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關心】真相和餘波:透視徐純合之死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5年05月26日訊】【世事關心】(334)真相和餘波:透視徐純合之死:徐純合之死為何影響巨大?反映出了哪些深層問題

5月2日黑龍江省慶安縣火車站裏一聲槍響,一名45歲的男子倒地身亡。這件事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引發軒然大波,各種證據和分析紛紛湧現。幾個星期過去,真相依然眾說紛紜、起因仍然撲朔迷離、輿論依然嚴重割裂。徐纯合之死從多個層面折射了中國社會的深層矛盾。

蕭茗(Host/Simone Gao): 大家好,這裏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黑龍江慶安縣農民徐纯合之死是5月份中國最受關註的社會新聞之一。在互聯網普及的“自媒體”時代,地位卑微的匹夫匹婦,如果其遭遇觸及到社會矛盾的焦點,也能在瞬間成為萬眾矚目的人物。即便是在嚴控言論的中國大陸,也沒辦法阻止這種情況的出現。前有殺死6名警察的“刀客”楊佳;後有刺死城管的沈陽小販夏俊峰。而在火車站與警察發生沖突,被擊斃的農民徐纯合是最近的一個例子。在民間的爭論延續了10幾天後,央視公布了一段當天火車站監控錄象剪輯後的視頻,試圖為事件蓋棺定論,證明警察開槍的理由正當。但爭議並沒有平息,完整的真相是什麽仍然莫衷一是。徐纯合之死為何影響巨大,反映出了哪些深層問題,這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首先讓我們從幾個不同的消息渠道,來梳理一下事件的過程。

在今年的5月2日之前徐纯合只是中國無數貧困農民中的一員,有一個年過8旬的老母親、曾患精神病的妻子、三個孩子,窮困潦倒、默默無聞。但5月2日這天,他以自己離開這個世界的方式讓許多人記住了他的名字,甚至從某種意義上具備了一定的象征意義。在中國,警民沖突一直是中下層民眾憤懣情緒的一個來源,由於中國社會槍支和刀具嚴格被管控,平民與警察相比,在武力上居於絕對的劣勢。所以警察拔槍在眾目睽睽下射殺平民就尤其刺激人們的神經。5月14日央視公布了一段剪輯自火車站監控錄像的視頻,試圖向觀眾解釋徐纯合與警察發生沖突的過程

央視視頻:錄像顯示,5月2日上午9點58分,徐纯合帶著母親和3個孩子,進入了慶安站候車室,到售票口開始購票。隨後走出了候車室,一家五口前往站前的金元飯店用餐。一個多小時後,徐纯合帶著孩子和老人,從飯店回到候車室門口。隨後,徐纯合進入到火車站候車室內,10分鐘後,徐纯合從候車室衛生間走出,將母親攜帶的手推車推至候車室安檢門處,堵住了安檢通道,不讓旅客通行。接著7名已進入安檢通道,等待安檢的旅客,被徐纯合推出了候車室,徐纯合把門關上進行封堵,慶安站安檢員在口頭制止無效後,立即到公安執勤室報警。

從央視的敘述邏輯看,沖突在此時就已經發生,徐纯合為什麽一從衛生間出來就要堵住安檢通道? 央視沒有解釋,由於錄像裏沒有播放現場聲音,只配以解說員的敘述,我們也無法得知徐纯合及其家人究竟因何事與車站安檢員發生爭執。但從畫面看,徐纯合在這一刻並沒有過激的肢體動作。在這之後,央視將重點放在槍擊之前,徐纯合與車站警察是如何發生沖突、扭打,並搶奪警棍的。

