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毛鼻祖」仇和為官任性 落馬前自稱「一路有驚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5月05日訊】被稱為「五毛鼻祖」的南省委副書記仇和多年來一直是一個輿論爭議很大的官員。近日,中共當局宣布罷免仇和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日前,有中共官方媒體起底仇和「好大喜功」又很任性的為官歷程。據稱,仇和稱自述「一路被舉報,一路有驚喜」。

今年3月15日中午,中紀委監察部官網公佈了時任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的消息。4月24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公告稱,雲南省人大常委會罷免了仇和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仇和的代表資格被終止。

中共官媒《法制晚報》5月4日發表長篇報導,起底了仇和這位「最富爭議的市委書記」主政江蘇宿遷時的「宿遷模式」,以及這位「能吏」被查前後的一些內幕情況。報導稱,就落馬前,這位頗受關注的官員還自稱「我是一路被舉報,一路有驚喜」。

據報導,不少了解仇和的江蘇、雲南的官員都表示,仇和「好大喜功」,很善於宣傳、包裝自己。雲南省政協原副主席楊維駿談及仇時更直言,已落馬的雲南省委原書記白恩培曾視仇和為省委書記的「接班人選」,但因各種因素未能如願,他們兩人是「一丘之貉」。

圍繞仇和的從政歷程,外界對他那十分「任性」的「宿遷模式」的爭議從未停歇。2004年,某知名媒體圍繞著仇和及其「宿遷模式」所帶來的爭議進行了詳細報道,這篇題為《最富爭議的市委書記》的報道,也讓仇和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官員」。

1996年12月8日,仇和在時任宿遷市委書記的親自陪同下,來到蘇北最窮的沭陽縣,擔任沭陽縣委書記。據稱,當時的沭陽最突出的就是「髒亂差」。而仇和一來到沭陽,就讓大家「耳目一新」,甚至有些「難以適應」。

在沭陽主政時期,仇和推出教育、醫療民營化,為修路扣除財政供養人員工資,搞小城鎮建設時的大拆大建,大範圍種植楊樹,要求包括公檢法在內的機關公務員招商引資等等,沭陽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一系列措施,都讓沭陽人「印象深刻」。

報導表示,因為強勢,也因為其改革措施曾獲上級領導肯定,「能吏」仇和在宿遷官場的十年可謂一帆風順。當地官員在評價仇和主政時,都稱其「為所欲為」。他們認為,仇和對待下級幹部時是「酷吏」,但對能在他仕途上提供幫助的上級領導們則完全不同,他是個「很善於包裝、宣傳自己」的人。對於有關他自己、施政措施方面的正面報道,他幾乎都會接受採訪或讓下屬積極配合,而對於負面報道,則通常會採取各種措施打壓。

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沭陽縣文學研究會會長章彥文提到,當年仇和在沭陽時曾要求縣電視台播出一檔《沉重的懺悔》節目,讓一些搶劫、偷盜者在電視上直接露面念懺悔書,也引發很大爭議。後來,有中央媒體記者來沭陽調查採訪此事並最終曝光。章彥文稱,因為自己曾為採訪提供過幫助,還被縣裡調查過,也與仇和有關。

據報導,在沭陽主政時期,仇和主抓沭陽道路建設,他發動了一場「全民戰爭」,在短短3年時間裡,在財政上相當貧窮的沭陽創造了一個奇蹟:修成了黑色路424公里、水泥路156公里、砂石路1680公里,分別是1996年底的9倍、11倍和8.5倍。

這麼顯著的修路成績是如何取得呢?為了籌集修路的款項,仇和要求,當年沭陽每個財政供養人員扣除工資總額10%,在高峰時,扣款達到20%。

曾在沭陽縣檢察院工作的趙老先生接受陸媒採訪時稱,當時他每月的工資在900元不到,但仇和主政沭陽時期,他從未拿到過全額工資,每月都會按比例被扣掉一部分。「那時候工資水平都不高,扣掉一部分錢,對生活的影響不小。」

無論是在宿遷十年,還是後來主政昆明,招商引資也是仇和力推的一項舉措。在主政一方時,仇和要求機關幹部,甚至包括公檢法部門,都要制定相應的招商引資任務,完不成則懲處。

據稱,當年仇和給他們制定的招商引資任務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於是機關幹部們紛紛上報虛假數據來應付差事。仇和對這些數據中的「水分」卻幾乎都是「視而不見」,甚至還會大力宣傳,因為數據的確好看。

2007年12月28日,仇和就任雲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書記。仇和不僅在離任宿遷前火速提拔了30多個幹部,還在遠赴雲南時帶去了自己的左膀右臂—— 「紅頂商人」的劉衛高和仇和在沭陽時期的秘書謝新松。

仇和調任雲南後,追隨仇和至昆明的劉衛高在昆明順利拿到了多個地產開發項目。今年2月份劉衛高已被調查。

謝新松則在仇和調任昆明市委書記3個月後,也赴昆明任市委副秘書長、辦公室主任,隨後升為市委秘書長。2011年1月,謝新松進入昆明市委常委班子,任昆明市委常委、宣傳部長,繼續與仇和搭班。同年11月,仇和任雲南省委副書記;2014年6月,謝新松任昆明市委常委、副市長。仇和「落馬」3天後,謝新松也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