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踩高蹺」炒股票,沒有不跌倒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沒錢,當然也不炒股,但身邊經常泡在股市上的朋友,曾給我解釋過「槓桿融資」炒股的事,聽來挺神奇的,據說前一段牛市時,不少人靠這一槓桿很賺了一把,自然也牛逼的很,而現在這些朋友中,知足的見好就收的人不多,又趕上了熊市,不僅以前吃進肚子里的銀子要吐出來,而且還吐了「血」,即,賠了本錢,於是,一肚子牢騷。他們怪罪政府監管不力,媒體誤導,「羊群效應」拉動,上市企業高管減持,等等,但唯獨沒有責怪自己貪婪而盲從,所以,我想起一個比較形象的詞,叫「踩高蹺炒股票,環顧周圍,確有不少這樣的人,既然沒那麼高的個頭,非要「踩高蹺」炒股,沒有不跌倒的。

近期,中國股市又經歷了過山車般的巨變,當李克強沾沾自喜地聲稱,中國改革的「紅利」還未釋放盡之時,股市三周暴跌1400點,一下子由「牛」變成了「熊」,李克強又一聲令下,來一個「暴力救市」,因為本周已到了A股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所慶幸的是,在周末的兩天內,各監管機構、證券公司、私募等聯合發起了救市總攻。有媒體質問:在吞下了12劑猛葯後,A股你到底漲不漲?但筆者認為,由於中小散戶是最多,最大的被套牢者,其中很多人腳下踩著「高蹺」,一旦跌倒就會影響社會穩定,因此,不得不政府救市,但這樣的行政干預市場,總不是長遠之計吧,何況「救市」過後遺留問題太多,太深,可能真的會導致經濟崩盤。

因此,還是有必要把利用槓桿的作用,「踩高蹺」般地炒股的風險告訴每一個股民,國內媒體報道說,所謂「槓桿」,其實說白了就是借錢炒股。有國家允許的融資融券模式,也有擦邊的「傘形信託」、「場外配資」等方式。以場外配資為例,所謂「加槓桿」,就比如說拿出100萬自有資金,交給配資機構作為保證金,如果是1配3的槓桿,那麼配資機構就會借給你300萬,加上100萬保證金共400萬都可以用來炒股。如果賺了,收益當然比100萬本金時來得要高,而且都歸自己,配資機構只收取利息;但如果虧了,就會被配資機構強制平倉。1配3的強制平倉線是0.84,即如果400萬資金價值只剩下400萬X0.84即336萬,這部分股票就會被強制賣出,配資機構收回300萬借款以及利息,自己只剩下30多萬。虧損的比例要大大高於股票跌的比例,這就是「槓桿」的高風險。

據我所知,參與炒股的群眾中,有不少人是這麼運作的,有的即使沒從配資公司借錢,也是在千方百計地「踩高蹺」:有的和親朋好友借錢,有的把自住的房產抵押貸款,有的把養老金也徹底搭上,總之,由官媒對股市紅利的鼓吹,編織了彩色的肥皂泡,閃動在股民眼前,好像只要入市就賺錢,於是,不計後果,不計血本,千軍萬馬俱操盤,真的把股市當賭場要不顧死活「賭」一把,而且,參與炒股的人數過億,連河南鄉下都出現了「炒股村」,城市廣場「跳舞大媽」也擠進炒股的行列,難怪李克強驚恐不安地要各級幹部「擠奶救市」。因為經濟搞垮了,他首先得辭職下台。

官媒的報道說,7月5日晚間,證監會發布公告稱,央行將給予證金公司流動性支持。為了維護股票市場穩定,中國證監會決定,充分發揮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作用,多渠道籌集資金,擴大業務規模,增強維護市場穩定的能力。中國人民銀行將協助通過多種形式給予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流動性支持。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要用納稅人的錢,把「命」存在銀行里的那些沒炒股,或沒「踩高蹺」人的錢,去救那些不理性的人的命,這合理嗎?無疑地,政府手裡有權,可以用強制手段干預經濟,調動一切力量,高效地進場救市,尤其是,中國人民銀行可以協助通過多種形式給予中國證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流動性支持,決定性的一擊,「意味著理論上有無限的彈藥。市場止跌是必然的。」但是,短暫的「救市」之後會怎樣?股民們看清了政府的「底牌」,反正入市後出了問題,當官的怕亂不能不管,我還可以照舊踩著「高蹺」炒股,賺錢歸自己,賠了找政府,那麼,何時股民腳下的「高蹺」會撤下?

我不是股民,不是股票分析師,但我憂慮這樣幾個問題:首先,股市由「牛」猛地轉變為「熊」,原因找准了嗎?我昨天幾乎尋找了所有的網路答案,有的歸因於摩根士坦利等資本大鱷投機惡意做空,有的歸責於上市企業高管舞弊減持,有的歸咎於浙江炒股團或場外配資,等等,證監會研究好了嗎?中國股市真的到了不救市即崩盤的地步嗎?我不能回答,但我預料,其次,救市之後,不僅「踩高蹺」的人還會繼續踩下去,而且,銀行因為把錢轉入股市而資金緊張,再加印炒票,造成通貨膨脹,房市將進一步暴跌,經濟將萎縮不振,食品價格上漲,人心進一步躁動,又引起整個社會的普遍不滿,這一隱患與反腐造成的基層官員消極怠工合并,使群體性事件不絕如縷,中國進入多事之秋。

我從媒體上看過這樣一張照片:一位頭髮花白,散亂的長者站在股盤熒屏字幕前,拿起一穗苞米啃起來,滿臉愁容,呲牙咧嘴的,顯然,他一點也不富裕,很可能也是「踩高蹺」買股票,把致富的夢想全部寄托在此處,假如官媒不是被政府強有力地操控,只有一種官員喜歡的言辭;假如言論人士,維權人士可以免於恐懼經常地警示股民,把入市的風險早一些,多一點告訴人們;假如有更多的人,不是順從或屈從李克強的「紅利說」,而是與其「唱反調」,「打擂台」;假如銀行更多地給生產性企業輸血而不是給證劵公司加能;假如反腐監管的利劍,及時高懸在上市企業高管的頭上;假如司法是獨立的,公正的,公平的;假如政府加快政改,使國民由「一切向錢看」轉為關愛更多的政治,文化,宗教等領域;假如放開宗教信仰,讓人民知道生命的有限性,更清醒地熱愛生命而不是貨幣,總之,從根本上改變社會,那麼,股市就會回歸應有的生意場的平穩。

毫無疑問,這次的股市,由於眾多人「踩高蹺」的特點,而孕育著巨大的政治風險,這與2007年的A股泡沫情景不同,那時,基本無「槓桿融資」,而如今,槓桿已經把很多中國人玩得旋暈。可能中南海高層也預知以上的隱憂,不得不妥協,眼下的股市危機必須度過,李克強這樣做也是被逼無奈。與中國銀行輸血一樣,中央匯金公司5日晚間公告,已於近期在二級市場買入交易型開放式指數基金(ETF),並將繼續相關市場操作。同時,50億規模以上再融資項目已被叫停,21家券商出資1200億購藍籌ETF。

傳周一11點前到位,等等,如此之大的力度中國歷史上僅見,其它國家也未有,那麼,結果會怎麼樣呢?會不會把股民從「高蹺」上救下來,隨後更多人找到新的「蹺棍」,更可怕的是,整個國家的經濟也踩在「蹺板」上而艱難跋涉,但願我是杞人憂天,「門外漢」亂彈琴,還是「李克強經濟學」牛逼。

2015年7月5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