央視視頻:隨後執勤室大門打開,民警李樂斌手持防暴棍走出了執勤室試圖制服徐纯合。徐纯合在反抗過程中抓住了李樂斌手中的防暴棍,做出搶奪動作。僵持過程中,徐纯合將前來勸阻自己的母親全玉順推向了民警,隨後徐纯合一把抓住了身後的女兒,雙手舉起6歲的女兒拋摔向民警,小女孩直接被摔在了地面上。徐纯合再次上前,搶奪民警手中的防暴棍,用掌擊打民警李樂斌頭部,將其警帽打落在地,最後將防暴棍搶奪在了自己的手中。雙手掄起防暴棍,擊打李樂斌的頭部。監控錄像時間顯示,12點23分,民警李樂斌在對徐纯合口頭警告無效後,向徐纯合開槍。

一個細節是,在央視所提供的視頻中,監控錄像的時間並沒有連貫顯示,所以我們無法判斷這段錄像是在哪些時間點上被剪輯過。在央視的視頻發布之前,有現場目擊者上傳過另一段視頻,顯示警察用防暴棍用力擊打徐纯合,徐纯合在被打幾下之後,才抓住警棍做出反抗動作。盡管也無法判斷目擊者的這段視頻拍攝於沖突的哪一個階段,但可以肯定,車站的監控錄像記錄下了沖突的全過程,而這一幕在央視的視頻中被剪掉了。

視頻中徐纯合推拉自己的母親,和摔自己女兒的畫面對輿論起到了轉向作用,很多網上的留言因此而咒罵徐纯合,並支持警察開槍。但也有網民從技術角度提出質疑,有網友發現,當孩子被摔下之後,畫面左上角的人影是在倒著走,從而認為這組畫面的播放順序是被人為地調整過。也有網友認為,孩子被摔下時,抽掉了畫面一些幀,從而使摔孩子的動作看起來更為猛烈、更有視覺沖擊力。但這些技術角度的分析貼,在國內的網站上發出來時間不長,就被刪掉了。除了央視制做的這條所謂“還原現場真相”的5分多鐘的視頻之外,原始完整的監控錄像並沒有公布,也無處可以查詢。所以完整的真相是什麽,仍然沒有一致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先來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對徐纯合事件過程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先談一個背景問題。很多人提出,美國警察在執法過程中也經常使用槍枝,但除了少數案例外,多數沒有引起社會的反彈。為什麽中國的警察向徐纯合開槍會激起這麽大的輿論反彈?

文昭(資深評論員):首先,中國警察的角色身份和美國警察有根本的不同。美國警察是專業的執法人員,政治上是中立的。中國警察是黨的專政機器的一部分,在很多場合下扮演著破壞法律,傷害公民合法權利的角色。所以在現實中和警察發生沖突,是正當維權活動繞不開的經常性話題。在這種情況下,中國警察在人們眼中,其職業操守和專業可信度都極低。所以在中國,警察對平民開槍,人們頭腦中浮現的第一印象不是執法,而是鎮壓。美國警察執法的一些案例中可能存在的種族偏見問題,但是因為有言論自由,社會的反省和糾錯機制還是起作用的。而在中國沒有這種環境,人們的憤懣被壓抑著,一旦出現了強勢的公權力,去傷害一個絕對弱勢個體的案例時,這種情緒就會噴發出來。

蕭茗(Host/Simone Gao):官方媒體所描述的事件過程,你覺得說服力強嗎?

文昭(資深評論員):央視所發布的視頻,能夠說明徐纯合與警察發生了糾纏打鬥。但要說明開槍合理仍然是不充分的。首先我們不知道沖突的起因,這對確定事件的性質十分關鍵。如果是因為徐纯合在維穩名單上,政府不準他乘車,那是剝奪了公民的出行自由,政府要為挑起沖突負相當責任。其次視頻是剪輯過的,對警察不利的部分被剪掉了,即使是因為時間的原因,不能在一條報導裏放完整的,完整的監控錄像也應該開放給公眾查詢。第三這個案子不能由當地自查,基於利益沖突原則,哈爾濱鐵路公安局應該回避。由於當前的體制,使得當局對證據資料有完全的支配權,民眾確沒有相應的知情權,使得當局的說法沒辦法有很強的說服力。

