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來信》連載37:第四章 回家(7)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七、求救信出現了

1

2009年,從馬三家解教回來的時候,老朴的腰也因扛麻包損傷了,一頭黑髮全都白了。他精神恍惚,很長一段時間,別人和他說話,過一會兒他才能反應過來對方說的是甚麼。

2012年12月,學會用翻牆軟件不久,老朴在網上看到,馬三家求救信在美國被發現了!淚流滿面,他激動啊,差一點兒喊出聲來:成功了,終於成功了!

四年前在八大隊,張良給了他求救信的底稿,他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的照抄了兩封,後來藏到了包裝箱裡。當時,他只知道信的大概意思,不懂裡面英文的具體含義,現在在網上,看到這封信被翻譯過來,老朴才明白自己當年抄的是甚麼。這麼大的反響,這麼重要的意義,老朴為自己能參與其中感到自豪。

抑制不住激動的情緒,老朴想跟帖,想把他的激動表達出來。

他在大紀元網友評論中寫道:

「那都是真的,我就是當事人之一。

「那是2008年上半年做的那些萬聖節飾品,其中有一款是小鬼抱著十字架。小鬼穿的、是用把做蚊帳的紗料,剪成一條一縷的並染成黑灰色的所謂衣服。因為我就是當時受迫害的,並參與寫信的。當時我們冒著被加期,被酷刑折謝磨(網絡原文如此,下同。)的危險寫過多封信,想叫世界知道。我們在那裡生不如死,因為我們只要不轉化幹活再好也沒有減期,幹不好要體罰、電棍電甚至還面臨加期。我們吃的是發霉的、玉米面窩頭;喝的是腥臭味特大的涼水;因為水井挨著廁所。與世隔絕一樣,那個時候都不知道能否活著出來。

「我知道那裡所發生的一切,因為我就是參與者之一,如果需要我會揭漏(揭露)一切。我們還向SOS寫過多封求救信,都在飾品的夾心層。因為我們知道做的這些產品都是給國外做的,只有這一個辦法叫國外有良知的正義之士知道這裡發生甚麼……

「回憶這一切它對我的身心傷害太大了。

「寫到這裡,我不知道擦了幾次眼淚。」

老朴打字很不熟練,又碰錯了鍵盤上的按鍵,跟帖還沒寫完,文字就已經發過去了。

他太激動了。

2

時間太久了,對張良來說,這件事真的是有點太久遠了,經歷了近乎絕望的等待,在他幾乎遺忘的時候,求救信突然在地球的那一端出現了!

而且,他沒想到這封信在世界上引起了如此巨大的反響。

「今天和大家討論一下從馬三家勞教所寄出的一封信,在美國和國際社會引起的巨大反響。這件事情可能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就是在聖誕節之前,正是美國民眾忙於採購聖誕用品和禮物的時候,有一條令人震驚的消息,在美國的社交網絡上快速流傳,很快的就變成了最熱門的話題之一。」

「……國際主流媒體密集報導這一套墓地套件是在美國的超市Kmart購買的,Kmart的母公司就是西爾斯(Sears),這個公司也表示要進行調查,其它的主流媒體現在也正在跟進報導。可以說這是我在美國二十多年,所看到的對中國勞教產品、奴工產品最密集的報導。據《俄勒岡人報》的一篇跟進的文章說,週五那一天,《俄勒岡人報》的第一篇報導的閱讀量就超過了五十萬次,是近年來所有單個報導當中最高的,據說昨天一天全美國各地的媒體,一直遠到挪威的媒體,都在爭相採訪朱莉‧凱斯女士。」

這是翻牆收聽到的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一個訪談節目。聽完這個節目,妻子不斷的擔憂起來:「這件事會不會出危險?咱們會不會遭到麻煩?」

然後,妻子就因為這封信而一直煩惱了。

張良也不知道會不會遭遇不測,他一邊興奮著,一邊又忐忑不安著。

知道了這件事之後不久,表哥曉光打電話給他:

「安全局如果想查你,那可太容易了。你要不要到我這裡躲一躲?」

3

忽然就有人敲門。

李梅警覺起來,踮著腳走到張良的書房。

「怎麼回事兒?」李梅問張良。

張良從電腦屏幕上回過頭,怎麼了?

「你聽,有人敲門。」李梅一臉的驚恐。

除非約好,家裡幾乎是不來人的,李梅怕是警察敲門。

「哦,剛才我打電話要了一桶水,送水的吧。」

但張良還是謹慎的卸下了電腦加密盤,然後去開門了。

送水的。

李梅鬆了一口氣。

4

正在書房裡的張良隱約聽到喔喔的叫聲,是聰聰。憑經驗,張良知道它可能又在馬桶後面卡住了,它把自己塞到那裡,總認為那裡安全。

果然,聰聰的頭扎進那個狹窄的地方出不來,疼的太厲害,所以它才叫了起來。

費很大勁兒把它拉出來的時候,張良看到它的腮幫子都蹭爛了,可下次它還會往裡鑽。

為甚麼呢?張良問了關叔,關叔說,怕是活不長了。

2013年初,李梅打電話給關叔:「關叔呀,狗死了,我下班一回家就看見狗死了,剛死,還沒涼呢。」

李梅哭的非常傷心,「關叔,怎麼辦呢?張良也不在,他回老家了。」

「你放哪兒了?」關叔問。

「放陽台上了,擱在一個方便麵箱裡。」

過了幾天,李梅請了假,抱著方便麵箱子與關叔一起去找埋狗的地方,關叔還借了一把破鐵鍬。

好不容易找到離家不遠的一片松樹林。

剛下完雪才幾天,地都凍了,鐵鍬又不好使,鏟也鏟不動,沒辦法,最後只好找了一個挖走樹根的樹坑,把狗從箱子裡抱出來,裹上兩層舊衣服,放到了坑裡。樹坑周圍的土不多,撮一點旁邊鬆動的浮土,勉強蓋上了。

李梅的眼睛紅腫了好幾天,這隻狗陪了她十四年。

聰聰是在過年前死的,這回節日的鞭炮可再也嚇不著它了。

文章來源:大紀元網站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