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郭文貴最後的瘋狂 自斷後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王歧山主導的反腐大戲,以「海外獵狐」行動而進入了高潮,毫無疑問,許多貪官污吏都不可避免地成為驚弓之鳥,而其中一些人開始了最後的掙扎和瘋狂,原本神秘而低調的億萬富豪郭文貴,「跑路」到了美國,就是其中典型的一個,他曾接受博訊記者的採訪,對揭露他官商勾結內幕的記者胡舒立和《財經》等媒體進行反擊,爆出了一些所謂的轟動性的隱情,吸引很多人的關注,有人認為胡的後台是老王,郭的後台是老曾,他們各為其主拼力較量,折射出中國政商圈子的黑暗,但這些內幕的細節,都一時難於查證,依筆者觀察,不論井水有多深多混,各自的動機多麼複雜,郭文貴與站在中國官場與商場結合點上的許多富豪一樣,都被生意對手抓住了把柄,由於中國政治的場景轉換,郭這次的逃亡與以前兩次不同,他最後的瘋狂表演之後,可能是徹底地滅亡。

我仔細閱讀了海內外大量的有關郭文貴的報道,也曾通過郵件與涉案的一些人聯繫,有的人接受我的採訪,但郭文貴沒有回復我的郵件,卻一度承諾將約見博訊網的記者,不過最終也沒有兌現,其實,繁雜地梳理郭文貴馳騁商場的過去,結合他發表的一些言辭,已經足證他不是一個嚴守信譽的人,他的思想性格,用熟悉他的一位生意人的話來概括比較準確:永遠有新朋友,沒有老朋友,他為了經濟利益不斷地尋找新的合作夥伴,而又很快與其反目為仇,從曲龍到李友,從馬建到林強,他們既是共同發財,互相捧場的密友,又是自相殘殺,兩敗俱傷的仇敵,而瘋狂爭鬥之後的歸宿,卻大都是牢房。

其實,這些都沒什麼新意,自古以來,圍繞金錢利益而湊到一起的人們,雖有海誓山盟,鮮有友情善終的結局,郭文貴作為草根階層發家致富的代表人物,走到今天這種困境,如果說有什麼規律可循的話,依我看,就是官商勾結,無所不用其極,而他的過人之處,在於做人沒有底線,為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從鄭州的裕達國貿到北京的盤古大觀,他的「成功」的秘訣在於,爐火純情地玩河北省政法委書記張越,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等人於股掌之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逢凶化吉,財源滾滾,他借國安人員職務之便,暗中拍攝性愛視頻,輕易而舉地斗垮了某些實權派官員,也巧取豪奪了一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物質利益,比如,原河北省交通廳長史發亮,指令河南省中原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以高於市場價格一倍的資金,購置郭開發的裕達國貿大廈西塔16,17,18層,而北京副市長劉志華落馬的故事也大同小異,只是這次,郭以摩根公司名義投中的位於北京黃金地段的地塊失而復得,而且,接著,胃口大開的郭文貴,又狡詐地盯上新的獵物,把商場上他人或國家的財產收入囊中,這裡包括天津華泰,北京民族政劵,北大方正,等等,因此,胡舒立主導下的媒體有一篇文章稱,郭是善於抓住官員的睾丸而為我所用的人,這的確比較形象而生動。

在北京的生意圈裡,很多人迷惑於郭的發跡傳奇,最終發現,雖然他沒有文化,只不過是山東的農民的後代,但他天生會利用人性的弱點而抓住機會,而人性普遍的需求,無論男女,皆為「食色,性也」,1993年,年僅28歲的郭文貴有機會結識了香港富婆夏某,以一家小貿易公司的名義,與其所有的香港愛蓮國際集團合資成立了鄭州裕達置業公司,拿到了原本屬於市政府家屬院的中原路220號的地塊,開始殺入房地產界,並建起了裕達國貿,用《稜鏡》的文字表述形容,善於經營人際關係的郭文貴,很快獲得了夏某的「寵幸和信任」,我想,誰都明白「寵幸」是什麼意思,他之所以把投資26億元的大廈命名為「裕達」,就是「富裕發達」的意思,而他改變命運的手法有點女性化,此時,他已告別貧困的過去而取得香港身份,並模仿董建華父親的名字,把自己改名為「郭浩雲」,但外人並不知道,他能有今天的財富,付出多少做為男子的尊嚴,此後他又攀上了另「三位大姐」:商務部的高官吳某,中組部的副部長沈某某和中紀委的副書記馬某。知情者說,他的成功緻富皆來自於「四大姐」的幫忙。至於「四大姐」與其交往的小故事多有傳聞,筆者無意查證和渲染。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假如郭文貴僅僅是順從他人,就沒有了發財的商機,他的高明之處在於,結識了張越,馬建,高輝等人之後,立刻把他們的職業功能變為驅使官員為己服務和宰殺生意對手財富的利器,他使用或指使他人跟蹤對手,神不知鬼不覺地偷錄了他們性愛視頻,然後再利用官員的虛偽和膽怯而逼其就範,這一過程類似重慶貪官雷政富的「床上運動」故事,背後指使者都是陰謀家,只是具體操作人卻由國安人員參與,更加專業化,每每得手,百戰百勝,郭文貴曾得意地說,花錢叫官員玩女人,不錄下來存證是「傻子」,一旦錄了,被利用的官員就如畜狗。

