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深州129人控告首惡江澤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6月13日訊】(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道)目前中國大陸各地法輪功學員紛紛控告江澤民,僅河北省深州市5月25日至6月7日就有129人控告江澤民。

這些法輪功學員很多是純樸的農民,女性佔多數,她們修煉法輪功後,獲得身體的健康和道德的昇華。可是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之後,她們被非法抓捕、關押到洗腦班,被非法勞教,被勒索錢財。

這些法輪功學員已經把控告狀郵寄給最高檢察院,要求對迫害元凶江澤民進行起訴,將其繩之以法。

以下是這些法輪功學員的簡單情況:

張豔菊:女,37歲,農民。被非法關押兩次,失去人身自由,經常上門騷擾,精神受到傷害。

董大秀:女,71歲,農民。被非法關押3次,非法洗腦2次,上門騷擾多次,給我造成很大傷害。

劉玉先:女,70歲,農民。九九年七二零被非法拘留七天,多次上門騷擾,讓寫所謂保證、不去北京上訪。

劉豔麗:女,50歲,農民。被非法抓捕三次,關押2次,流離失所一年,被非法抄家,多次勒索錢財,共計一萬多元。

宋迎東:男,70歲,農民。九九年七二零上訪被拘留15天,十月被非法勞教三年;多次受到騷擾,逼寫保證,奧運前把我抓到看守所拘留三個多月,多次罰款。

張小榮:女,50歲,農民。東安莊鄉和村幹部去家中騷擾多次,逼寫不修煉和不去北京的所謂保證,造成精神上很大傷害。

趙蘇印:女,50歲,農民。東安莊鄉和村幹部去家中騷擾多次,逼寫不修煉和不去北京的所謂保證,給精神造成很大傷害。

程富蘭:女,年齡不詳,農民。2011年5月25日去北京上訪被綁架,非法關押北京看守所一個月,拘留所三個月,勞教所九個月;還在內蒙古圖木吉被關押十一個月。給自己和家人身心造成很大傷害。

閆中順:男,農民(被迫害去世)。多次遭非法關押毒打抄家、罰款和被監視居住,身心受到很大傷害,全家不得安寧。(家屬給寫的控告狀)

趙志堅:男,農民。九九年被迫害洗腦,罰款400元。

康俊霞:女,農民。九九年被迫害洗腦,罰款400元。

王小梅:女,68歲,農民。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洗腦一次,多次上門騷擾,非法罰款1200元。給自己和家人造成很大傷害。

張林:女,36歲。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洗腦一次,多次上門騷擾,非法罰款1200元。給自己和家人造成很大傷害。

孫鳳霄:女,47歲,農民。被非法行政拘留兩次,非法洗腦兩次,上門騷擾多次,再加上非法罰款,給我和家人造成很大傷害。

孫中懷:男,68歲,農民。被非法關押一次,非法洗腦一次,多次上門騷擾,非法罰款18000元,給我精神造成很大恐懼,失去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給家庭帶來很多傷害。

史瑞菊:女,農民。2001年3月遭非法抓捕,關押看守所一個月,身體出現病危才讓回了家。每到所謂敏感日,邪惡都上門干擾,抄家罰款多次。

張進峰:男,農民。曾幾次被關押拘留所,洗腦班,罰款抄家,給全家帶來很大精神和物質損失。

馮燕:女,農民。曾被強迫鄰居和親人聯名擔保不煉功,長期被看管,家庭監獄,精神上承受了很大壓力。

趙根深:男,55歲,農民。九九年八月份,公安局政保科讓我天天去那兒報到,給他們打掃衛生,整整半月時間,村幹部派人監視監督。零八年抄家一次,給我和家人造成很大傷害。

陳心玲:女,65歲,農民。去北京上訪遭綁架,走脫後被迫流離失所,逼迫家人交罰款5000元,被逼迫轉化放棄修煉,遭受酷刑折磨;2003年被抓到洗腦班迫害一個月,罰款2000元,給本人和家人精神造成很大痛苦和物質傷害。

劉素英:女,48歲,農民。得法半年左右,江澤民就開始迫害法輪功,強迫交書,五戶聯保,逼寫不煉功保證,給自己和家人帶來很大傷害。

邢運琛:女,74歲,農民。鄉里和村幹部多次上門騷擾,罰款一萬元,使自己家中受到很大損失,全家受到傷害。

楊秀瓊:女,52歲,農民。被非法拘留兩次,劫持一次,每次都罰款(都是家中拿,不知確切數字),精神和經濟都受到很大傷害。

宋小芳:女,55歲,農民。被非法關押二次,非法拘留一次,上門騷擾多次,給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迫害,給身體造成很大傷害。

