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咆哮》選載9:不是結果的結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 不是結果的結果

(2012年12月23日——2014年8月7日)

儘管他的這封求救信吸引了國際主流傳媒的高度關注,但美國官方的調查仍無下文。

「如果這些產品真是在勞教所製造的,來自凱馬特的萬鬼節玩具墳墓包可能給美國連鎖折扣商店帶來打擊。」《俄勒岡人報》在2012年12月23日稱,「美國法典第1307節19條禁止進口『來自外國罪犯勞動,強迫勞動和/或契約勞工』的產品。」

國際人權組織中國部主任索菲‧瑞恰生(Sophie Richardson)在回應《俄勒岡人報》採訪時稱:「我們無法確認這封信的真實性和來源。我認為可以說,這封信描述的情形跟我們知道的勞教所的情形相一致。」

《俄勒岡人報》 通知了聯邦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mmigration and Customs Enforcement)。基斯女士也將這封信寄給了聯邦移民與海關執法局。

聯邦移民與海關執法局公共事務官員安德魯‧蒙諾茲(Andrew Munoz)稱:該局下屬的國土安全調查部門「已經開始調查這個案件」。

凱馬特的母公司西爾斯控股公司為《俄勒岡人報》記者的查證發表聲明:「西爾斯控股公司擁有一個全球性的合規計劃,這有助於確保生產商品的供應商和工廠遵守我們公司特定的程式要求,和當地的所有相關法律法規,不遵守任何程式要求,包括使用強迫勞動,可能會導致合同終止。我們瞭解這一指控的嚴重性,並會繼續調查。」

國家知識產權事務協調中心(Nation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Coordination Center)商業欺詐行為科科長丹尼爾‧路易士(Daniel Ruiz)在回應《俄勒岡人報》採訪時稱:如果展開調查行動,那麼調查結果將被公佈。「調查時間長度難以預料,這將涉及美國和中國當局。」

2013年6月12日,《紐約時報》駐北京記者安德魯‧雅各斯(Andrew Jacobs)率先向全球報導了找到寫求救信的人的故事。

雅各斯先生寫道,如果寫信人確實能夠證實這封求救信的來源,「那麼他的這一壯舉可以說是法輪功追隨者發起的(羞辱中共的高調)行動中較為成功的一次」。

「(根據調查顯示,)所有人一致認為,拒絕放棄信仰的法輪功成員遭到的虐待是最嚴重的。他們說,除了電棍,獄警還會把他們的四肢綁在四張床上,然後逐漸把床向外拉。」他又寫道,「一些勞教者會被這樣折磨數天,不給食物,躺在自己的排泄物裡。」

凱馬特的母公司西爾斯控股公司拒絕讓高管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但在一份簡短聲明中,公司發言人霍華德‧里夫斯(Howard Riefs)稱,發現那封信後啟動的內部調查發現,沒有違反公司禁止使用強制勞動的規定。」《紐約時報》說,「他拒絕提供製造那件產品的中國工廠的名字,那是一套名為『全食屍鬼』的萬鬼節裝飾品,售價29.99美元,包括塑膠蜘蛛、合成蜘蛛網和一塊『血跡斑斑的布』。」

聯邦移民與海關執法局在回應《紐約時報》的採訪時稱,該局會調查此事。「該局的一名發言人以規章為由,稱自己無法證實是否正在進行調查,但他表示,追查類似的案子通常都需要很長時間。」

2013年11月7日,美國有線電視臺全球獨家視頻專訪了寫求救信的人的故事。記者Steven Jiang在報導中稱,來自中國馬三家勞教所的萬鬼節緊急求救「真實而恐怖」。

「CNN聯繫了美國聯邦移民與海關執法局,一位女發言人拒絕證實是否對此事進行了調查。她說,」他寫道,「『這些指控非常嚴重,屬於高優先順序調查。這些活動不僅對美國企業的競爭力產生負面影響,也將工人置於危險中。』」

「擁有凱馬特的西爾斯公司就其商店出現中國勞教所產品表示,『我們正在調查過程中,沒有發現將生產承包給勞教所的證據。』」他接著寫道,「但該公司補充說,不再從這家公司進貨。」

生產奴工產品,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已存在數十年。奴工產品幾乎都隱蔽在看守所、勞改營、勞教所、戒毒所、監獄等強制勞動場所生產。出口境外的奴工產品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陸續被國際傳媒曝光。主要原因來自於西方發達國家的企業或商家為追求利潤最大化,往往把訂單交給中國與官方合作的某些企業或個人,然後這些訂單再由被關押在強制勞動場所的犯人來完成。

近年來被國際傳媒曝光的奴工產品次數明顯增多,但中共始終否認在強制勞動場所生產和加工奴工產品。

最新的一例是2014年6月25日在英國北愛爾蘭,一位有著兩個孩子的婦女凱倫‧維辛斯卡(Karen Wisinska),在一條名Primark 牌的褲子的口袋裡中發現一張求救紙條。這張紙條上方用英文寫著三個「SOS!」,而下方則寫著:「我們是中國湖北襄南監獄囚犯,長期生產出口服裝。我們每天勞動十五個小時,吃的是豬狗不如的飯菜,幹的是牛馬一樣的活。我們呼籲國際社會譴責中國政府這種踐踏人權的行為!」

