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擾法輪功 他們是甚麼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5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陳天成、鐘鳴紐約報導)5月13日「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自世界各國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八千多人來到紐約,連日來舉辦各種慶祝活動,聲勢浩大。與此同時,有七、八個人也忙得暈乎,連日來「早出晚歸」地圍著法輪功團體轉,他們到底是些甚麼人?‏

從13日清晨法輪功學員在聯合國總部對岸河邊的甘純公園排字,到15日的聯合國至中領館大遊行,有幾人亦步亦趨地跟著,跟「上班」一樣勤快。除了極個別幾個人外, 隨從的人都戴著帽子、墨鏡。

5月14日八千多名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交流會現場外,有幾個人一直舉著寫有反法輪功口號的展板排成一隊,圍著一小塊地繞圈,部分人壓低帽簷,使勁用展板擋臉遮住臉,似乎不願被人認出。有一個頭目一旦看到隊伍裡有人走得慢一點或掉了隊,就像監工一樣把他往前推。  
不過民眾對其反應冷淡,與法輪功過八千人的遊行隊伍受到熱烈響應的狀況形成了強烈對比。新唐人電視臺的記者在採訪曼哈頓大遊行的時候,警察問她「兩個團體採訪哪一個?」記者告訴警察「採訪法輪功」,警察微笑著對她豎起大拇指,又指了指那幾個亦步亦趨的「反法輪功影子」,將拇指倒過來向著地下。

這些人的來路究竟是甚麼?就在國內迫害法輪功的江派人馬紛紛落馬的同時,這些人為何逆流而上「協同配合反法輪功」,背後的推手是誰呢?
  
法拉盛居民李先生:就像見小丑

「兩天前,我抱著一種長長見識、看看熱鬧的心情,第一次去看法輪功大遊行,還在隊伍最後面跟著走。」法拉盛居民李先生說,遊行的時候,突然看見朱立創、李華紅等幾名「全球反X教聯盟」(俗稱紅馬甲)的人出現在眼前。

李先生對這兩人再熟悉不過。在過去的6年多裡,「反X教」的存在就是以反對法輪功為唯一目的。李先生說,他當時的感覺就像看到小丑,「這些人,我不知道他自己心裏有沒有一點感受,他們的表現,在今天法輪功的真相被越來越多的人看明白的時候,他的表現在我們的心裏就是小丑,可能有的人是真的是被矇騙了,但是大多數人我看不是這樣,他就是出賣靈魂,將來會付出很慘痛的代價。」

「實際上他也是在對抗美國的精神價值,因為美國是講究人權、講究人道、講究仁愛這一方面,他是跟一個邪惡集團抱在一起,所以他幫著這個邪惡集團,冒充言論自由,實際上就是在對抗美國的精神價值。」李先生說。

法拉盛居民張先生也說,感覺他們「進行了一種非常拙劣的表演,他們做的事情,無論是從法律上,還是從人類的道德上,從人類的正義和良知上,他們都是站不住腳的,其實是紅朝末日的一種表現」。
  
陸東:這些人越來越沒市場

中國基督教民主黨的陸東表示,這是中共在紅潮末日到來時,一種無可奈何的哀號,「2008年他們攻擊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氣焰很囂張,有300多人被收買,現在只有幾個人,他們在法拉盛的影響正在直線跌落谷底」。他表示,因為法輪功學員不斷將真相告訴民眾,越來越多的民眾瞭解了真相,「這些人就越來越沒有市場」。
  
媒體人:中共海外伸黑手

大紐約地區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秘書長李勇四十年前是紐約《世界日報》資深記者,他說:「紐約有三個臺灣人,他們是共產黨的人、被共產黨收買。其中之一就是朱立創。」這三人與共產黨的聯繫均可上溯至1960至70年代的保釣運動。那場運動中,一些臺灣人被中共發展、收編成中共代理人,暗中加入了共產黨。

保釣一代中很多人受到紅色中國的「美麗」幻象吸引,為此付出了代價,自共產黨在文革中的血腥罪惡逐漸被揭露出來,特別是「六四」大屠殺在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發生,很多人才大夢初醒。受到心理衝擊後的保釣人士,隨後分為左、中、右。

據接觸過左翼人士、瞭解內情的僑領說,留下來繼續為中共賣命、帶頭搖旗吶喊的人,其實已被中共收編、加入地下黨,「就是為了生活、飯碗,成為謀生的方式」。另一位熟悉美國左翼的人士表示,很多左翼勢力的人在美國都有在地下加入共產黨的經歷,有些身份暴露以後,因為怕被美國政府追查逃回中國大陸,過著非常悽慘的生活。這位不願具名的人士表示,根據這一背景,朱立創有可能在夏威夷大學就讀時就已經加入了地下黨。

朱立創深受1960年代席捲世界的「造反有理」左翼思潮影響。1983年朱立創來到紐約,沿續通過刊物參與政治的方式,創辦《亞美時報》,但是以周勵春之名擔任總經理,利用海外華文傳媒的身份傳播中共的聲音。

