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中國首富大起大落背後或涉高層博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20日明星秀恩愛的新聞雖然吸引了人們的眼球,但剛剛成為中國首富的漢能集團董事長李河君身家,在當日開盤後瞬間縮水的勁爆消息,最終成為媒體和公眾關注的焦點。據報,李河君持有漢能薄膜發電80.89%股份,由此推算其身家為2486.84億港元,在當日香港開市僅一個半小時,漢能薄膜股票被中信證券大幅拋售,25分鐘之內,市值就蒸發了1167億港元,導致該股票最終停牌。

李河君的詭異大落讓人們不由得想起了不久前的大起。去年9月初,漢能薄膜股價僅為1.2港元,在經歷了半年股價漲了7倍後,今年年初以來走勢更為詭異,被市場稱之為「妖股」。3月2日至5日該股更是連漲4天,4天內漲幅61.5%,,控股的李河君因此身家大漲,甚至一度超過大陸富豪馬雲、王健林,成為內地首富。4月23日,「妖股」又突然大漲14%,之後一直橫盤,直至近日的暴跌。

顯然,李河君的大起大落絕不是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背後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在中國畸形的股票市場上,股票的漲落被操控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很明顯的一點是,李河君的大起大落很可能是某些人做的一個局。

按照不久前大連富豪王健林的「遠離政府太假了」的說法,在中國能源領域叱詫風雲的李河君,同樣也不會脫離政府、遠離官員。公開報導顯示,李河君出生於廣東河源市,以倒賣電子產品賺得第一桶金後,便在河源開發水電站,其後又在廣東、青海、浙江等地或收購或新建多家小水電站,從此走上巨富之路。2003年,李河君第一次進入《新財富》富人榜,以20億身家位列第23位。

2002年,李河君隨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全國工商聯、中央統戰部副部長胡德平組織的民營企業代表團赴雲南考察,一口氣與雲南省政府簽下了6座水電站項目,總投資750億元。其後,經過與中央發改委的博弈,李河君的金安橋水電站項目獲得通過,他還為此爭取到了30億元信託融資。該電站2002年籌建,直到2011年一期並網發電,耗時10年。李河君將這個電站比作印鈔機,「每天淨現金流超1000萬」。

聲名由此顯赫的李河君,在贏得人們欽佩的同時,由胡德平推薦擔任了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全國工商聯新能源商會會長、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中華紅絲帶基金執行理事長。而李河君在投入光伏產業後,越做越大,漢能集團不但成為中國最大民營清潔能源提供商,還是全球最大水電私企。李的財富也驟然增長到870億。從某方面來說,胡德平對李河君有知遇之恩。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拋售漢能股票的中信證券黨組書記、副董事長正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曾擔任國企中國人壽的首席投資官的劉樂飛,是在2009年加入中信證券的,2013年正式出任其執行董事。

一方是有著一直力挺習近平的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為背景,一方是有著江派劉雲山為背景,漢能薄膜股票的大起大落背後真的不簡單,而這或許涉及習陣營和江派在金融領域的博弈。早前海外媒體披露,包括江綿恆、曾偉、劉樂飛在內的江派「太子黨」在金融領域賺的缽滿盆翻,而這早已成為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目標。之前幾個銀行高管的落馬與此不無關聯。無疑,江派人馬也不會束手待斃,而中國首富的大起大落就是一個例證。這除了說明金融領域的博弈錯綜複雜、異常激烈外,更證實了中共高層你來我往的博弈迄今未休。

文章來源:《大紀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