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貪腐遍地 5類官商「朋友圈」鋪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4月09日訊】自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當局展開的「打虎」運動,到目前已有近百隻「老虎」被打,成千上萬隻「蒼蠅」落網。陸媒梳理了,在一系列反腐典型案件中,政府官員和企業家勾結,形成五類畸形官商朋友圈」鋪出貪腐路。

4月8日,中國經濟周刊報導說,中共十八大後,中共中央在一系列反腐典型案件中,常常會看到「拔出蘿葡帶出泥」的情況:政府官員和企業家常常串在一根繩上,浮出水面。

如已被查處的劉志軍與丁書苗、薄熙來與徐明、周永康與劉漢等,都是中共官員和企業家「結對子」,甚至一個貪官背後牽出若幹個企業家,形成了這種畸形的「政商朋友圈」。

幾乎每一個落馬官員,都多多少少與不良或不法商人有關。他們有的是多年合作的「老朋友」,有的是各有所圖的「好親戚」,有的是「互幫互助」的老鄉,有的是「趣味相投」的共同愛好者。

報導梳理了當前最流行的五類官商「朋友圈」,包括:長期合作型、家屬中介型、結乾親型、同鄉會型、私人定製型。官商勾肩搭背,通過各種途徑、手段進行權錢交易、利益輸送,成為危害和破壞政治生態的一大毒瘤。

一,長期合作型

手握實權高級官員的朋友圈,不是隨便哪個商人都能進的,長期「合作」產生的信任感是敲門磚。

1月16日,在南京市原市長季建業庭審中稱:「回過頭來看,我的主要問題發生在一個20多年的朋友圈。」,這些「朋友」,有的自上世紀90年代就已結識,他們伴隨著季建業仕途陞遷而路相隨,在他為官之地經商,形成利益鏈條。

檢方指控,1992年下半年至2013年上半年,季建業與7名商人產生利益輸送。

江蘇吳中集團董事長朱天曉等人,一路「追隨」季建業,項目從揚州做到南京,承攬的政府項目都有季建業參與和操縱的痕跡。

與商人做了多年「朋友」的還有廣東省原省委常委、廣州市原市委書記萬慶良。他的地產商朋友多在廣東商場是出了名的,萬慶良的腐敗問題,最大可能就是和房地產開發商交往過密,權錢交易,牽涉到房地產腐敗。

二,家屬中介型。

近年來曝光的官員腐敗案件,家族式腐敗的案例越來越多。中共政協前副主席蘇榮就是典型家族腐敗,「家裡面從老到小、從男到女都有參與」,蘇榮本人承認自家就是「權錢交易所」,全家老小參與腐敗。

除蘇榮外,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再到劉鐵男、郭正鋼,這些「大老虎」落馬的背後,揭開的均是從妻子、兒子到兄弟等親屬怵目驚心的家族式貪腐利益鏈條。

三,結乾親型。

在官商圈子裡,「結乾親」是最流行的做法。有個當官親戚好辦事,一些原本不是親戚的商人也削尖了腦袋想往「親戚」行列裡鑽。

例如,揚州市萃園城市酒店前副總經理祝梅被季建業母親認作「乾女兒」,祝通過季建業承攬項目,從中漁利。成都市交通局前局長石全志挪用公款100萬元幫助「乾女兒」經營按摩公司;重慶市北碚區前副區長趙文銳給兒子找房地產老闆做「乾爹」等等。

四,同鄉會型。

提攜老鄉,互幫互助,共享富貴,再到一起鋃鐺入獄,這樣的案例也不少。如,四川省前省委副書記李春城是遼寧人,發跡於哈爾濱。他主政成都期間,當地土地市場上活躍一批東北商人,被稱作「哈爾濱幫」。

再有就是中共政協原副主席、中央統戰部原部長令計劃成立的「西山會」。祖籍山西的令計劃當年廣納同鄉高官和富商,包括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女富豪丁書苗、發改委前副主任劉鐵男等人,目的就是要打造「官商同盟」。

五,私人定製型。

河南省人大前副主任秦玉海2月13日被雙開,秦玉海落馬與其癡迷攝影、追名逐利如影隨形。10餘年間,秦玉海為攝影「燒」錢高達千萬元,但他自己卻從沒有花過一分錢。

同樣為癮好所害的還有安徽省原副省長倪發科。2014年9月底,倪發科受到雙開,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賄總額近八成。為了投其所好,礦業老闆吉立昌多次買回玉石供倪發科挑選。而倪發科則為吉立昌的公司,挪用保障房用地指標,幫其低價購買鐵礦探礦權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