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維權律師的遺書告訴了我們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緊接著大批維權律師被抓捕傳喚之後,最近網上流傳開了其中幾位律師寫的遺書,目前僅我讀到的就有王全章、徐琳和楊金柱三位律師的遺書。

王全章律師的遺書是寫給父母的,他要求朋友在他失去自由後公佈。

「遺書」中,王全章表示對父母的愧疚,沒能讓父母安度晚年,沒能讓母親享受一個完整的中醫治療的方案,把兩老帶到北京面臨現在這樣的災難。

但他提醒雙親:「無論那些被操縱的媒體把我們描繪和刻畫成多麼可憎、可笑的人物,父親母親,請相信你的兒子,請相信你兒子的朋友們。」

他自豪說:「我從來沒把父母帶給我的誠實、善良、正直這些品質放棄掉,多年來,我也是按照這些原則尋找我的生活。儘管常常深處某種絕望之中,也從未放棄對美好未來的想像。
他還介紹,捍衛人權不是自己的心血來潮,「隱秘的天性,內心的召喚,歲月的積累,一直像常青藤慢慢向上攀爬。這樣地道路註定荊刺密佈,坎坷崎嶇。」

最後他充滿信心說:「親愛的父親、母親,請為我感到驕傲,並且無論周圍環境怎麼惡劣,一定要頑強的活下去,等待雲開日出的那一天。」

讀罷這幾封遺書,真是讓人感概倍生!請原諒我的孤陋寡聞,之前還從未聽說過有哪個民主國家的律師因為政治原因被抓捕的,更沒有聽說他們中有誰事先為此寫好遺書的。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號稱改革開放已經三十多年,人權事業取得所謂巨大進步的今天,維權律師竟然淪落到了時刻準備坐牢,以至於有些人事先就把給家人的遺書都寫好了的地步。

在我眼裡,這些遺書就像是一面面鏡子,照見了中國人權的真實現狀,照見了所謂「依法治國」的真實內情。它無聲的告訴人們,在今天的中國,當律師真正拿起法律維護民眾被侵犯的權益時,他就站到了政府的對立面,他就開始走上了一條充滿風險,甚至充滿生命危險的不歸路。就像王全章律師在遺書中說的:「這樣地道路註定荊刺密佈,坎坷崎嶇。」

讓人敬佩的是,明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仍有許多維權律師義無反顧的挺身前行。在他們身上,我真切的感到了中國良心的溫度和跳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