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咆哮》選載8:自由 求救信現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 自由

(2010年8月25日——2012年12月26日)

2010年8月25日,他勞教期滿獲釋。他共被加刑期二十天。

他之所以沒被多次加刑期而關押更久的時間,源於他的拚死抗爭、家人在外界大聲疾呼,也是通過律師給馬三家施壓後的結果。

他的妻子本來打算跟他離婚。離婚需要雙方協定。在他的一再挽留下,他的妻子選擇了跟他繼續生活下去。

他因為修煉法輪功,家裏所有人的檔案和社會關係都被警察查了個遍。他先後八次進過中共的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等強制場所。他在馬三家的二十九個月中,超過一半以上的時間是在單獨關押和酷刑中度過的。「在馬三家,我的頭髮白了,」他說,「鬍子大部分也白了。」

他是他在馬三家期間受酷刑最嚴重的人。他曾經是一個「懦弱又貪生怕死」的人。他說,他之所以能夠無所畏懼中共的迫害,跟他修煉法輪功有關。他認為,修煉法輪功,讓他內心變得無比強大。「法輪功中有這樣一句經文:『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他說,「我就是靠著這個信念闖過了馬三家所有的酷刑關。」

他偶爾會想起自己寫的那些求救信。他很失望那些信沒能在當年被人發現。他覺得那些信可能要石沉大海了。隨著時間推移,他慢慢地將信的事情淡忘了。

「這幾千個紙箱,誰知道都積壓在哪個倉庫或哪個超市的角落呢?或許有人買到商品打開時,」他說,「信掉在地上,踩踏在腳下或隨手就丟棄了。沒有人去注意到這是一封來之不易的求救信。」

◇ 求救信現身
(2012年10月22日)

這個世界沒有忽略他。

他寫的二十多封信中的一封信,漂洋過海,超越九千公里,從東半球來到了西半球,最終,到達美國俄勒岡州一位兩個孩子的母親手裡。

2012年10月下旬的一天,四十二歲的朱莉‧基斯(Julie Keith)從儲藏室取出前一年購買的萬鬼節裝飾品的黃黑相間的紙盒。這是她2011年於凱馬特(Kmart)商店購買的「全食屍鬼」飾品。她打算用它來裝點五歲女兒的生日派對。還有幾天就是萬鬼節。

當基斯女士打開包裝時,一張被仔細折了三折的紙片從兩個塑膠墓碑之間掉了出來。她的五歲女兒撿起了它。她打開這張半透明的紙片,才發覺這是一封信。沒有署名的寫信人,用蹩腳的英語發出呼救:

先生:

如果您碰巧購買到這件產品,懇請您善心地將這封信轉發給世界人權組織,如此的話,身處在中共政府迫害下的數千人將永遠感激和銘記您。

△這件產品是由中國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動教養院二所八大隊生產的。

△在這裡做奴工的勞教人員們每天不得不工作十五小時,沒有週六、日和節假日休息時間。如果不這樣,他們將面臨打罵、體罰、虐待,甚至是酷刑的對待。幾乎沒有勞動報酬(每月僅有十元人民幣)。

△在這裡做奴工的勞教人員都是經非法判刑一到三年的人。他們中的許多人是法輪功的修煉者,是完全無辜的民眾。他們有罪的唯一理由是他們與中共的信仰不同,為此他們經常遭受比其他勞教人員更殘酷的迫害。

基斯女士後來告訴美國《俄勒岡人報》(The Oregonian)說,她看完信,當時震驚不已,頹然坐下,腦中一片眩暈。她不停在想:「這真是勇敢的舉動。」她能感受到寫這封信人的絕望和期待。她非常擔心寫信人的生命是否遇到了危險。

基斯女士知道自己必須要做點甚麼。「當那封信蹦出來並被我的女兒撿起來時,我懷疑它的真實性。」她後來告訴《紐約時報》說,「但當我在谷歌(Google)上搜索馬三家時,我意識到,『哇,那可不是個好地方。』」

「我知道中國有勞教所,但這件事讓我警醒。我不知道寫信的這個人在勞教所是否還活著。」她後來告訴美國有線電視臺(CNN)說,「這封信能從中國一路來到這裡,簡直是奇蹟。」

基斯女士找到人權團體,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應該把消息傳出去。怎麼辦呢?

