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檢委副主任被害死 妻子控告江澤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08月17日訊】據明慧網報導,今年七十三歲的河南省南陽市趙文秀女士於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向最高檢察院郵寄訴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

趙文秀和丈夫張全德修煉法輪功,遭江澤民集團迫害。張全德被迫害致死,趙文秀被多次非法關押。

張全德,男,享年六十七歲,原南陽市臥龍區委機關黨委副書記兼紀檢委副主任。

以下是趙文秀在訴狀中提供的事實:

由於我體弱多病,一九九六年十月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煉功後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我學大法有很多字不認識,經常問我丈夫張全德,問的次數多了,他對大法也有了初步的認識,覺得法輪功確實好,他很支持我。

一九九八年他突然得了腦血栓,全身不會動,我就給他播放我師父的講法錄音,他聽了一遍,一個星期就能下床活動了,因此他也開始學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大法讓他很快恢復了健康,身心受益。退休後,區委機關經常打電話,通知去報銷醫藥費,他說:「我煉法輪功後,就沒吃過藥,我現在沒有病了。」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對法輪功開始公開的瘋狂迫害,我家平靜祥和的生活被徹底破壞了。張全德因不放棄修煉,堅定信仰「真、善、忍」,不斷遭到警察的騷擾與迫害。十六大期間,南陽臥龍公安分局、車站路派出所惡警幾乎天天來我家騷擾,使我們的家庭晝夜不得安寧。

二零零一年臘月十五日晚上,張全德被南陽市車站派出所警察帶走,在關押到第二天,又被送到方成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後又被轉送到南陽市第一看守所。子女們為了他爸能早日出獄,到處托關係找人活動,共花了一萬多元錢,關押了六十四天才被放回。

丈夫張全德被放出來時,身上長了一身的癩癬,已經不能動了。此後在家,車站派出所警察經常來家裏騷擾,特別是十六大前後,警察天天來。張全德在家,承受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身體一直沒有恢復過來。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五日中午,又被臥龍分局的惡警帶走,仍舊逼迫他放棄修煉法輪功,讓他罵大法,罵師父。我丈夫張全德說:「我煉法輪功,有一個好身體,師父讓我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處處事事考慮別人,哪錯了?我的黨齡比你們年齡都大,我為共產黨工作一輩子,甚麼好,甚麼壞我自己清楚,法輪大法就是好!」當晚臥龍分局又威脅家屬,要再送往看守所,子女無奈,又被勒索去二千元錢,才放回來。

由於南陽臥龍公安分局的多次騷擾與非法關押迫害,張全德於二零零三年農曆四月初,突然昏迷倒地,就近送入南陽市衛校醫院搶救,半個月每天三千多元的醫藥費,因為住的醫院與單位報銷不對口,不給報銷藥費,花了六萬多元,家裏沒錢了,十六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七歲。

江澤民集團對我的迫害事實經過: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我的心像碎了一樣,我去煉功的地方轉了一圈又一圈,我決定去北京上訪,告訴中央領導: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師父是清白的!

二零零零年十月,去天安門被抓,送到海澱區監獄,又轉到昌平監獄非法關押五天,因為我吐血,警察說我有傳染病,把我放出來了。我又去上訪,又把我關起來了,給我戴上手銬,讓我靠牆站著,站了兩天兩夜,我就暈倒了,又關我三天才把我放了。回到家,警察經常到家擾亂,無奈我和丈夫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剛回到家我丈夫就被抓走了。警察一次次的抓捕,奪去了我丈夫的健康身體,奪去了我丈夫的生命。

二零一四年,我去街上講大法的美好和我身心受益的情況,被警察抓捕,被南陽市光武路派出所關押一天,有個警察說:「你們這麼大年紀不在家呆著,出來幹啥?共產黨就得槍斃你們。」兒子聽說後買好煙送給他們,才把我放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