蕭茗(Host/Simone Gao):前面提到,部分網民對央視視頻的真實性提出了質疑。有人猜測,徐纯合摔孩子的畫面,可能是對畫面播放的順序做出了調整,或者是抽掉了一些幀。這些質疑有道理嗎? 我稍早采訪了資深圖像剪輯師李浩然先生。我們一起來聽一下他的看法。

李浩然(資深圖像剪接師):就央視視頻的畫面來看,網民提出的許多質疑,包括:穿白衣的小孩為什麼出現跳一下的怪動作? 是否是快放? 而且在同一時點,畫面中幾個地方也出現了不自然的地方,例如:這個垃圾桶的滾動在這個停頓的間隙,發生圖像是跳幀的動作、另外徐纯合摔孩子力度大的動作,所以以上等等這些疑點,確實有在這個時點刻意放了快動作的嫌疑,而加快這裡的動作,可能就是為了增加視覺衝擊。

李浩然(資深圖像剪接師):另外,在徐纯合摔孩子前,畫面左上角兩人是向前走,在摔孩子後,兩人卻疑似倒退走,將動作放慢後,可以看得更清楚。如果是這樣,這是很可能有改變播放順序的可能。

媒體齊上陣,對徐纯合挖底曝料,一個底層農民的窮苦人生為什麽值得中國大陸的媒體們大動幹戈? 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與央視發布所謂“還原事件真相”的視頻同步,若幹國內媒體也搖旗助陣,細數徐纯合的人生經歷。先來聽一下雪莉的介紹。

雪莉:謝謝蕭茗。在媒體上曝某人的料、曬出他的底細,這個做法近兩年很常見。只不過能在媒體上被曝出來的、和被曬出來的,不是高官就是名人。說把某個無權又無錢的老百姓的人生經歷拿出來曬,這種情況很少見。至於把一個底層貧苦農民的經歷挖出來大曬特曬,就更反常了。而眼下就出現了這種反常情況。

5月14日央視用一段監控視頻給徐纯合案定調,同一天央視還播出了一條所謂“調查報導”,讓徐纯合的街坊和親屬輪番出鏡,講述徐纯合的頹廢人生和種種惡習。15日“鳳凰網”發表了一篇所謂“獨家特稿”《“暴徒”徐纯合前傳》,細數了徐纯合一窮二混的失敗人生。用報導提要的話說,徐纯合“其實是打小沒臉沒皮,誰都能欺負的‘大沒臉’”。5月13日,《財新網》也登了一篇人物專題徐純合其人》,與上述報導類似,也描繪出了一個懶惰、酗酒、在現實中被親友疏離的徐纯合的形象。

但是這些報導裏也透露出一些關鍵信息,鳳凰網的報導裏提到徐纯合的母親權玉順曾去北京三到四次,去乞討和上訪。權玉順因此在當地維穩控制的名單之中。這可能解釋了5月2日沖突發生的起因,由於權玉順在維穩名單上,安檢人員拒絕放行,才導致徐纯合與安檢人員、以及警察沖突。槍擊發生後互聯網上最早的說法,也是說徐纯合是訪民。而在喉舌媒體對徐纯合的曬底報導中,特意說明了徐不是訪民,安慶信訪局也說沒有徐纯合及其家人的上訪紀錄。綜合這些報導看,基本都是把徐纯合定格在一個頹廢的、對社會有潛在危害的形象上。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為何當局要大動幹戈開動媒體機器對付一個貧困農民呢? 相關問題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徐純合其人》。所謂“其人其事”的報導,通常是針對某個大人物,或當局重點要打擊的人物。現在居然用在了一個農民的身上,您覺得這是偶然還是有什麽目的?

