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河北官場繼續地震,張越自殺未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可靠的消息來源說,繼周本順被「雙規」之後,河北官場的餘震不斷,「政法王」張越岌岌可危,他多次被王歧山主導的中紀委人員帶走問話,並曾趁機自殺未遂,目前被軟禁在河北省一家醫院裡,他多年培植的遍布公檢法司的大批死黨都紛紛消毀證據,恐嚇證人,四處躲藏,訂立攻守同盟,企圖逃避法律制裁,並通過家屬親友,尤其是前往美國,澳洲,加拿大等留學的子女,把不義之財轉移海外,同時,他們借助所謂的全省嚴打「黑惡勢力」的運動,轉移廉政風暴的視線,牽扯王歧山的精力,以便混水摸魚,自救脫身。

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是緊緊追隨周永康的任職多年的「小政法王」,稱其為「小」,是較之不久前被判刑入獄的周永康而言,但對京畿重地河北來說,他多年操控公檢法司等重要領域,也權勢相當大,他培植了從上到下的一大批死黨,這些人在周永康的「保護傘」籠罩下,徇私枉法,行賄受賄,徵地拆遷,強買強賣,幹盡了喪天害理的壞事,雙手沾滿人民的鮮血,他們把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戒毒所,都變成權錢交易的創收基地,斂財無數,張越得大頭,下級得小頭,已形成「枉法追訴一條龍」,「一切向錢看」的黑色產業鏈,張越的這一「金鏈」正被王歧山阻斷,而他數十億元的非法所得成了絞死他的繩索。
據河北省的官媒報導,7月30日,「全省政法部門將進一步強化打黑除惡工作措施,創新技戰法,完善新機制,堅持露頭就打,用強大的嚴打高壓態勢,穩、准、狠地打擊黑惡犯罪。」這是記者從7月30日省委政法委召開的全省打黑除惡工作會議上獲悉的信息。會議總結了2014年以來我省打黑除惡工作情況。去年至今,全省各級公安機關共打掉黑惡痞霸犯罪團夥2,853個,其中黑社會性質組織14個,涉惡團夥438個;全省各級檢察機關共提起公訴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件7起,96人;全省各級法院一審共審結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14件,依法判決166人。政法機關對黑惡犯罪的嚴厲打擊,有效淨化了全省經濟社會發展環境,維護了社會大局穩定。
這篇官樣文章看似描繪當地的一場「打黑運動」,實際上展示了官場地震後,盤踞在政法系統的一些官員的恐慌情緒,所謂的「黑惡勢力」之所以猖獗,就是因為他們的「保護傘」不是別人,恰恰是政法委書記張越。多年來,他一方面培植這些「黑惡勢力」不擇手段地為自己搶錢買官,斂財行賄;一方面假裝公正無私,嚴於執法,動輒大張旗鼓地「打黑」,為自己臉上貼金,如同薄熙來2010年在重慶表演的那樣,所以,運動不斷,越打越黑,越打越亂,河北省的群眾說,不是「黑社會」,而是「社會黑」,「黑」就「黑」在政法王張越,就是最紅的「黑老大」,人們讀過有關張越與奸商郭文貴,同僚李承先,馬建,高輝,孟會青等人的貪腐故事,就一目瞭然了。

儘管官媒謊話連篇,但還是透露了關鍵的一點,佐證了信息來源的準確:會上,省公安廳、省法院、省檢察院、司法廳的負責同志分別就本系統打黑除惡工作開展情況和下步部署做了發言。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越委託,省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王立山就今年打黑除惡工作作了重要部署。會議由省委政法委副書記崔紅星主持。原本如此重要的會議,張越沒有理由不露面,他算個什麼官還要委託一個副書記講話?答案很清楚,雖然,張越在7月4日還專程趕赴邢台,看望慰問市公安局的民警高云升,但隨後他已被中紀委控制,失去了自由,但在走完黨紀程序之前,官媒小記有紀律,不能公開報導,於是,尷尬的會議一幕上演了。但我認為,複雜的問題不在這裡,不在人事調整,對王歧山來說,下級官員抵制他的辦法太多了,多得他已昏昏然。

請看官媒的進一步報導:會議指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依然處於活躍期、多發期,黑惡犯罪與「黃、賭、毒、槍」等多種違法犯罪相互交織的情況愈來愈突出,危害性、複雜性更為嚴重,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行為,逐步向政治、經濟、社會領域特別是基層組織滲透延伸的情況愈來愈突出。對此,我要問,真的河北省的「黑惡勢力」才開始向基層組織進軍嗎?鬼才相信呢。其實,在周永康與張越上下連手的時代,上述指控的一切都早已完成。之所以現在大肆渲染,是警告「老王」,你不要再整了,再整下去,我們不幹了。你要打擊「黑惡勢力」,就沒專政工具了,社會就亂啦。因為公檢司不是商場,酒店,工廠,它是獨家經營的,你抓了周永康,張越,還是離不開這幫「黑哥們」。或者叫「紅哥們」。當代社會,原來紅與黑是一家。

河北省「政法王」下屬的官員對付王歧山,自有絕招,他們煞有介事地要求重點關注四個領域:一是重點關注農村基層政權領域,繼續深化農村打黑除惡滅霸掃痞專項行動,嚴厲打擊破壞農村「兩委」正常工作,橫行鄉里、干擾村務,侵害群眾利益、欺壓殘害百姓,為非作惡的鄉霸、村霸等農村黑惡勢力。二是重點關注經濟建設領域,嚴厲打擊盤踞在徵地拆遷、房產開發、礦產開採等領域的黑惡勢力,以及插手國家和省重點項目建設,非法強攬工程、壟斷原材料供應、干擾阻撓施工建設等破壞經濟和發展環境的黑惡勢力。三是重點關注民生領域,嚴厲打擊各類強占農貿市場、壟斷客運物流,欺行霸市、強迫交易、敲詐勒索、聚眾滋擾的行霸、市霸、樓霸、沙霸,以及非法放貸、暴力討債、「醫鬧」等密切關乎民生的黑惡痞霸分子。四是重點關注特殊場所領域,打擊發生在餐飲娛樂場所的強迫組織賣淫、開設賭場、販賣毒品、收取保護費、「漂白」洗錢、販賣持有槍支等違法犯罪。對此,我要問,多年來這些領域哪一個不和張越有關,連北京的盤古七星級酒店,都成了張越,原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和不法奸商郭文貴等人貪污受賄,敲詐勒索,專門研究和拿捏,操控男官「睾丸」的場所,連河北省承德市公安局,都成了張越,馬建和郭文貴徇私枉法,巧取豪奪他人財產和密謀黑案的自家後院,何談四個領域的「打黑」?

無疑地,在拿下周本順之後,劍指張越,反腐的大方向是對的,不徹底清算張越多年的罪行,不查清他的徇私枉法,貪污受賄問題,不把他繩之以法,重判入獄,不平反他製造的遍布河北的無數起冤假錯案,河北省的民心就不順,司法就沒有公正性,經濟就不能大發展,但是,抓捕張越應是剷除司法腐敗土壤的開始,制度建設比官員更替更重要,一方面張越的黨羽太多,不可能全部抓捕,那樣,公檢法就沒辦法運作了;二是取代張越的官員,無有效的監督和制約,也會穿新鞋走老路,重複張越的腐敗故事,一陣風過後一切照舊,因此,習近平,王歧山反腐打老虎永無止境,任重而道遠。

2015年8月9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