她想到了自己的社交工具臉書(Facebook)。2012年10月22日,她把這封信的原件拍照後公開在臉書。她在下面寫道:「我在萬鬼節裝飾品的紙盒裡發現了這個。」

她的留言激起一系列反應。「我敢肯定這個人把這封信放到這個產品裡面的時候會擔憂他/她的生命。但是他/她顯然願意冒這個風險。」一位朋友寫道,「而我們把我們的自由當作是理所當然的。」

「那些人在他們發出這封信之後,在盼望著,祈禱著這封信將帶來一些甚麼。」另一位朋友寫道,「我為這樣的事情感到傷心。」

◇ 傳媒報導
(2012年12月23日)

美國《俄勒岡人報》記者雷切爾‧斯塔克(Rachel Stark)看到了基斯女士發出的信息。

2012年12月23日,她通過自己供職的報紙頭版首次向他——這名向自己寄存的這顆星球寄出求救信的人發出了回應:一個在好意企業(Goodwill Industries)擔任捐獻專案經理的女人,「曾經打算捐獻這個標價29.99美元的墳墓玩具包」。但她最終還是打開了這個盒子,發現了這封令人「難以忘懷」的求救信。

由此開始,這封來自中國的不尋常的求救信,引發全球關注。

◇ 震撼
(2012年12月26日)

2012年12月26日,他在瀏覽新聞時,無意中看到他放進萬鬼節紙箱中的一封信被人發現,並且上了當地報紙的頭版,引起了美國人的強烈關注。

「突然間發現這封信竟然在九千公里之外的美國俄勒岡州登陸了。我是非常震撼。」他說,「當時,我連俄勒岡州在美國的甚麼地方都不知道。」

他將此事告訴了他的妻子。「這件事會不會出危險?」他的妻子急迫地問,「咱們會不會遭到不測?」

「實際上,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出危險,更不知道會不會遭到不測。」他說,「那天,我和妻子就在這樣震撼而又忐忑不安的氣氛中度過的。」

◇ 真正寫求救信的人
(2012年12月28日)

2012年12月28日,他通過朋友找到我——本書作者。他自稱是在萬鬼節裝飾品中寫信和藏求救信的那個人。

之前,我也看到了寫求救信的新聞。與此同時,我也已委託朋友去查找寫求救信的人。

此時,我正在訪談和拍攝關於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的紀錄片。

他希望我能幫他「做點甚麼」。他不知道如何處理求救信曝光的事情。他更不知道還會發生甚麼事情。

當然,我對他的請求不可能無動於衷。

為了印證他所言非虛,我查看了他的筆跡,與基斯女士公開在臉書的求救信的筆跡相符;更好的證人,是我正訪談中的馬三家女子勞教所的酷刑倖存者和見證者,其中有數人與他相識而又相互有交集;還有一個很棒的旁證,即曾跟他一起在馬三家受酷刑的數名受害者,在致中共當局的控訴信中,也提及曾目擊他受到的酷刑。

由此,我確認他就是真正寫求救信的人。

◇ 講述
(2013年1月4日——2014年8月7日)

2013年1月4日,我開始請他講述自己寫求救信前後的心路歷程,以及他所承受的酷刑折辱。

他是一個沉穩而又不善言辭的人。訪談的過程是艱難的,始終在斷斷續續地進行。期間,我會就某個細節,與他不斷地進行確認,確認,再確認。

這本書,前前後後(期間包括忙碌其他的瑣事),用去了二十個月的時間。

在講述中,他對自己承受的酷刑,沒有激烈語言,只是平靜地道出,似乎在講述發生在別人身上的故事。

他將馬三家施加到自身的暴虐視為共產黨政權對他的靈魂信仰的考驗和淬煉。他闖過了所有的酷刑關,而沒有背叛自己的信仰。他偶爾也會調侃一下自己受刑時的慘狀。他似乎已將自己受到的磨難轉化為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和桂冠:他守住了自己的道。

在寫作這本書時,基於他的安全原因(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仍在繼續),我沒有交代他是哪個省份的人,也沒有交代他的家庭背景。我把焦點聚集到馬三家,他在那裏遭遇到甚麼、耳聞目睹甚麼,以及寫求救信的心路歷程。

他做了他能做的事情。我做了我能做的事情。

他沒有審閱我的書稿。謝謝他對我的信任。

我對這本書中的所有文字負責。

馬三家教養院,是蘇聯古拉格的中國版。

他講述的文字,既是一個孤獨的個體生命捍衛靈魂信仰的檄文,也是醜陋而又野蠻的中國勞教制度的屍檢報告,更是惡貫滿盈的共產黨政權為禍人類的最佳見證。

文章來源:大紀元

馬三家咆哮》,杜斌著,(香港)大清文化2014年10月出版,田園書屋發行,定價港幣69元,可在香港的書店購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