陳破空(時政評論家):我想對徐纯合的起底它實際上是對官方說法的一個補充。因為不僅是警察屬於官方、車站屬於官方、司法機構屬於官方、媒體也屬於官方,所以他們一直用統一的口徑來說話,把責任歸咎在一個貧民身上,然後為了補充他們的說法,為了壓住洶洶之口,壓住網民的紛紛議論,他們還要補充一下去對徐纯合進行挖底,然後講出徐纯合生活中的種種不是,種種不良習慣,來證明徐纯合一直就不是好的人。但即便這樣去做,挖底的結果其實也是選擇性的,因為他通過當地的村幹部說徐纯合是大沒臉的人、懶、愛喝酒什麼的,但是通過別的鄰居說徐纯合雖然愛喝酒但脾氣很好從不和人發生衝突,從不跟人打架,說這人膽子特小,所以官方就選擇性對徐纯合不利的東西,塑造一個官方想要的徐纯合,想把他塑造成一個混混,塑造成一個底層的無賴,然後發生這個事情是他滋擾民警,他去襲擊警察所造成的, 意思就是咎由自取,用這樣的方式很完美的輿論、語言、文字來扼殺抹煞掉一個非常弱的弱者。

蕭茗:之前也發生過底層民眾攻周政府人員的案件,如楊佳案、鄧玉嬌案。從徐纯合案來看,當局面對這類案件的心態,與以往是否有了什麽不同?

陳破空(時政評論家):我沒有覺得當前官方的心態對以前楊佳案、鄧玉嬌案到今天的徐纯合案有什麼區別。因為要看根本的差別是什麼,官方政府是一邊,民眾是一邊,但中間應該有什麼機構呢——司法機構,如果在一個正常的國家、文明的國家,中間這一部分屬於獨立的,它獨立於官和民之間。比如說司法機構,它即可能懲治老百姓,也可能懲治官員,即可能維護老百姓,也可能維護官員,那看什麼情況,而且雙方都可以有律師。再比如說媒體,在一個正常的國家、民主的國家媒體是獨立的,它要對事件綜合報導,它對民間可以維護,對官方也可以維護,可以做它的中立的角色。在中國所有這一切都屬於政府,徐纯合不可能贏,老百姓不可能贏,老百姓手上沒有任何東西,即沒有軍隊、沒有警察、也沒有司法、也沒有新聞,一切都在政府那邊,所以說政府的心態是維體制、維官、維穩,它維護它現有的體制,黨國體制,一黨專制,一黨萬能,第二個就是維官,官官相護,如果是體制內的人出現問題,維護體制內的人而不是體制外的人。再一個就是維穩。

徐纯合案猶未了,它的後續余波說明了什麽? 下節繼續探討。

盤點當局對徐纯合案的處理步驟:案件發生後,徐的妻子被送去了精神病院、三個孩子被送去了孤兒院、母親被送進了醫院。5月6日央廣網報導,徐纯合的家屬與警方達成協議不再追究,至於協議的具體內容,《南方都市報》的說法是,當地鐵路公安以救助款的名義向家屬支付了10萬元到30萬元之間的數額。槍擊案發生後,慶安縣的部分官員也受到處理。事件進展到這一步,似乎都在息事寧人的老路上。直到央視發布監控錄像,官方媒體反守為攻,互聯網上也大量出現支持警察開槍的言論。

但是事情沒有到此結束,央視發布視頻的第二天,有律師和民眾聚集到哈爾濱鐵路公安局門外,要求公布完整的視頻澄清真相。徐家的代理律師也聲明要起訴央視惡意報導、歪曲真相 。17日,徐纯合案的代理律師之一謝陽,在廣西辦理另一案件時,遭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毆打至重傷。有猜測指這是對謝陽律師的蓄意報復。國內媒體對徐纯合案的報導已經偃旗息鼓,但互聯網論壇、社交媒體上,不同意見的爭論仍在延續。

蕭茗(Host/Simone Gao):對於徐纯合案的民意反應和影響,聽一下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在摔孩子的視頻發布後,出現了大量支持警察開槍的言論。你認為民意是不是已經倒向政府一邊了呢?