槐富想:女,70歲,農民。迫害期間不能正常學法煉功,沒有修煉環境,使我遭受很大精神迫害。

周運甫:女,50歲,農民。多次被非法騷擾,被劫持一次,罰款1000元。給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壓力和經濟損失。

張秀省:女,68歲,農民。從九九年後多次遭上門騷擾迫害,自己和家人精神緊張、恐懼,受到很大傷害。

張振國:男,54歲,農民。從九九年後多次遭上門騷擾迫害,自己和家人精神緊張、恐懼,受到很大傷害。

康從:女,65歲,退休教師。2001年5月,被非法關押洗腦班,讓罵師父不從,被關兩天兩夜;2001年7月,我正在學校上課,公安局政保科警察竟然在全體師生面前給我戴上手銬,拳打腳踢揪頭髮,綁架到公安局,後被非法關押看守所13天,在師生面前造成極壞影響。

劉金琢:女,43歲,農民。被非法關押一次,被非法勒索4000多元,多次上門騷擾,給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的壓力和痛苦。

白順奇:男,61歲,農民。被非法關押深州市看守所四次,六一零洗腦班三次,非法判刑四年。給我和家人在精神上、經濟上受到很大損失。

謝秀文:女,70歲,農民。曾七次遭非法抓捕,被關進看守所、洗腦班,非法罰款,造成直接經濟損失五萬元。

劉汝濤:男,67歲,退休人員。被非法拘留兩天,勒索兩萬人民幣。

宋春紅:女,47歲,農民。2007年被非法拘留三個多月,勒索一萬元人民幣。使我和家人蒙受很大損失。

孟令賞:女,60歲,農民。被非法拘留四次,上門騷擾多次,給家人和親朋好友造成很大影響和恐懼。

鄭金爽:女,46歲,農民。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勒索一萬元,給家人帶來極度恐懼,得了半身不遂不能自理。

孫秋業:男,60歲,農民。非法拘留兩次,上門騷擾多次,抄家兩次,非法勒索兩萬元。

馬素娟:女,53歲,農民。多次被上門騷擾,所謂敏感日不讓外出,不讓串門走親戚,給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精神迫害。

張秀華:女,64歲,農民。經常有人監控我,還讓家人看著我,非法抄家一次,給我和家人造成很大傷害。

張小妞:女,58歲,農民。村幹部安排人看著我,限制人身自由,敏感日不讓出門,給我身心帶來很大傷害。

秦桂芳:女,52歲,農民。村幹部安排人看著我,限制人身自由,敏感日不讓出門,給我身心帶來很大傷害。

程小靜:女,農民。被非法關押看守所一次,強迫交書,關押,寫不修煉保證,非法拘留。

張佔溫:女,農民。強迫交書,寫保證,還被拘留關押。

劉素欣:女,農民。強迫交書寫保證。

王敬暖:女,農民。強迫交書寫保證。

王小翠:女,農民。我受到非法關押、拘留,綁架寫保證迫害。

王春梅:女,農民。我受到非法關押、拘留、罰款、綁架和寫保證的迫害。

路貴轉:女,52歲,農民。被綁架到看守所7個月,洗腦班兩個月,精神幾近崩潰。

路順利:男,40歲,農民。被綁架到看守所一個多月,判刑三年,給自己和妻子兒子造成很大的精神和物質傷害。

強玉梅:女,40歲,農民。被綁架勞教一年,丈夫被判刑三年,孩子和年邁的父母在家,給全家造成很大的精神和物質傷害。

劉夢林:男,55歲,農民。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迫害七個月,後轉至洗腦班迫害兩個月,致使家庭破碎,全家受到很大身心傷害。

王豔勤:女,67歲,農民。五戶聯保迫害,讓鄰居親人看管,不讓出門,學法煉功受到限制。

王鳳改:女,56歲,農民。2001年3月12日晚上被非法抄家,被綁架到看守所迫害7個月,轉到安平看守所兩個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當時把兩個孩子也帶到公安局恐嚇,婆婆驚嚇過度,含冤離世,孩子小小年紀就被迫失學,過起了流離失所的生活;2007年又被抄家一次,給我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和經濟損失迫害。

