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大學教授曝光 遭省官威逼利誘造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4月14日訊】一名在長春大學教授、研究生導師,曾被中共樹立為模範與典型,如今她終於鼓起勇氣用真名向外界公佈遭吉林省官員威逼利誘的經歷。

明慧網4月13日報導吉林大學生物與農業工程學院任教32年的大學教授佟月英所寫的親身經歷,這位擁有博士學位的碩士導師曾經是學校重點培養的未來校領導。以下轉載明慧網文章:

我於1997年5月開始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所患低血壓、關節炎、嚴重失眠、嚴重心臟病和痔瘡等疾病全不翼而飛。修煉後,我努力按著「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在單位裏,年年都是單位的先進工作者。當時,我是食品系主任,主持食品系裏的一切工作。教學上,食品系畢業設計年年獲獎。那時,中國大陸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功,每天早晨公園裏、馬路邊到處都有煉功點,百姓都稱讚法輪功好。

丈夫被迫離婚

1999年7月,中共邪黨黨魁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2000年1月,我利用寒假到北京國家信訪局,被一幫便衣綁架到吉林省駐北京辦事處,當天那裏關押了近百位法輪功學員。警察強行沒收每人200元作為火車票,將我們雙手戴上手銬押回長春市。當天,我被劫持到長春大廣拘留所非法關押15天。那年的新年我是在拘留所裏度過的。

我當時是單位骨幹,是培養校級領導幹部的接班人。就因為我堅持修煉法輪功,被撤掉食品系主任職務,不許當教師,只能天天上班打掃衛生做清潔工。我單位和我丈夫單位的領導還威逼丈夫與我離婚,否則降職、降薪以至下崗。2000年3月,我丈夫被迫與我離婚。

勞教所強行注射不明針劑

2000年4月,邪黨開兩會,又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長春市南關區曙光路派出所警察闖進我家非法抄家,發現我家有幾本法輪功的書,就強行把我拖走,關押在長春鐵北看守所,與死刑犯關在一起。8平米的地鋪上睡20人,就像立式擺刀魚一樣,每人抱著對方的腳側身立著而睡。一個月左右,警察以擾亂社會秩序罪為由,把我劫持到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第六大隊非法勞教一年。

我上訴了幾次都沒有得到答覆。當時在吉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著上千名法輪功學員,每個人都在上訴,沒有一個人得到答覆。勞教所不但不答覆,對上訴者還要加害。獄警按著上級的指示,對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者用盡各種酷刑,手段極其殘忍,看到誰煉功就用電棍電,有的被電得體無完膚,大小便失禁。獄警公開講:「打死你們,就說自殺,直接火化。」

我們被逼無奈不得不以集體絕食來抗爭。六大隊獄警孫明豔、六大隊副大隊長朱丹、六大隊大隊長李紅等人用電棍和武力把我們綁在死人床上。我們在一動不能動的情況下,被他們一大幫人進行野蠻的灌食。鼻孔、嘴部鮮血直流。

六大隊大隊長李紅把我叫到獄警室,讓賣淫犯和詐騙犯唐殿玲等5人將我按倒在地,讓她們用手抓我的臉,達到毀面的目的。我被她們尖利的手指甲抓的滿臉鮮血。直到現在,我的臉上還留有當時的疤痕,精神受到極大的傷害。

一次,六大隊大隊長李紅和六大隊獄警孫明燕豔等幾個獄警把我按倒在地上,我在反抗無效的情況下被迫打針,獄警一邊打針一邊說:「給你們打針,把你們的功給廢掉。」我至今也不知道他們當時給我打的是甚麼針?下的是甚麼藥?

曾經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的母親到勞教所看女兒,發現勞教所食堂給法輪功學員的飯中加一種白色粉末狀的藥。這位母親問是甚麼藥,加藥者說:「不知道是甚麼藥,上級領導讓放的藥。」

邪黨對家人的迫害

我的父親佟信和我的母親金敏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他們身心健康,疾病全無。1999年9月29日,長春市南關區全安派出所警察以邪黨國慶為由,將我70多歲的老父老母在黑夜從家中帶走,並直接關進長春市八里堡看守所關押7天。以後每到中共邪黨的敏感日,當地派出所經常到家裏騷擾,使他們每天都在恐懼中生活。

我在被勞教期間,孩子沒人照顧,無法正常上學。父母和姐弟們天天以淚洗面。73歲的母親每次到勞教所看我都哭得死去活來。2002年2月,我母親去世。3天後,長春市南關區全安派出所還到我家找人,兇惡至極,沒有一點人性。

被逼「轉化」

單位扣發我全部工資,我又被迫離婚,沒有任何經濟來源。家庭上的壓力和勞教所的酷刑,使我精神和肉體受到嚴重的摧殘,接近崩潰。我在無法承受的情況下,被迫違心地寫下了所謂的「決裂書」。其實勞教所和「610」都知道所有的決裂書都是被他們打出來的、逼出來的,沒有一個是真心寫出來的。因為我是大學副教授,在當地有一定的影響。當時的吉林省省委書記蘇榮、吉林省「610」和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立即將我當作「轉化」的典型,威逼我做不符合法輪功學員的事。

在我被解除勞教之前,吉林省「610辦公室」 副處長李光輝和吉林省安全廳的黃某稱代表吉林省領導找我談話,說我以後有甚麼困難都可以找他們,包括違法的事,他們都能幫助我。但就是不許煉法輪功,一旦發現我再煉法輪功,就害死我。

「610」非常怕暴露他們的罪惡,戳穿它們搞的所謂「轉化」的典型其實是假的,用死來要挾我,同時限制我被解除勞教後10年內不許出國。「610」控制我的目的是繼續利用我的名字搞假典型。多年來,「610」不斷地操控著各個網站,特別是一些政府網站,利用我的名譽造謠誣陷法輪功,不斷地任意編造,從來沒有通過我,我與他們也沒有聯繫。矇騙了無數的人。

我修煉後身心發生著巨大變化,疾病全無,我是受益者,內心無限感謝偉大的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尊和法輪大法。多年來,我在內心深處痛悔自己過去所犯的錯誤,痛悔做的那些有損於偉大的師尊和法輪大法一些事情,同時承受著被「610」利用所產生的無法償還的罪惡,痛苦至極。這種痛苦與日俱增,我深感對不起偉大師尊和法輪大法。我的良心受到譴責,每天都在懺悔中度日,生命在掙扎中活著。2011年1月7日,我在明慧網用真名公開聲明從新修煉。

今天我再次揭露中共邪黨及其統治下的吉林省「610」和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罪惡。目的用事實有力戳穿中共邪黨的謊言和騙局,還世人一個真相,洗刷我過去在吉林省「610」和吉林省女子勞教所脅迫下所犯的罪惡,同時向受我影響的人致以真誠的懺悔,願眾生都能不被邪黨的宣傳所迷惑,明真相,退出黨、團、隊,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文章來源:明慧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