文昭(資深評論員):很難這麽說。不久前畢福劍在酒席間調侃毛澤東的視頻出來後,網絡上聲討他的聲音也占上風,但我們知道這很可能不是民意的真實體現。因為中國言論受到嚴管,發言的人再發言前往往要自我審查,而且中共還在不斷地擴大網評員的隊伍。徐纯合事件後期我們明顯看到宣傳上的一整套的統一部署,央視發布監控視頻,另一些媒體去爆光徐纯合的歷史,在網絡輿論上我相信也有相應部署。跟貼的網評員占多少很難估計,可能不少人看到了徐纯合摔孩子真的產生反感,但是徐纯合把孩子扔向警察說明他當時處於相當情激動的狀態,想用孩子擋住警察,但不能說明開槍打死他就合理,這是兩碼事。警察是否應該開槍,是個專業性的考量,是要看當事人,不是真的對他人生命安全造成威脅,不是讓情緒化的輿論做評判。但央視顯然是要把問題導向後者,這對中國社會其實相當有害。

蕭茗(Host/Simone Gao):整體概括,你認為徐纯合案折射出如些社會深層的矛盾?

文昭(資深評論員):盡管當局一再否認,我認為徐纯合及其家人是訪民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它首先反映出維穩體制下無解的官民沖突,這種維穩限制的是公民起碼的人身自由。其次是沖突發生後當局絕對的不反省不退讓,它寧願開動整個宣傳機器去對付一個農民,把他徹底汙名化,它有制造任何輿論形勢的信心,卻沒有自省的勇氣。這又是中國的深層問題。第三是中國的社會福利既微薄又僵化。如果徐纯合上訪就是要求把孩子送進福利院,而他本人又真的像報導所說的是個二流子,沒有撫養能力,就應該由政府來實施監護權,那這出慘劇很可能就不會發生。第四,就是當局為故意制造輿論,支持警察開槍,不公布全部事實,還打擊繼續追尋真相的人,人為地制造輿論割裂,推動人們陷入情緒化的對抗,危害相當深遠。

蕭茗(Host/Simone Gao):最後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徐纯合案當前這個結果,你認為會給日後的官民沖突帶來怎樣的影響?

陳破空(時政評論家):徐纯合案給老百姓一個深刻的思考。我們看這個案子兩邊擺的很清楚,一邊是強者,一邊是弱者。比如說徐纯合與警察比,警察是強者,他有槍、有制服、有權、有政府給他的授權,雖然人民沒有給他授權;徐纯合是個弱者,手無寸鐵,是底層的一個農民。一邊是強者,一邊是弱者;一邊是最強,一邊是最弱;一邊是極強,一邊是極弱,極強和極弱的對照就是今天的中國社會官民衝突深刻的根源或者是基礎,這件事如果能使老百姓醒悟的話,我們已經看到網絡的輿論,已經看到維權的律師的呼聲,儘管這個律師說依法辦事進行調查,視頻要完整,證據要完整,家屬要進行保護,但我們看到事實上最終是無能為力的。老百姓應該看到老百姓因該有自己的力量,要麼老百姓聯合以來有自己的力量,要麼老百姓要有自己的輿論,甚至有自己的武器,恐怕這樣才能自衛。所以我認為中國一邊倒的做法,不給老百姓說話的權利、申訴的權利,新聞媒體不提供,司法大門也關閉,然後律師也不能替他說話,如果中共這樣一意孤行到底的話,只能激起官逼民反,官逼民變,把好人逼上梁山,從楊佳案、鄧玉嬌案、徐纯合案都是逼上梁山的故事,都是古老故事逼上梁山的翻版。

蕭茗(Host/Simone Gao):老子說過: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警察拔出槍對準徐纯合胸口的那一刻,徐纯合並沒有放下手中的棍子。這至少說明了一個事實:像他這樣一個生活在絕望中的人,並不在意警察手中的槍。當局掌握著所有的真相,它能夠決定讓公眾知道哪些、不知道哪些,從而有能力塑造輿論。但是這並不能改變社會土壤,下一個徐纯合不知在何處等著我們。《世事關心》,將為您持續報導中國社會的熱點事件。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
周二: 21:30
週六: 9:00 am
美西:
周二: 18:30,21:30
週六: 12:00pm
==================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