凱倫說,在2011年6月,這條褲子是花10英鎊,在貝爾法斯特(Belfast)市從歐洲零售商Primark購買,一直沒有穿。她最近從櫃子裡找出時,從口袋裡發現了這封信,以及一張監獄卡,上面有囚犯的頭像、姓名和編號。她很「震驚」。於是把這封信交給了國際特赦組織。她告訴國際特赦說,她「非常內疚的是沒有更早地發現」。

在這封求救信被發現前不久,在英國威爾士(Wales)曾有兩名女性,於同一家Primark購物時,分別在裙子和禮服縫製的標籤中發現了絕望的求救信:「有辱人格的血汗工廠。」「被逼精疲力盡地工作。」

對這三例被曝光出來的問題,Primark公開否認進貨中國監獄產品,但「已經開始了詳細的調查」。

在這些遭到曝光的奴工產品中,引起全球廣泛關注的,還是他在萬鬼節裝飾品裡藏匿的求救信。

針對全球主流傳媒對發自中國馬三家教養院的求救信的報導,中共始終保持緘默。

2013年11月12日,中國共產黨中央宣佈:「廢止勞動教養制度。」

但中共沒有解釋廢止勞教制度的原因。

2014年7月22日,法輪功遭到鎮壓十五週年時,法輪功團體在自己的網站發佈一份關於奴工勞動的報告——《中共監獄奴工勞動調查報告》。這份報告基於法輪功追隨者兩年半以來(2012年1月1日至2014年7月10日)突破中共網路封鎖發到明慧網的指控文章。

這份報告稱:從中可以檢索到含有「奴工」的文章兩千八百一十二篇,日均三篇;據不完全統計顯示,至少有二十二個省、直轄市、自治區,近一百所監獄、看守所、戒毒所、勞教所(已解體)存在不同程度的奴役,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監獄都存在嚴重的奴役;他們製造的奴工產品遍及人們生活的各領域,吃、穿、行、住,其中不乏名牌與時尚,遠銷歐洲、非洲、美洲和亞洲,包括歐盟成員國、美國、日本、韓國、臺灣等;內銷遍及大陸城市與鄉村;被奴工者,有法輪功修煉人,還有呼籲民生疾苦、敢向強權要公平的人權義士及正義律師,年齡從十六歲至七十歲不等。他們每天要從事十二至十九小時不等的殘酷奴役。甚至當生產任務繁重時,他們要加班加點,幾天幾夜不得合眼,但卻沒有任何福利,無工資或每月僅五至一百元。被奴工者們的身心遭受局外人難以想像的痛苦,挑戰生理極限的奴役、惡劣的生存環境、體罰甚至是酷刑,他們很多人形容消瘦、患上各種疾病,有的就此抱恨撒手人寰。

「中國還有很多監獄關押的不是法輪功學員,這些場所的奴役就少有在海外媒體曝光,」這份報告說,「真實情況難以想像。」

中共對法輪功團體的任何指控,從來都不予置評。

無論美國當局對來自中國馬三家教養院的奴工產品的調查結果如何,他的內心都充滿了無盡的感激。

「我寫的這些求救信,能夠被外界發現其中的一封信,我已感到萬分榮幸了。這是神的安排,才出現了這個奇蹟。神借基斯女士之手,幫助我,」他說,「完成了我對人類寄居的這顆星球的請求。真的,蒼天還是有眼的。」

他委託《紐約時報》記者雅各斯轉去自己給基斯女士的致謝信。他「代表所有被凌辱和被迫害的人們」感激基斯女士的「正義之舉」。也感激她「喚醒全世界更多善良的人們」關注發生在中國馬三家教養院的深不可測的人權災難,以及法輪功修煉人遭受殘忍鎮壓的真相。與此同時,他對「不能公開(自己的名字來)回應」基斯女士而深表歉意。他在信中寫道:「雖然我自己暫時脫離了地獄最底層的迫害環境,但仍在共產黨政權的陰影下生活。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就像一座大勞教所,而勞教所則像是這個大勞教所中的小號。」

除此之外,他還非常抱歉的是,對那些希望從萬鬼節裝飾品中尋求快樂的美國民眾來說,在看到他寫的這封求救信以後,可能會不開心。「但這就是事實的真相。他們全部都是受害者。」他說,「他們都被中共欺騙了。」

他不能忍受中共既把它為禍人類的謊言推銷到全世界,也把奴工產品推銷到全世界。「中共輸出邪惡的行為等同於讓全世界的人們跟它一起共同犯罪。」他接著說,「同時讓消費者跟它形成同體,淪落為邪惡的幫凶。」

「所以,我想,這顆星球上的任何一個政府,都不能容忍這樣的罪惡繼續下去。」他補充說,「如果繼續容忍下去,那麼這就意味著你自己也是中共邪惡的一部分。」

--全文選登完畢--

文章來源:大紀元

馬三家咆哮》,杜斌著,(香港)大清文化2014年10月出版,田園書屋發行,定價港幣69元,可在香港的書店購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