伊斯蘭國都在那個地方,那曹先生您認為中東也門的局勢,會不會給這些恐怖組織可乘之機?特別是現在美國又把他最後的100名特種部隊的隊員撤回來了。

曹長青:當然是給有乘之機,因為也門成為一個空白,那美國不採取行動的話,雖然現在沙烏地阿拉伯、埃及採取行動,畢竟這個阿拉伯聯軍軍事力量有限的,而且沙烏地阿拉伯的空軍幾乎沒有打過這麼大規模戰爭。

美國在這方面相當訓練有素的,而且美國軍隊開支是排在美國之後的15個國家的總和,美國是有強大的軍事力量的,但是美國不動。關鍵是給了恐怖分子、給了極端伊斯蘭勢力、給了胡塞、張塞等等也門的野蠻勢力一個信號,美國在全球自由世界的領袖地位後退了。

就像剛才加拿大張先生打電話打進來講的,是綏靖主義的,綏靖主義的結果世界上不會安定,會出現更多的也門、更多的野蠻,更會出現更多的北韓。

像剛才你提到了我們這次伊朗交易幾個國家而且多元多方,那跟北韓平壤談判也是六方會談,六方是多少年?沒有效果,不在幾方而是看對方是不是個民主的國家、誠信的國家。

伊朗不是,胡塞集團不是,所以這種集團、這種野蠻勢力只認一個力量,就是認實力。你沒有實力,你後退只能刺激野蠻勢力增長。所以今天世界和平,美國做為自由世界之首,這個後退是給世界可能帶來災難性的結果。奧巴馬想把它做為外交政績,恰恰會成為他外交恥辱的一部分。

主持人:在這個問題上,藍述先生您怎麼看?您認為中東的局勢會怎麼樣影響全球反恐的這樣一個情況?

藍述:我覺得看中東局勢,有一個東西我們必須要看得很清楚,伊朗這個國家跟其它的中東國家很不一樣,伊朗這個國家它97%是什葉派的信教的人口。在其它的阿拉伯國家大部分它是什葉派和遜尼派都有,比如也門大概是55%左右的是什葉派,45%左右的是遜尼派。

對伊朗來說挑動什葉派與遜尼派之間不同教派之間的衝突,對於伊朗它本身是沒有任何的壞處的,因為它基本上沒有什麼其它的教派,它全部都是什葉派。在其它的國家,比如說伊拉克,它就是40%的遜尼派、60%的什葉派,在其它的國家挑動不同教派互相之間的衝突,它就實際上能夠達到亂了其它的國家,然後讓它自己逐漸的強大起來這麼一個目的。

另外一個後果,就是這種不同教派之間的衝突,它是直接給了基地組織,還有ISIS像這些恐怖組織最大的發展空間。像伊拉克、敘利亞已經是成為ISIS控制了大量的地區。

同時在也門也是,現在基地組織在也門也控制了大量的區域,整個也門成為基地組織的一個老巢之一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覺得這種形勢如果任其發展下去,確實是令人擔憂的。

主持人:最後30秒我問一下曹長青先生,因為也門在過去10年一直是個反恐的重要的基地,您認為美國政府應該怎麼做?

曹長青:我想美國政府目前雖然不能直接軍事干預,應該全力支持沙烏地阿拉伯和埃及聯軍,而且不是兩個國家是10個阿拉伯國家聯軍,支持這些世俗的力量來擊敗可能在也門出現的政教合一的政權。

因為伊朗勢力完全占領了也門的話,不僅是對整個中東地區,對美國的戰略利益,包括對中國的石油等等,全球的經濟發展都有災難,所以美國應該全力支持沙烏地阿拉伯,來把這個胡塞勢力擊敗,恢復民選總統,恢復一個親西方的民選總統在也門恢復秩序、恢復經濟,恢復一個地區的穩定。

主持人:好的,希望下次節目和您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