如「畜狗」的不僅是像劉志華那樣的倒霉蛋,還有依然在位的張越,誰也不會想到,像他這樣一個在公開場合大講廉政建設的官員,竟在2013年底至2014年9月底,四次持化名中國護照和港澳通行證,神秘地來往香港與內地,與藏身香港的郭文貴秘商有關民族證劵收購的隱情,一個堂堂的國家政法委的官員,和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郭文貴及其助手曲龍等直接參与了證劵收購生意,從中漁利,並且動用國家機器,對後來與郭翻臉的曲龍實施了抓捕行動:2011年3月31日,因向中紀委舉報郭文貴收購民族證劵過程中涉嫌侵吞巨額國有資產問題,曲龍在駕車行走於北京東四環頌江南大酒樓附近時,忽被多輛警車包圍,而砸碎車窗抓捕的10幾人,既有北京國安的高輝,又有河北承德的公安,還有郭的馬仔。郭之所以可以左右公權力,肆無忌憚,甚至要挾張越,就是用一根繩子纏在了貪官的頭上。

接近郭的消息人士說,每次為官員提供美女之後,郭都要求妓女把裝滿精液的避孕套拿回來,換取高額的獎金,再寫上官員的姓名和編號,放到檔案櫃里,這樣,多年來,他通過裕達國貿和盤古大觀,偷錄了大批這樣的「炮彈」,像圖書館裡的目錄一樣,在需要某個官員如狗一樣圍繞他轉時,隨手可得。2006年6月,北京市副市長劉志華,就是這麼倒的,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同年5月底,收回的項目地塊重新拍賣,北京首創集團和廣西陽光股份有限公司組成的「投標聯合體」以17億的價格「一次性付款」而競得,貌似公平,但實際「聯合體」掌控在劉志華的情婦手裡,也就是說,另外招標也是為了一泡「精液」,據說,目前還在監獄服刑的老劉回憶起那兩泡精液,後悔得「陽痿」。總之,因為官場腐敗,郭善於利用人性的弱點而操控掌權者,為生意服務,多年積累了數百億的資產。

後來,當郭文貴躊躇滿志地站在「盤古大觀」的頂層,透過四面落地大窗的「空中四合院」,而鳥瞰中南海時,他想起「盤古」名子的由來,它是「盤古開天地」的意思,而操控盤古大觀公寓,酒店,商業寫字樓的這家神秘公司叫「政泉控股」,意思是他通過抓住官員睾丸的手,終於掌控了中國的最高權力,而他的背後就是曾慶紅等大佬,如此昂貴的兩層坡屋頂複合式的「空中四合院」共12組,已賣給了戴相龍的女婿車峰一組,價格7000萬,光管理費每年就150萬,不少高官在那裡留下身影,也留下個人隱私,可見,郭文貴建立多麼大的一項產業,人們常說,女人善於通過操控男人而主導世界,而郭男卻是具有中國特色的另類人物。他不是女人,卻比女人更神奇。

我們不知道他手裡握有多少包「精液標本」,但可以想見,場景轉換之後,王歧山不慣毛病,根據北大方正原掌門人李友的舉報,不僅查處了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及部下高輝,而且通緝了郭文貴,這使驚慌失措的他,不得不丟棄價值6個億的位於北京後海銀錠橋附近的另一處3000平米的超豪華「四合院」而「跑路」美國,這使他想起一句古語: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他得意時忘了中南海今夜月亮不一樣,老王的「精液」不在郭的檔案櫃里,他連孩子都沒有,於是,上百隻大老虎紛紛落馬,郭文貴也進入了最後的瘋狂:他不得不撕下「神秘富豪」的面紗,赤膊上陣,他公布了手機號碼,展示了帶有馬賽克的照片,高調舉報胡舒立與李友的私生活,私生子,還活靈活現地描述胡的性生活細節,等等,似乎她也是被精液黏住的女人,與某位高官也搞「權色交易」。

但是,郭文貴氣極敗壞之餘,忘了基本的事實,除非能立即公布視頻檔案,否則沒有一點說服力,反倒為了一時過嘴癮而自斷後路,據接近胡舒立的新聞界朋友稱,胡一直在與論的焦點裡糾葛,像她那樣年紀的女人,根本不可能像老郭描述得那樣纏綿,如果她懷孕,最起碼要9個月有特怔,同事,朋友不可能不口耳相傳,而她與老王不過是工作關係而已,郭文貴用造謠,詆毀一個名女人的方式自救,是愚蠢的,下流的,他用欲言又止的旁白,自相矛盾的謊言,和改頭換面的圖片敲山震虎,也是徒勞,也許他在官場與商場的接點上有些小聰明,但在與論場上,實在是低能兒,低得成了「下三濫」,也許他偷錄的性愛視頻太多,多得亂了方寸,當他慌亂「跑路」時也憑藉想像,望風捕影地揭露別人的隱私,企圖攪混水,然而,他終於失敗了,敗得一塌糊塗,成了誹謗案的被告不說,還盡露了自己的底牌:他靠抓住官員的睾丸而致富,而這回自己的睾丸卻被「閻王」捏碎。

2015年5月9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