「臺灣出來的人裡面,很少看到左成這個樣子的,朱立創現在招搖得不得了。」李勇說,這批人通常分兩種,一種是為了錢,共產黨出了很多錢給他們,一種是民族主義。「後者是受矇蔽被利用,前者是用它的鈔票,靠它來生活。」

「共產黨樂得利用他來對付臺灣人,也對付反共的人。中共以前是用臺灣人對付國民黨,現在用臺灣人對付法輪功。」李勇說。
  
劉國華:跳樑小醜為自己添了罪證

「守護美國同盟」副主席劉國華先生表示,在八千多名法輪功學員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之際,在世界中心的曼哈頓、最繁華的42街舉行的盛大遊行上,朱立創、李華紅等人的行為,只是給自己的仇恨犯罪增加了一樣有力證據。

他說:「前一段時間,朱立創和李華紅這兩個人已經因為仇恨犯罪被告到聯邦法庭了,而且聯邦法庭受理了這個案件,這非常說明問題。」「到時候聯邦陪審團要審理這個案件,他們要聽證的,那麼朱立創和李華紅在這個條件下繼續跳出來,就好像給她這個仇恨犯罪增加了一個材料一樣。」

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劉國華先生還對法輪功表示由衷的感謝,他說中共竊取政權已經60多年了,自從中共竊取政權以後,把中國的傳統文明全部摧毀。「正是因為法輪功,使我們中華文明重放光芒,這是我們每一個華人都心存感激的。」

他說法輪功學員和平反迫害的付出與精神,喚醒了更多的中國民眾,「我們知道現在中國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經達到兩億人,我們通常都認為是兩億人退出中共,但是這個人數還有一個意思是什麼,它意味著這些人接納法輪功,有兩億啊、兩億人接納了法輪功,比澳大利亞、加拿大、法國這樣大的國家總人數還多。我們想一想,這是一個多大的數字,將影響人類幾百年、幾千年,他的影響,我們現在怎麼估計,都不會過分的。」

張健:追隨迫害者比漢奸還惡劣

民運人士張健表示,朱立創、李華紅等「一小撮人」,利用拿著中共的錢,去辦各種違背中國人良心的事。他說:「這些人,我們要鄭重地告訴他們,在不久的將來,中共就會垮臺,中共所有迫害人民、以及迫害法輪功的事情就會大白於天下,到時候你們會無顏面對所有的鄉親父老,在任何地方,包括你們的孩子,都會被人家戳其樑骨、指其鼻樑:『你就是拿著中共的錢去迫害自己同胞的人』。」「這樣的人,我們通常意義上稱他們為漢奸,其實他們的行為比漢奸還要惡劣,因為他們與魔鬼同舞。」

社區僑領: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應該受保護

華人選民聯盟監事長黃金利博士表示,自由、公平、正義是美國的精神,美國不只是尊重個人的自由,也非常尊重信仰的自由。法輪功學員的信仰自由應該受到保護,如果是壓迫,甚至是造謠、污衊(法輪功),在美國是不對的,違反美國的憲法精神以及立國信念。希望今後這種情況不要再發生,因為每個種族、每種信仰的人都有他的自由。

美東聯成公所資深顧問趙文笙也認為:「美國宗教自由,如果認為這個教不好的,美國政府也會處理,不是說你為了自己甚麼目的去反對,我認為他自己有目的。他為甚麼要這麼做?就好比人家信天主教,他去說人家X教,是不是?在美國的土地上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

背景檔案:

朱立創1952年出生於臺北市,上世紀60年代末,隨父前往日本沖繩學習生活。在日本讀大學還沒畢業,轉到美國,在夏威夷大學讀政治學,1960至70年代此地是美國左翼運動的重鎮。朱立創60年代拿到美國綠卡。

來自臺灣的朱立創自稱是「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朱立創曾對一位大陸維權人士說:「我幫共產黨做事時你還沒生出來呢!」

朱立創與共產黨的聯繫可以上溯至上世紀70年代,朱立創在《僑報》專訪中說他當時在美國,卻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唸大陸文革時期的《老三篇》,唱那個時代的大陸紅歌,「與當時中國國內一樣」。

2008年朱立創成為紐約「全球華人反X教聯盟」的理事長,該組織使用和「中國反X教協會」相同的材料,開展類似的活動。《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指出,「中國反X教協會」是借民間組織名義的官方組織,各地反X教協會的活動接受中共黨委政法委、「610辦公室」的領導和直接指揮。
  ‏
中國湖南省公安廳官員、中國反X教協會成員柴禮軍曾在2011年的一份報告中解釋了中共在海外成立「反X教聯盟」的需要,源於中共向海外推行迫害政策的困難:無論是官方的政治路徑,以及國內反X教協會的境外交流都無效,根本原因是海外的人權理念與中共不一致,「多年來政治路徑實踐都行不通,也沒有甚麼正面效果……反而被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當作……侵犯人權的把柄。」柴禮軍最後得出結論稱:「支持在境外直接建立華人反X教的民間組織,目前來看是境外反X教最具有可行性的途徑。」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