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琨:周永康案從簡 習王應另有用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時間6月11日晚上6點5分,中共黨媒公佈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判無期徒刑的消息。

很明顯,周永康案審理被從簡從快,讓各界感到突然,因為與預期中的公審「大戲」差距太遠。但仔細想來,其實也沒什麼可大驚小怪。周永康案與中共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案的處理結果極其相似。

3月16日0點6分,中共軍網公佈徐才厚因病醫治無效,於3月15日死亡,中共軍事檢察院對徐才厚作出不起訴決定。外界關注的庭審「大戲」落空。

其實,周永康案和徐才厚案的「好戲」,早在二者被公佈落馬之前就已演的差不多了,要讓二者在中共的法庭上再演出什麼精彩戲碼來已不可能。

關於二者的淫亂、貪腐、濫權、邪惡狠毒,海內外媒體的報導可以說已是面面俱到,有些方面是事無鉅細。其中可能有添枝加葉的渲染,但也不乏中共主政方為了政治權鬥的放料。真真假假,情節複雜,堪比好萊塢大片。

因此說,徐才厚也好,周永康也罷,一旦被關進「籠子」,就證明大戲劇本基本已定,最終的審判只不過是畫個句號或貼個標籤而已。徐才厚的標籤是「病死不再起訴」;周永康的標籤是「認罪悔罪輕判無期」。

但外界更明白的一點是,徐才厚和周永康二人的案子,並非是孤立的個案,不但其橫向蔓延甚廣,更主要的是縱向牽連極深。

橫向涉及的枝蔓,習近平王岐山在對二者調查過程中,已經採取「剪裙邊」手段處理的差不多,涉及的相關「老虎」「蒼蠅」也幾乎都被處理;但縱向的根幹,卻涉及更大的勢力,更大的難度。

眾所周知,徐才厚和周永康的後台靠山,或者說是「伯樂」「恩主」,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其「軍師」曾慶紅。徐、周二者之所以能夠被帶病提拔,而且肆無忌憚的淫亂腐敗、濫用職權、無惡不作,正是因為江、曾二人的庇護和縱容。

有句話叫做「萬事皆有因果」。如果說徐才厚、周永康二者的累累罪行是「果」的話,那麼江澤民、曾慶紅二者恰恰是「因」。習近平王岐山二者應該明白這一點,最起碼他們提過「伐爛樹,除爛根」之說。

從這個角度看,一旦徐、周二人橫向的枝蔓被剪得差不多的時候,給二者畫上句號,貼個標籤就完了,沒必要再花大力氣糾纏。徐才厚已死,一了百了,不再起訴;周永康認罪服罰,坦白交代,從簡從快從輕處罰。二者被告一段落,然後集中精力,攻向更深層,不失為上策。

筆者認為,徐才厚、周永康案很有代表性,從習近平、王岐山對二者的處理結果看,可以基本預見今後對類似江派老虎的處理方案:「剪裙邊」後從快從簡,為攻克貪腐邪惡的老巢江澤民、曾慶紅,贏得盡量快的時間。

從另一方面看,習近平陣營執政的威望是通過對江澤民曾慶紅造成的中共官場極度貪腐狀態中,「打老虎,拍蒼蠅」獲得。在終極老虎——江澤民、曾慶紅沒有被拿下的情況下,如果在中間環節的某隻「老虎」上耗時停滯,都會消耗以前通過「打虎」樹立的威望,對統治不利。快刀斬亂麻,化繁為簡,越往後越顯得必要。

另外,中共官場貪腐造成的國家經濟怪象,使社會險象環生,不盡快撂倒敵對貪腐勢力,對方用「崩潰」經濟的手段相威脅,對習近平陣營的統治威脅巨大。這方面也逼迫習王不得不加快打虎反腐進程。

總而言之,習近平王岐山打虎反腐越往後面臨越緊迫的形勢,用他們自己的話說,「開弓沒有回頭箭」,「反腐敗是一場輸不起的戰爭」,因此推斷,周永康案被加快處理,預示著習近平陣營對江澤民、曾慶紅將發起進攻。大戲還在後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