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周本順被抓,習王再下一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中共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被宣布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他是習近平為首的領導班子上任後第一位被調查的在職省委書記,故引起海內外媒體的廣泛關注,人們普遍認為,在當前中國的政治語彙中,「嚴重違紀違法」通常是腐敗的代名詞,與薄熙來,徐才厚,周永康一樣,他既是中共黨內派系鬥爭的犧牲品,也是證據確鑿的經濟犯罪分子,筆者認為,不能因為權斗的派系色彩而否定習王反腐「打老虎」的必要性和公正性,世界各國和各個政黨都有派系和內鬥,但反腐倡廉卻永遠順應老百姓的期待,連民主政治的台灣都查處了民進黨的總統陳水扁,何況制度性的中共官場,故此,對周本順的被抓捕,筆者給予肯定,由於河北是京畿重地,周本順非等閑之輩,習王再下一城,表明在與江澤民,曾慶紅的決戰中,他們已穩當地控制了局勢,正逼近最後的勝利。

雖然,周本順不是中南海的核心決策人物,但他因緊跟周永康,並長期在市,省中央級的公檢法領域工作,培植了一大批親信,成為周薄徐政變集團的重要成員,他所起的作用不可低估,消息人士說,今年62歲的周本順原籍湖南,加入共產黨時只有18歲。1995年,周本順出任中共湖南邵陽市委書記,後來進入公安政法系統。2000年11月起,周本順兼任湖南公安廳長,2001年11月起兼任湖南政法委書記,2003年11月起兼任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

由於中共的官僚體制的特點,政法委意味著黨管司法,而10年「政法王」周永康要貫徹自己干預司法的思想,必得依靠像周本順這樣的死心踏地為其服務的人,所以,周本順2008年3月擔任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副主任,中央政法委員會秘書長以來,干盡了壞事,由於頂頭上司是周永康,他無所顧忌,製造了無數冤假錯案,激化了中國社會矛盾,而高壓維穩又給他們貪污受賄創造了條件,因此,他的問題有兩方面,一是行賄受賄買官賣官,污染官場風氣,二是徇私枉法,製造冤假錯案,在處理薄周徐時,習王暫時沒動他,可能是一時辦案人手不足,把他調離京城和政法系可能是緩兵之計。

海外媒體報導說,周本順2013年調任河北省委書記。他是中共十八大後開始的反腐運動中落馬的河北省第三位省部級官員,前兩位分別是前河北省委常委、秘書長景春華和前河北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梁濱。至此,周永康在中石油、國土資源部、四川省、公安部和政法委的6名秘書全部落馬。在周本順之前,海南省副省長冀文林、中油國際黨委書記沈定成、四川文聯主席郭永祥、中石油副總經理李華林和四川政協主席李崇禧都已出事下台。根據一些不能確定的傳聞,周本順曾經參與掩蓋2012年3月令計劃之子車禍死亡事件。但官媒在有關「走過場」式地報導公審周永康案件時並未提及此事。

毫無疑問,沒有公正而嚴厲地重判周永康,是權力內鬥的尷尬結果,但這並不意味著周本順就可以成為漏網之魚,習近平和王歧山按部就班地走程序,一方面有限地抵消了江派有關反腐指向性的非議,一方面也給對立派重整旗鼓和反攻倒算提供了喘息之際,今年上半年,各派力量都在積蓄力量和炮彈,準備在今年的北戴河會議上「亮劍」。近日,「河北幫主」周本順則成了殺出過河的馬前卒,可靠的消息來源說,他領導下的河北幫炮製了一份《河北政情通報》,在河北政界和社會各界廣為流傳,一石激起千層浪,震驚了中南海。據說,這份通報得到了「太上皇」江澤民和「慶親王」曾慶紅的高度重視,擬將這份政情通報作為在北戴河會議上向習王發出進攻的重要「政治核彈」,但與其對立的河北其他官員則稱之為「政治臭蛋」。周本順被抓,這顆「政治臭蛋」被引為笑柄。

可靠的消息來源說,「河北幫」主要成員為:周本順、梁濱、景春華和張越(他們均為省委常委),北京的背景人物為馬建、王其江(近期已被調離中政委常務副秘書長之位)、周永康,「太上皇」和「慶親王」,金融界背景為戴相龍,郭文貴,車峰,曾偉等人,這個貪腐「大老虎」的利益集團官商勾結,盤根錯節,經營多年,實力驚人。他們已成為目前阻撓改革的最大障礙,雖然,有的已落馬,有的已流亡,有的已被抓捕,但總根源還在,「太上皇」江澤民還想東山再起,所以,周本順還不甘心順從,他要集結反對習王的中共黨內各派力量,進行一場反攻倒算。

北京新聞界消息人士透露,在「河北幫」在周本順「幫主」的帶領下,各省市遭到反腐整肅的一些官員,通過各種方式秘密聯繫,訂立攻守同盟,一方面消極怠工,故意搞事,牽扯對立派的精力;一方面整理「黑材料」,準備在北戴河會議上發難,攪局,拉習王下馬,他們對習近平和王岐山陽奉陰違,暗地裡一直在效忠於「太上皇,慶親王集團」。本來習近平對周本順的態度一直處於矛盾狀態,不想在這個時點上於京畿重地大動干戈。

