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咆哮》選載2:男二所六大隊(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 馬三家男二所六大隊(續)

(2008年4月10日-2008年5月15日)

6

「新收」入所,要背監規。必須三天內會背,否則挨打。不會背的,罰站一夜。

不背監規,就不會得到減期的許可。

每天要進行一次恐怖訓練。每天早上開工之前要開例會。在例會上,「四防」要在「新收」中找典型,以便教我們如何遵守規矩。比如規定「新收」不允許抽煙、嚴禁互相說話等。但總有違規的人,比如有人會在上廁所時偷偷抽煙。「四防」其實早就有所察覺,只等抓個現行。等當場抓到後,會一腳將他踹翻在廁所裡。第二天例會上,「四防」讓抽煙的那個人站出來,蹲在地上,讓他自己說究竟犯了甚麼錯誤。他以為昨天的懲罰已經完事了,不知道自己又犯了甚麼錯。兩個打手上去一頓狠揍。問他昨天干甚麼了。那個「新收」終於知道還是為抽煙的事。他承認自己違反了規定。

「四防」問他:「該受到懲罰嗎?」

他說:「應該。」

兩個打手上去又是一頓狠揍。打到他口鼻流血,並保證以後不會再犯。

於是,例會結束。

每天例會,都對全體「新收」開展這種恐怖訓練。

「四防」每天都能找到目標人物。

7

每天主要的生活內容是幹活。

那時,六大隊沒有工房,就在監捨裡幹。早晨起床、洗漱、送走被褥後,床鋪就成了工作臺。四點多鐘,天還沒亮就開始幹了。

工作是疊紙蘑菇。一張大紙,先用手捋,不斷地捋,把紙捋軟、起毛了才能疊成像樣的蘑菇。紙張太硬,有人戴自己的手套捋。沒手套的,用爛抹布、塑膠袋纏在手上捋。甚麼都沒有的,就只能用手捋,手都磨破了。

疊蘑菇的量很大。定額一天一漲。沒幾天,漲到每人每天一百五十個。紙蘑菇上好顏色後很好看。

完不成任務的就得加班,不讓睡覺,連夜在大廳裡幹。有人幹到通宵,接著第二天繼續幹。老完不成任務的人,會遭到進一步的懲罰,會被罰站或電擊。

除一天三餐外,其餘時間全是幹活。沒有節假日,沒有週六、日。

我們還要疊喪葬使用的各種各樣的紙用品,以及各種各樣的工藝品。

由於不能洗澡和洗腳,我們用紙來墊腳吸腳汗,當作洗腳。

8

我們被打罵的事隨時發生。

勞教人員除低頭幹活之外,互相之間聊天都是違禁的。

有一位法輪功修煉人為抗議「四防」的毆打,在食堂喊「法輪大法好!」

警察命令「四防」把他帶回樓上,用手銬把他掛在廁所窗戶上懲罰。他雙手戴一副手銬,被從手銬中間的連接處吊起來,雙手高舉。再由另一副手銬將其連接懸掛到窗戶護欄上部,使人雙臂呈懸吊狀態。由於窗戶護欄有點靠後,前面有個窗臺,他始終得向後仰著身體。腳下則浸泡在污水中。他被連續掛過五晝夜,不許睡覺,也沒法睡覺。

懲罰不需要太多藉口。一切不服從管教的事,都可能讓自己被掛起來。

9

儘管都生活在一棟樓上,但關於八大隊做鬼活的事情,不光我們都不知道,甚至連老號也不知道。

隊和隊之間隔絕,嚴禁傳消息。大隊和大隊之間也是嚴禁傳遞消息。只有「四防頭」互相之間能說幾句話。

第一次看到八大隊的人,是在食堂門口。那群人像要飯的叫花子一樣髒兮兮的。

我們看著遠處一群身穿被染黑的紅色勞教服的黑衣人,衣衫襤褸,從舊樓那邊稀稀拉拉地向這邊走來。舊樓是黑氣沉沉的。那邊的天空也因此黑氣沉沉的。

他們每個人都背著一網兜物品。走近一看,網兜裡裝的全是人的骨頭。有骷髏頭,有人的手、腳骨頭,還有小骷髏頭,是嬰兒頭骨。我們都嚇壞了。這難道是在加工人骨頭嗎?怎麼屍體加工廠搬到這兒來了?

他們把裝骷髏頭的網兜都扔在食堂門口,排起隊伍準備進食堂。看他們身上那麼髒,也不知道是做甚麼工藝的,好像是從地獄裡鑽出來的鬼一樣。

他們的「四防」,一個個像兇神惡煞似的。進入食堂,六大隊一般不打人了。但八大隊不一樣,我們經常能在食堂看見幾個「四防」打一個勞教人員,打得滿地亂爬。

我聽到老號之間說:「別說六大隊不好,能留在六大隊就算不錯了。八大隊是做鬼活的,更倒楣。」

我當時想:「這要是分到八大隊就糟糕了。」

10

「新收」階段是不穩定的。

為甚麼呢?必須再來新人,才會變成老號。也就是說,如果沒有新人來,半年也好,一年也好,都是「新收」。

我們好使喚,都是用打調教出來的。

但在六大隊不能呆太久了。為甚麼急著分隊呢?因為在北京奧運會前,當局搞社會穩定,抓了很多人。

抓的大批人都來了。必須要給來的人騰地方。

六大隊把老實聽話的、能幹活的、家裏有錢的,都留下;不聽話的、有反改造情緒的、老弱病殘的,全都分到其他兩個隊:五大隊主要是家裏有點關係的,待遇能好一點;八大隊是最慘的:第一類是聾子、啞巴、瘸子等殘疾人;第二類是家裏沒有人管的;第三類是四鍋、五鍋(勞教四五次)以上的老皮子,第四類是反改造的。

我想我可能是因為有反迫害情緒才被分到八大隊的。

我不說話。我不表現自己。但在警察和牢頭獄霸眼裡,也是最難對付的。警察們知道我有反迫害經驗。對他們來說,我屬於老皮子,理應被分到八大隊。

文章來源:大紀元

馬三家咆哮》,杜斌著,(香港)大清文化2014年10月出版,田園書屋發行,定價港幣69元,可在香港的書店購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