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玉喜:獨霸東陽黑老大「搶劫」多少富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4年12月27日中午,浙江「廣廈集團」董事局榮譽主席、實際控制人樓忠福搭乘廣州飛往杭州航班在蕭山機場落地。空姐拉上頭等艙門帘,請經濟艙旅客稍等5分鐘。樓忠福在廊橋下被帶走。隨後樓忠福在機場被中紀委帶走消息被媒體曝光(2015年7月27日中國經濟周刊)。

此前,樓忠福在廣州發表激情洋溢演講,「老婆、老總都是搶來的」,「該搶則搶」的「爭搶」理論。這是樓忠福公開發表的「爭搶」理論。樓忠福的發家過程就是通過勾結政府、政法官員大肆公開「搶劫」過程。而樓忠福「搶劫」不是一般意義的「搶劫」,而是通大肆公開地「搶劫」富豪!

轟動海內外的東陽集資詐騙案當事女富豪吳英,被浙江高院以非法集資7.7億餘元,實際騙取3.8億餘元,判處吳英死刑。吳英借債4億多元債權人林衛平講吳英就是和他做生意,從不認為吳英騙他。若是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何必投資100多處拿不走的房產?有吳英這樣騙人的嗎?吳英案律師經詳細調查吳英總資產大於負債;借錢沒有歸還就是詐騙嗎?

2006年前後,吳英在東陽竄紅;樓忠華暗示吳英上交2000萬元保護費被拒;這為樓家所不忍。正是「以黑起家」的樓忠福操縱了吳英案;樓忠華以450萬拿下本色酒店;轉手以780萬賣出。在東陽誰都知道樓家與吳英案有關。樓忠福家族製造吳英案究竟搶劫多少財富,人們一時無法估量!樓忠福弟弟樓忠華霸道、貪婪、不擇手段,涉黑,打砸搶都來,樓忠華是東陽最大黑惡勢力。東陽很多人恨樓家的「強取豪奪」,傷害了多數人基於公平正義而生的基本情感。有消息稱浙江原組織部長斯鑫良或深度介入吳英案;背後當然更有令計劃家族了!小女子吳英豈是如此腐敗高官和黑社會勢力相互勾結的對手?

2006年到2007年廣廈資金荒,廣廈調入數億民間資金做「頭寸」形成惡性循環。債權人吳堅憑藉廣廈公章欠條,對追債訴訟充滿信心。吳堅通過到銀行系統舉報向媒體曝光等方式,給廣廈施加壓力。吳堅的追討惹惱了樓忠福。2010年2月,杭州西湖警方以涉嫌詐騙將吳堅刑拘,吳堅四位親朋被抓。2011年底,吳堅被以行賄、虛假出資等四罪判刑9年零6月。吳堅之弟至今逃亡在外;債權官司中止至今。樓忠福就是這樣任意操縱司法「搶劫」!

2000年前,義烏一房地產公司重金做「江南生態園」項目方案,後該項目遇到巨大阻礙。在相關領導授意下,廣廈集團以39億元成功摘牌。義烏商界流傳,廣廈集團掛牌後一筆20餘億元錢款返給廣廈集團,這是義烏市政府對廣廈集團作出連本帶息補償。顯然,這是樓忠福操縱地方政府逼迫原公司退出,讓樓忠福實現「空手逃白狼」。

出生浙江東陽周仲明從事建築、裝璜工程。2009年5月掛靠廣廈集團東陽三建,承攬安徽宣城公安指揮中心項目裝璜工程。因覬覦利益,在未與周仲明辦理任何手續情況下,一手遮天樓正文指揮人強行闖入工地霸佔周仲明2000萬資產。周仲明踏上漫長討債路。在東陽、金華兩級法院密切配合下,將周仲明製造成「罪犯」羈押。周仲明因維權遭到樓正文的打手圍毆導致眼睛打殘。對此,中國著名律師周澤發布博文稱《浙江廣廈「辦法院」,誰與其打官司能贏?》東陽樓氏家族就是這樣公開毫無顧忌地大肆「掠奪」!

以上四例前三例見於媒體公開報道,後一例見於中國著名律師周澤的博文。樓忠福大肆「掠奪」富豪未被公開的更不知有多少?樓忠福看中的地塊,很少有人敢去參與競拍。樓忠福的廣廈集團能以很低的價格投得地塊;廣廈集團發家是靠從東陽低價拿了大量土地打下基礎。浙江「廣廈集團」的發展過程就是大肆掠奪財富過程。他們如四川黑社會大佬劉漢一樣,依靠地方政府官員並操縱公安、司法人員對一些富豪進行大肆掠奪,從而大肆聚斂社會財富。

樓忠福敢於公開大肆掠奪是因為背後有強大靠山。樓忠福重金鋪路,步步攀附權貴織就龐大政商關係網,其政界資源由縣級東陽市、金華市,樓忠福通過浙江省委組織部長斯鑫良鞏固樓家權勢。此後延伸至省外,直至攀上令氏家族。權和勢、紅與黑貫穿樓忠福事業發展30年,最終成為東陽的「黑老大」。樓忠福在多年的商業開拓中依仗與令家的不正當關係,從而成為為所欲為「獨霸東陽」的惡霸!東陽樓氏家族絲毫不比四川黑社會大佬劉漢遜色!

當遠在北京和山西的令氏家族成員相繼出事,浙江省政協副主席斯鑫良落馬後,浙江省官場對樓忠福案依然諱莫如深。人們知道樓忠福勢力仍然非常大;東陽人至今仍不敢公開談論控訴樓家種種「惡行」。東陽樓氏家族至今何以依然讓人「談虎色變」?說道底是東陽、金華包括眾多公安、司法權勢者為樓氏家族腐蝕,積極充當樓氏家族爪牙、鷹犬。如今樓氏家族和他的後台已一起走向覆滅,那些充當樓氏家族爪牙、鷹犬的官員權勢者是不是該徹底清算了?現實中多少事「因果循環」,依附樓氏家族的爪牙、鷹犬們怎麼就想不到「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這一天?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