但事與願違。習近平親自到河北開座談會時對河北提出了三點希望:(一)希望河北省委省政府能夠在「京津冀一體化」的戰略上有所作為;(二)儘快清理已經是烏煙瘴氣的河北官場,特別是河北的「公檢法」系統。由於冤假錯案不斷,導致官民矛盾激化,甚至成為威脅北京的定時炸彈;聶樹斌案安排在河北省高法重審就凝結著習的願望,但周本順一直在干預和拖延;(三)對河北的污染企業進行重點整治,減輕北京霧霾的壓力。可是,河北的領導班子在周本順的慫恿下,常委級的高官早成了沒頭的蒼蠅,四處亂撞,公事辦得像一團亂麻,他們都無心進行正常的工作,各打自保的小算盤。

消息人士說,現任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張越根本無心工作,上班就是三件事:(1)無精打采地應付下級;(2)絞盡腦汁千方百計地為其以前辦得諸多「人情案」擦屁股;(3)多半時間跑回北京找關係,請客送禮,行賄受賄,向「太上皇集團」通風報信,繼續結黨營私以圖逃脫法律的制裁。(4)找情婦鬼混,期求感官刺激和精神解脫。

因此,「河北幫」在周本順「幫主」的帶領下,不但沒有洗心革面、悔過自新,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回應上級的觀察。恰恰相反,在被查處的前半年,居然還秘密起草了一份《河北政情通報》由張越直接呈送給「慶親王」,並進而轉呈「太上皇」。這份絕密報告主要內容是:(1)就河北而言,反腐已經走上邪路,變成了二次文革。反腐擴大化,冤枉了很多官員,造成官不聊生,大家無心工作,互相推諉不作為,政府職能部門其實已處於癱瘓和半癱瘓狀態;(2)發腐導致河北省經濟嚴重下滑,從而使下崗待業人數激增,社會矛盾迅速激化;(3)習近平、王岐山反腐只是為了清除異己,打擊政敵,反腐已經政治化;(4)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將經濟問題和社會矛盾的責任推脫下移,造成地方和中央的嚴重對立;(5)習近平,李克強,王岐山把目前的諸多問題推到前幾屆主要領導頭上,認為是他們(鄧、江、胡)幾代吃了「肥肉」,「硬骨頭」留到了現在。這份綱領性,指向性明確的的文字總結說,是習王在有意製造幾代領導人的對立,撕裂了黨內團結,應當承擔責任。

消息人士說,這份《河北政情通報》是由周本順授意,張越一手操辦,組織人力撰寫的。他把所有責任和問題全部歸咎於中央,推到了習王反腐的頭上,應和了「太上皇」和「慶親王」的口味,他們看到這份報告後,如獲至寶,認為是北戴河會議向習近平、王岐山發難的一顆「重型核彈」,威力無比。他們認為《河北政情通報》所反映的問題帶有普遍性,具有典型意義,一旦拿到會上便會引起共鳴,對習王群起攻之,大獲全勝,但是,提前外泄的這份綱領性文字,卻幾乎同時擺上習近平和江澤民的案頭。

據說,「太上皇」看了這個通報後十分震怒,說習王反腐已經走上邪路,他們代表不了黨和人民的意志,應立即下台。「太上皇」和「慶親王」認為,在全國,只有河北的周本順能夠在「黑雲壓城」的嚴峻形勢面前,敢於站出來發表反對意見,並立志決戰,非常難得。因此「慶親王」親自出面,多次表示保護和支持周本順,張越等人。「慶親王」甚至認為,周本順、張越等河北班子成員政治覺悟高,旗幟鮮明,鬥爭性強,為黨和人民做出了重要貢獻。

但河北另一些對立派認為,「太上皇」、「慶親王」、周本順和張越等人,是顛倒黑白,混淆視聽,他們受到反貪的整肅企圖瞞天過海,居然把「反腐」說成是「違背黨和人民的意志」,根本站不住腳,因為反腐打老虎,順應了廣泛的民意,中國老百姓不在乎哪個派繫上台,只重視政府廉潔和經濟民生;而海外對習王反腐的指向性多有批評,竟然得到「太上皇」,「慶親王」和周本順等人的認同,據傳,海外有消息說,習近平,王歧山因反腐而有可能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但「太上皇」對此嗤之以鼻,認為習近平、王岐山是「國內國際的麻煩製造者」,「獲獎」簡直是無稽之談。第一次,曾指責海外敵對勢力的「太上皇」和「慶親王」和「敵對勢力」站成了一排。

現在,由於大規模抓捕律師和嚴控言論,使海外與論對習近平批評聲音增大,但自從薄熙來事件後,不斷有「大老虎」落馬,把中國反腐運動推向一個又一個高潮,這在中共歷史上是空前的,在世界各國是絕無僅有的,對此,人們還是充分肯定和充滿期待的,儘管還沒動「太上皇」和「慶親王」,但周本順的被抓,說明習近平,王岐山沒有絲毫妥協,「河北幫」炮製「政治核彈」變「臭彈」,已揭示了後台的面紗,下一步,貪腐的總根子,不拔也無法向世人交待,假如抓捕了江澤民和曾慶紅,中國的政局就將大變,也許目前有一些自相矛盾的動作是權宜之計,習近平、王岐山引領的反腐大業,會為下一步政改鋪路,必將在中國引發影響世界的大變革。如果習近平學習蔣經國,我相信他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可能性就很大。

2015年7月28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