郭杏芝:女,農民。三次被非法抄家,還去我老婆婆家恐嚇八十多歲的老人。

王平:女,農民。在廣場被非法抓捕,關押到看守所,同時抄家,搶走家中自行車、海信電視機、大法書、錄音機等,被非法關押一個月一天,勒索人民幣4000元。

李玉盤:女,45歲,農民。修煉後身心受益,可是江澤民殘酷鎮壓煉功人,我失去了正常學法煉功環境,精神壓抑,信仰迫害。

刑樹營:女,68歲,農民。多次被騷擾,使我和家人精神上受到了很大損失。

張書尊:非法關押3次,罰款6000元,抄家1次,抄走大法書,光盤,師父法像。給全家人精神、經濟都受到了損失。

郝榮娟:女,非法關押3次,罰款大約5000元,抄家1次,抄走DVD,師父法像,法輪圖、真善忍圖、大法書,無數次上門干擾。

郝小鳳 :女,非法關押4次、罰款大約3000元,抄家2次,抄走大法書、光盤、電視機、DVD.因為本人煉功非法剝奪兩個兒子出國工作的機會,全家精神、經濟都受到巨大損失和傷害。

張鳳來 :男,45歲,農民。多次騷擾,恐嚇,每天到鄉里簽到,非法勒索100元。

吉燕姿:女,53歲,農民。多次被騷擾,非法關押看守所半個月,洗腦班半個月,非法勒索1萬4千元,抄走電視機,充電器,錄音機、MP3、大法書。

王玲爽:女69歲 ,農民。非法關押1次,拘留1次,勒索6000元,多次騷擾。

程雲富:女,66歲,農民。非法關押3天,扣押身份證,全家人精神受到了很大傷害。

鄭金想:女,53歲,農民。非法拘留1次,勒索1萬元,扣押自行車一輛。多次騷擾。全家人無論精神、經濟上都受到了很大損失。

宋豔輝:女,50歲,農民。多次騷擾,非法抓捕1次,勒索5000元。給家庭造成很大傷害。

宋桂玲:女,61歲,農民。非法關押洗腦班3次,共2個月。關押看守所3個月,抄走DVD一台。

張雲會:女,67歲,農民多次騷擾,非法抄走複印機,MP3、大法書。多次非法罰款共計4萬5千元。還讓掃大街。

聯名起訴:郭敬純、程大鳳、秦桂芳、賈新饋、張秀華、張小妞、蘇小賞、劉小和、馮豔銘、馮豔玲、馮存往、張平均、馮路、建欣、劉蘭賞、張小弄、康樹申、程香蘭、郭杏芝、宮香田、康增綿、陳書香、程玲君、宮聰穎、張秀文、康進良、李書娟、耿敬賞、高小妞、康存端、

在江澤民一手發動對法輪功修煉人殘酷迫害中,我們深受其害。有的被經常上門騷擾;有的被迫上交大法書籍;有的被聯名監視;有的讓保證不去北京上訪;保證不煉功等等,在長達十幾年的迫害中,不能正常學法煉功,精神和信仰都被壓抑和剝奪。

邢香蕊:女,68歲,農民。多次被騷擾,給我和家人受到很大的精神壓力。

王宗茹:女,農民。被非法拘留一個月,被逼做奴工,一天十幾個小時;被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還勒索家人一萬零六百元,全家都受到迫害。

張允:女,73歲,退休職工。被關押看守所一次一個月,洗腦班一次一個月;判刑一次三年;2012年10月被從家中綁架,非法關押三個多月被非法判刑,監外執行。

張素卿:女,75歲,農民。多次被非法拘留,反覆關看守所、洗腦班,經常給戴腳鐐和手銬,非法勒索家人兩萬多元,給我家造成很大的經濟危機和精神傷害。

王君霞:自九九年八月份起,每逢敏感日就讓去鎮司法所,一跑少則一星期,多則半個月,持續長達幾年的時間;在2008年有長達半年的時間限制人身自由。這些年間無數次上門騷擾,給家人帶來很大的精神傷害,長期處在極度精神恐懼中。

杜小菊:女,57歲,農民。九九年被深州鎮六一零非法拘禁15天,勒索500元才被放回家;每逢所謂敏感日就被上門騷擾;2001年被關進洗腦班一個月,勒索家人3000元;零六年發真相資料被抓捕,在公安局遭受電擊毆打酷刑折磨,關進看守所非法關押,家人多方請客送禮才回了家。

張函柳:男,51歲,農民。九九年鄉政府關押一次,逼寫保證;後連續被非法關押,洗腦班三次,看守所兩次,經濟損失兩萬餘元。

孟書文:女,63歲,農民。多次被非法關押,九九年在鎮政府被拘禁,罰款500元;奧運期間被關看守所不到三個月;十七大關洗腦班2次,十八大在本次大隊部關押,專人看管,天天去打掃街道,每次都罰款,共計幾萬元之多。

謝書桓:男,36歲,農民。2000年冬天在家中被公安局警察綁架,遭酷刑折磨一夜,關看守所半年多,後轉押洗腦班,走脫後流離失所一年;2002年在安平縣被抓捕,判刑10年,期間多次受到刑訊逼供和電擊等酷刑折磨。

