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全面放開二孩與養老及勞動力供給有何關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0月29日,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公佈。公報提了七要點, 「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出台被列為「第一要點」。

「全面放開二孩」,意在安撫民心

公報稱,為了應對老齡化危機(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10.1%),中國將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

將「二孩政策」做為第一要點,主要作用就是安撫民心。當經濟頹勢無法可挽之時,情急生智,生造一個亮點,打造民心工程。

這一政策有沒有安撫民心的作用?應該說有,但是有限。因為這一政策的真正的受益者是城市居民中黨政事業機關的中低階公職人員與企業白領。這些人受限於計劃生育政策的罰則,擔心失去工作,交不起巨額的社會撫養費,因而只能自我約束,只生一個孩子。

中國農村地區大多數是二胎甚至多胎。農村地區其實早就實行了第一個孩子是女兒可生第二胎的政策。但實際上不少農村人口第一個生的是兒子,也用繳納罰款的形式生了第二個、第三個甚至更多。國內媒體報導凡涉及農村貧困生,一般都是多子女家庭。但象四川省遂寧市蓬南鎮三台村村民何洪那樣,17年間生育11個孩子,未交超生罰款且有10個上了戶口,也屬少見現象。

中高級官員當中,其實有不少人早就通過情人實現多胎化了,但只有在他們倒台後,這類事情才會曝光。其中最著名的「逸事」,就是前中辦主任令計劃那7位長期情婦與5個私生子。富人們因不受陞遷之限,擁有更多的生育自主權。他們或者用錢購買生育權(比如名導張藝謀生為非婚生三個子女交748萬元罰款),或者讓其妻子情人在美國加拿大生育,那孩子生下來就是他國公民,人家根本不稀罕那中國戶口。

只有那些在黨政事業機關、教育機構工作的人,沒敢多生。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的楊支柱因為生了第二胎受罰,本人成了中國有名的超生上訪戶,生活大受影響。如今出台的「全面放開二孩」,算是一種遲來的公平,讓城市人口的主體享有與其他人群同等生育權。

中國養老能夠指望20年後的勞動力嗎?

放開二孩,其主要理由之一就是老齡危機將至,必須增加勞動力的供給。無論是政府還是學者,都言之鑿鑿地將這一條作為首要理由。

這話的謬誤在於兩點:一、現在就算符合政策的中國人加緊生育,成為勞動力也在20年之後。二、現在的養老危機如果真是勞動力短缺,那中國就應該不存在勞動力過剩、就業嚴重不足的問題。但可悲的現實卻是:中國現在勞動力全面過剩,低素質勞動力過剩,高校畢業生(含碩士及以上學歷)找工作困難,外企白領大量失去工作。

中國的失業人口最低估計是3億多(前總理溫家寶曾2010年3月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時公開宣佈:中國失業人口有2億。林毅夫在2015冬季達沃斯論壇透露,中國將失去1.24億人的製造業崗位)。目前中國的勞動年齡人口是9.4億,失業人口達到3億,真實失業率相當於32%。(見本人《反節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國勞動力危機》)

目前中國媒體報導的失業潮遍及外資企業、東莞的出口加工企業、鋼鐵企業、煤炭等資源型企業。據《第一財經日報》近日報導,即使是就業相對穩定的國企,隱形失業現象正在增加,這些風險包括企業招聘需求下降(同比下30%)、部分省市失業風險累積等。

因此,對於中國人來說,要求政府將生育權還給人民,就直接了當地主張,不必要炒作什麼「人口紅利」消失的假問題。如果為解決養老危機,假定依靠二孩政策增加的人口養老,完全是望梅止渴,目前失業這道檻都過不去,指望20年之後長成的勞動力緩解已經出現的養老危機,純粹是自欺欺人。目前中國青年失業現象嚴重,不少人在啃老。指望20年後成長起來的青年一代養老,這就好比對一個在河裡現在被水嗆著快要淹死的人說,不要著急,你就自個在水裡慢慢撐著,只要你想法活下去,將來你兒子大了,房子、車子應有盡有,好日子在後頭。

沒有今天的人,也不會有明天。今天灰暗的社會,明天也注定沒有光明。近幾天流傳中國網絡上的一篇《【紅鎮調查】中國農村後代之殤:從留守兒童到鄉村混混》,說明教育缺失的養育後果是多麼可怕。

計劃生育轉向社會節育的社會條件趨於成熟

美國政府對中國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很歡迎,但希望今後不設限制。美國的人權派們並不瞭解人口及經濟問題,關注的只是人權。但有一點倒是中國政府應該考慮的,那就是將計劃生育轉變為社會節育。簡單說,就是將控制家庭規模的權利還給民眾而不是由政府掌握。
中國曾經實行計劃生育,在當時的社會條件下不能說全無道理。但在實踐過程中,計生部門已經成了一個依靠罰款而自肥的利益集團,強制節育過程中發生了種種不人道的暴行,導致全社會的反感與國際社會的批評。但一些反計生派卻矯枉過正,有意忽視日本、臺灣、香港都曾有過的社會節育運動,有意混淆計劃生育與社會節育的區別,這對中國的未來有害無益。我在《中國的計劃生育應向社會節育轉變》一文中已經介紹過這些經驗,以及由家庭根據自己的撫養能力決定生育數量與家庭規模的必要性。

目前,中國實行社會節育的條件已趨近成熟,至少在城市裡與相對發達的農村地區,人們已經瞭解到撫養成本與孩子的未來有關。

2013年實施「單獨二孩」政策後,符合條件且願意生育的人遠沒有想像的那麼多。在《單獨二孩政策遇冷後 生育政策如何調整》 一文裡,列明2014年北京申請二孩的2.8萬對,只佔單獨一孩家庭的6.3%。亦即絕大多數合條件的家庭未去申請。文章稱,這情況不獨發生在北京,全國情況差不多。

可以說,全面放開二孩政策,實際上是考慮了兩點:一、由於經濟因素(撫養成本),許多有條件生的單獨家庭並不願意多生;二、事實上,除城市公職人員及白領之外的中國人,有二胎生育意願都生了二胎。

上海市婦聯今年3月19日公佈了復旦大學「今後五年上海婦女發展需求」報告的結果:在45歲以下的上海已婚婦女中,僅有15.1%者有生育二孩意願,半數以上者明確表示「一個就夠了,不想要兩個」。養育孩子的經濟成本是女性不願生育二孩的第一位因素。

這項調查再次證明了一個人口學的定理:教育程度高低決定生育意願:「根據調查,教育程度較低者目前二孩生育意願高於教育程度較高者;郊區女性生育二孩的意願高於市區女性。」本科及以上教育程度女性因孩子照看問題而不打算生育二孩的比重逾40%,而外來務工女性多持養兒防老觀念,想生二胎。

以上調查說明,放開二孩政策實施後,因為生育成本及本人生活質量考慮,在中國城市及發達地區也不會出現生育狂潮。至於貧困地區的多生多育,只能依靠人們觀念轉變來調整了。
政府應該做的,就是參考日本、新加坡、臺灣、香港地區的社會節育經驗,通過政策導引而非強制,讓中國的計劃生育成功轉型為社會節育。

由於技術的進步,經濟結構的轉變,許多傳統職業正在消失,社會產出越來越不由人力資本的數量而是由質量(受教育水平與所學專業)決定。中國是個機會稀缺的國度,家境決定孩子的受教育機會的好壞,補習機會的多少,出國留學與就業機會的獲得。父母本身素質高,育兒有利,但其餘的社會條件並不比其他平民有利。

文章來源:美國之音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