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嚴重人權危機!60維權律師突被捕 媒體籲關注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7月11日訊】(新唐人記者鍾離述報導)中國股市發生災變,上億股民利益嚴重受損之際,有消息傳出,中國大陸57位人權律師及人權捍衛者被中共當局不明原因突然抓捕。《維權網》緊急呼籲聯合國、各國際人權機構、各國政府予以關注、救援!

7月11日,《人權網》信息中心綜合各地信息確認:中國大陸正在發生嚴重的人道災難和人權危機,從7月10日晨開始48小時內,中共當局開始對大陸維權律師、人權捍衛者進行大規模抓捕。

報導稱,目前已經有超過57位維權律師、人權捍衛者被捕、失蹤、傳喚、限制人身自由、約談,而這一數字仍在上升。

以目前的規模和力度,《人權網》判斷,這是由中共當局最高層直接部署和指揮的鎮壓行動。從目前情況來看,全國各地被約談的基本都涉及王宇律師、周世鋒律師以及所在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以及屠夫案。

《維權網》正式向聯合國、各國際人權機構、各國政府及全世界各地人權捍衛者發出緊急呼籲,懇請關注中國大陸的這一嚴重人道災難和人權危機,並立即給予救援!以下是被突然抓捕相關人員的暫時匯總名單:

18名律師被警方強行帶走或失蹤:

北京王宇律師、北京周世鋒律師、北京李姝雲律師、北京李和平律師、廣西覃永沛律師、廣東隋牧青律師、北京劉曉原律師,河南常伯陽律師、甘肅李大偉律師、河北李威達律師、廣西南寧覃永沛律師、湖南謝陽律師、胡林政律師河北李威達律師、北京王全章律師、北京黃力群律師、上海秦雷律師、湖南羅茜律師。

10位律所工作人員、人權捍衛者被抓捕或失蹤:

鋒銳所會計王方、行政劉四新、司機周慶,李和平律師助理趙威、望雲和尚在成都被抓後帶往機場、天津戈平被抓、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的胡石根長老、劉永平(網名老木)被抓,李發旺今晨4點多被帶、湖南魏得豐被帶走。

29位律師短期限制人身自由、傳喚、要求約談:

北京江天勇律師,北京張凱律師、山東張維玉律師、山東劉衛國律師、河南常伯陽律師、河南任全牛律師、河南姬來松律師、河南孟猛律師、河南馬連順律師、上海張雪忠律師、上海李天天律師、重慶游飛翥律師、重慶付劍波律師、湖南王海軍律師、湖南郭雄偉律師、湖南呂芳芝律師、湖南文東海律師、湖南楊金柱律師、湖南陳南石律師、甘肅蔣永繼律師、浙江王成律師、雲南曾維昶律師、雲南劉文華律師、福建鄒麗惠律師、黑龍江王秋實律師、上海薛榮民律師、上海秦雷律師、上海鍾穎律師、廣東孫世華律師、傳喚詢問主要圍繞王宇及鋒銳律師事務所。

2律師所辦公室被搜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李金星北京辦公室。

附:以下是本輪大鎮壓中部分相關具體情況的匯總:

1、河北李威達律師被唐山市國保抓捕。

7月10日22:40時許,李威達律師微信求助:唐山市國保和派出所警察在敲他的家門。現在李威達律師電話已無人接聽!

2、廣西南寧覃永沛律師被警察帶到了派出所。

廣西南寧的覃永沛律師又發布被警察帶到派出所的消息!

3、隋牧青律師被尋釁滋事抓捕。

剛和隋牧青律師太太孫世華律師電話證實,隋牧青律師於7月10日23:40,被廣州番禺區南村派出所,以尋釁滋事名義帶走。隋太孫律師說:23:30,有人樓下按門鈴,說隋律的車被撞,請下樓處理。隋律已休息,說明天再處理。來人說撞得很嚴重,需即時處理。隋律下樓,在樓道被控制,並出具了尋釁滋事傳喚通知。隋律問具體所涉何事,對方不答,疑和唐荊陵開庭直接相關,並可能清算曆年隋律承辦公義人權案總帳。隋牧青律師為89一代,近年積极參与公義人權辯護,是中國最剛正勇敢的人權律師之一。現在人在南村派出所,敬請關注並擴散。

4、劉曉原律師被抓捕

劉曉原律師簡訊:「我有事了」。電話打過去,只說「我有事、我有事。」背景里有多人的聲音!判斷劉律已經被控制。

5、湖南謝陽律師、胡林政律師以及魏得豐三人被抓捕

凌晨五點四十左右,湖南謝陽律師、胡林政律師以及魏得豐三人在懷化洪江托口鎮黔州酒店被洪江市公安局和托口鎮派出所的警察以擾亂單位秩序罪名帶走。

6、河南常伯陽律師被抓走

凌晨4點多在家中被強行帶走!最初常律師堅持不開門,後來警察帶開鎖匠來強行開門,常律被帶走。

7、查抄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

據悉,10日上午11:30,有著警服有著便衣的自稱北京市公安局的一群人闖入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說是受天津市公安局的委託,對該所進行搜查。在所內的張維玉律師、周世鋒主任的司機周慶、左培生、江天勇、馮斌等13人被控制。來人對鋒銳律師事務所進行了全面搜查、拍照,重點是周世鋒主任和劉四新律師的辦公室,他們叫來了開鎖人,打開了二人的辦公室門及保險柜。

江天勇律師被提前帶離,至11日凌晨2時回到家中。王成律師在11日凌晨6點半獲釋後發出信息說:「兄弟們我回來了,就是被警告別關注王宇周世峰案子,我拒絕了。謝謝大家!」

8、綁架李和平律師助手趙威(考拉)

趙威(考拉)室友發出信息說:「十幾個人衝進來,想反抗呼救被制住了,考拉被銬在廚房門口,我被打暈,被帶走的時候我們是分開的,同時不讓我跟說話,我走的時候好像聽到考拉對我說,別走!倆男的架著我一個出去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