王鳳棉:女,68歲,農民。2000年在家坐著就被抄家綁架,關押看守所,勒索家人九千元;原來邪惡怕去北京勒索200元,至今未還,沒有手續。

王藏朵:女,70歲,農民。2000年在家坐著就被抄家綁架,關押看守所,勒索家人九千元;原來邪惡怕去北京勒索200元,至今未還,沒有手續。

劉淑合:女,65歲,退休職工。2000年被非法抄家,搶走存摺,那是兩個孩子上學的學費,後通過關係找縣長多次索要退還。

田金巧:女,65歲,農民。2000年在家坐著就被抄家綁架,關押看守所,勒索家人九千元;原來邪惡怕去北京勒索200元,至今未還,沒有手續。

謝樹兵:男,39歲,農民。九九年迫害開始,天天強迫去大隊部反省、洗腦,後被騙至鎮政府非法關押半個月,勒索家中500元。

吳小英:女,50歲,農民。2007年11月底在廣場被公安人員抓捕,被關在看守所一個月,被逼做奴工,勒索錢物合計一萬五千元。九九年鎮上還勒索200元。

張志果:女,60歲,退休職工。九九年在家中被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勒索1100元;2000年被強迫天天去公安局報到一個月,罰款1000元;2013年5月在買東西的路上被截住,關洗腦班一個月,勒索飯費300元;奧運前夕被從家中綁架,關押看守所兩個月,勒索一萬元錢。這些都沒有手續。

謝增竹:女,51歲,農民。九九年在鎮上被關押半個月,索要家人500元,至今未還。

張杏蕊:女,45歲,農民。2007年11月底,在廣場被公安局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期間強迫做奴工,家人被勒索一萬元。

張新茶:女,61歲,農民。被非法從家中綁架兩次,抄家2次,在公安局受到吊打、搧耳光,揪頭髮,電擊等酷刑折磨;被關押看守所三個月,洗腦班一個月,流離失所四年多。

張敬珍:女,73歲,農民。不能公開學法煉功,沒有信仰自由,承受精神迫害多年。

張立群:男,48歲,原中學教師。2003年九月被公安局衛星定位在石家莊被綁架,遭到酷刑折磨多次,在徐水看守所關押一年多後判刑15年。妻子承受不住壓力離婚,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李玉想:女,53歲,農民。曾被勞教三年,丈夫代連威在看守所被公安局警察酷刑折磨成精神病,2011年走失未歸,生死不明。2014年12月李玉想又被從家中綁架,關押至今,被預謀判刑迫害。

趙俊巧:女,67歲,農民。多次騷擾,非法關押1個多月,勒索1萬多元,扣押身份證,無論經濟、精神都受到了巨大傷害,致使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

張志梅:女,67歲,退休職工。九九年七二零被從家中帶走,關洗腦班半個月,被抄家,被逼在電視台表態才被放回家;同年9月9日被從家中綁架,關押看守所一個月,勒索1100元;2000年7月從家中騙至公安局,關進看守所三個月後被非法勞教三年;2007年10月3日被公安局國保警察從家中帶走,遭到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三年半;2012年10月28日夜間睡夢中被綁架,同時抄家,關押看守所2個月,勒索家人5000元;2014年12月底從家中被綁架,抄家,很多私人物品都未歸還。

孟軍愛:女,51歲,農民。被非法關押看守所70天;村幹部和鎮上六一零經常到家中騷擾,幾次非法罰款近萬元,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劉秀娟:女,59歲,農民。被勒索200元錢,經常嚇唬家人看管我不許煉功,每當敏感日就上門騷擾。

田藏勝:女,60歲,農民。九九年被勒索200元,每到敏感日就強迫去大隊部報到,不讓隨便出門,給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精神傷害。

孟小朵:女,65歲,農民。九九年被強行帶到深州鎮洗腦半個月,勒索500元;2001年被騙到鎮政府後,強行送洗腦班,後轉至看守所,又轉回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一年多,家中八十多歲的老婆婆著急上火,健康急劇下降,一年多離世身亡;2007年,無端被非法抄家,搶走電腦一台,至今未還,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十多天,勒索家人一萬元,飯費八百元;2008年,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勒索家人三千元;2013年講真相被抓,同時抄家,被勒索2000元放回。

遼芬:女,53歲,農民。村幹部安排人看著我,限制人身自由,敏感日不讓出門,給我身心帶來很大傷害。

王俊言:女,35歲,農民。迫害期間不能正常學法煉功,沒有修煉環境,使我遭受很大精神迫害。

劉小普:女,53歲,農民。迫害期間不能正常學法煉功,沒有修煉環境,使我遭受很大精神迫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