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平:習近平閱兵,李長春玩起「高射炮」?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9月3日,全球媒體聚焦習近平北京大閱兵。出乎很多人的預料之外,原中共領導人悉數到場助陣。從媒體披露的一些照片看出,中共第16和17屆政治局常委,曾分管文宣系統的李長春顯得有點另類。他不僅西裝革履,心寬體胖的樣子,而且還拿起一架長鏡頭的照相機,不時地拍照,由於體積較大,有點像「高射炮」,這與其他常委比較,好不休閑,再加上緊挨他的「政法王」之一的羅乾的酷吏形象反襯,越顯滋潤。但筆者認為,如果讀者和觀眾被這一細節迷惑,就徹底地上當了,誰認為他很休閑,難免被他的假象遮眼迷失,就中了他的高射炮彈,其實,他這一「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舉止,恰恰盡顯處境的不妙和詭異,更難逃老習及其他政敵的銳眼。

因為李長春是大連人,以前他擔任過遼寧省委書記,又因其大秘張某為筆者青年時代文友,故對其比較熟悉。公平地講,老李為官一方,在瀋陽時還幹了不少好事,實事,普通老百姓對他既有一些正面的肯定和表揚,也有不少非議和批評。但由於筆者接觸他身邊的人較多,知其詳情不能說是入木三分,也非皮毛。總的看來,依他的品質能力,當個市長還可以,再高了確實累了他,而中共官場的「拍馬屁」上升規則,成就了他。真的沒想到,他竟能分管文化宣傳工作,稱其是「意識形態王」,並不為過;更出人意料的是,與筆者在大連城鄉曾有過多年時間密集交往的「文學青年」張某曾任其大秘,從廣東直到北京,非舊事所能比擬。因此,細看這一張李長春手持「高射炮」登上天安門的照片,不僅啞然失笑。狡猾的老李,你糊弄別人行,玩我這個老鄉就錯了。你的「高射炮」,是拿給習近平和王歧山看的,也是給「傻子觀眾」看的,它不過是一件騙人的道具而已,如同2007年12月之後,他三次赴重慶與薄熙來暗渡陳倉一樣,老李的雕蟲小技又失算了。

李長春做出如此誇張的動作,故意擺弄他的「高射炮」,其目的是告訴他人,雖然,我是江澤民派系的大將,薄熙來的盟友,但我退休之後,從來不幹政,我只玩攝影,就像李嵐清搞篆刻一樣,不要把我劃入「人走茶不涼」那種人,我不是《人民日報》影射的人之一,尤其是六親不認「打老虎」的王歧山別把利劍對準我。但是,這種欲蓋彌彰的手法,欺騙不了知情者和明察秋毫的政治觀察家。毫無疑問,他的這一舉動恰好佐證了海外媒體對其的猜測和議論,一是他政治上不可靠,政治操守有問題。當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徇私枉法之時,經歷過瀋陽「文革動亂」的李長春,沒有阻止和奉勸「薄騙子」,而是多次前往山城捧臭腳。可能他們私下也有骯髒的交易,只不過被「王立軍事件」所擱淺。也就是說,李長春帶著江澤民的使命,曾去重慶告知「薄騙子」,他驚天動地大膽地干,就可能改變初步形成的由習接班的政治格局。換句話說,如果薄上去了,老李一定是晚年幸福安康,子女富貴榮華,他全然不在乎「二次文革」給重慶經濟和人民帶來的巨大災難。

為了一己之私之利,就可能拋棄人民福祉,這一點適合於李長春,誰都知道他的家人貪腐嚴重,他的兄長在大連與某地產商的老闆富某關係密切,其利用大連建委領導的人脈和權勢,低價拿地,高價出手,賺成億萬富豪,老百姓卻成了「房奴」,他的家人也都肥得流油。他主管意識形態時,對文宣的掌控也相當保守和嚴厲。回憶與其「大秘」張某的交往,也看出李的用人標準和德性,我與張某曾是共同愛好文學的青春時代的知青密友,相識於1974年。筆者與其到新金縣皮口鎮遊覽,一同走過碼頭棧橋,吟詩作賦,遠望海心小島「牛眼坨子」,曾立志奮鬥互助。我們當場口佔四句七言詩,他的前兩句我忘了,但我的後兩句至今銘記在懷:迎風指點牛眼島,三山五水化塵埃。可見筆者時值20歲,已有壯志情懷。總之,從70年代他隨從行醫的父親下鄉,到擔任大連市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我們都沒有中斷交往。他當大連市委書記曹伯純的助手時,我任香港《文匯報》駐東北辦高級記者,也曾全力幫助他。按道理說,像我們這樣的好朋友,2006年筆者獄中獲釋後,曾向其求助,應得到善意回應,但其竭力迴避,生怕得罪薄熙來,影響自己的政治前程。他時任中共遼寧省委常委兼宣傳部長,視我形同路人,遠不如時任《遼寧日報》記者的劉尊利。可見,李長春能選用他這樣無情無義的人足證,他自己也是一個類似的官員。的確,人們常說,有了官性,黨性,就沒了人性,人情。不知道今天登上天安門,舉起「高射炮」的李長春,是否能從自己的鏡頭裡看到靈魂之惡,連一個自己知青舊友都不願幫助的官員,能否為人民服務,就可想而知了。

如今,感謝蒼天有眼,筆者在有生之年親眼看到徇私枉法的「薄騙子」垮台,也目擊了中共官場的眾生相,更認清了自己的渺小和幼稚。在我的想像中,象李長春這樣親身感受過文革「10年動亂」的人,應當在2011年到重慶,嚴厲批評他「唱紅打黑」,搞「二次文革」的惡行,因為「紅」是人民的血,「黑」是「薄騙子」的心。那時可能他不願聽,但卻是真的幫助薄,李長春反倒去吹捧他,結果把他害慘了。他的大秘張某也是如此,他原本追隨薄熙來的政敵「曹小個子」,但他深知薄的手段險惡,故意迴避舊友,不願拔一毛而利朋友進而利天下。由於他曾在廣東和遼寧官場任新聞文化官多年,動動「小指頭」,就能把筆者留在國內文化新聞界工作,使剛出獄的舊友,免於貧困與孤獨,但張某選擇了一種前程,就像詩句中的「三山五水化塵埃」一樣。

儘管習王把他安排到天安門閱兵,也沒減輕李長春心靈的恐懼,因為只有他和大秘知道他們以往的仕途上,深藏了多少罪惡的腳印。單就河南愛滋村來說,受害的老百姓到死都不能釋懷。而且,他離開河南時,古董字畫和金銀財寶拉走了5個火車皮,見證者至今尚在,可能他領略了王歧山的用意,叫他站在前紀委書記吳官正的左邊,而國人歷來「右」為尊,大概是提醒他「利劍高懸」,你別以為退休之後就完事了。你幫薄熙來吹喇叭抬轎子,餘音還繞樑呢,你還貪腐嚴重,抱著金磚銀磚呢,大秘也不是好鳥,也許都是下一個「大老虎」,「小蝦米」。因此,李長春精心策划了這個小伎倆,為了是迷惑習王。從媒體發表的照片看出,李長春認真地舉起「高射炮」,對準了受檢流汗的官兵,這與以前他出入社交場合,記者們「掃射」他正好相反。這有點樂趣,也有點嘲諷,但他千萬別忘了,不論裝得多麼悠閑,多麼惟妙惟肖,但只要貪污受賄了,就永遠在「老王」的射程之內。

2015年9月4日於多倫多大學

文章來源:自由亞洲電台(略有刪減)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