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玉喜:23有權有錢罪犯被重新收監「追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因貪污、受賄被判刑17年6月的河南省儲備糧管理中心原書記張傳君、因受賄被判刑13年的河南省交通廳原副廳長李占朝等23人,因不符合監外執行規定均被重新收監(2015年11月4日大河網)。

李占朝因受賄罪於2010年5月,被許昌中院判刑13年。在服刑期因患高血壓三期、腔隙性腦梗塞、2型糖尿病合并周圍神經病變、左眼白內障、冠心病、不穩定心絞痛、左側上頜竇佔位。2013年11月,李占朝被暫予監外執行1年。2012年12月,張傳君因貪污、受賄罪被鶴壁山城區法院判刑17年6月。2013年1月因高血壓3級(極高危)、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心絞痛、心功能二級、腦梗塞被法院決定暫予監外執行。看來李占朝、張傳君這兩官員都是重病纏身,似乎離死期不遠。這難免給人留下多少疑問?

李占朝的腔隙性腦梗塞、糖尿病、冠心病、不穩定心絞痛;張傳君的高血壓3級(極高危)、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心絞痛、腦梗塞。這些病症,似乎隨時被死神接走危重病人?他們真的就病到這樣危重狀態?這一切怎麼就給人一種蓄意渲染的感覺?假如他們的病狀真的達到所描述這樣的危險狀態?檢察機關咋會建議對他們重新收監執行呢?假如他們的病狀沒有到如此危重程度?那麼,又何以被描述得如此危險?他們究竟是有大病還是無大病?讓人費解!

2010年5月,李占朝被判刑入獄時不會沒有體檢,如果有什麼嚴重病症也不會收監?怎麼在監獄3年中就養出了如此之多的富貴病?張傳君於2012年12月被判刑入獄,怎麼就在監獄一月時間養成多少種富貴病?監獄怎麼就成為這些貪官富人滋生富貴病的場所?這真的讓人費解?這些貪官的疾病是否有些蹊蹺,那些病症是否有些危言聳聽?他們怎麼一判刑進了監獄就百病纏身,似乎病入膏肓奄奄一息?至於如此嗎?難道他們的疾病是在監獄集中爆發嗎?

張傳君、李占朝兩廳官在台上威風八面時,怎麼就未傳聞這些官員有什麼大病?我們的社會至於讓這些重病纏身的官員長期佔據政治舞台,這一切可能嗎?既然他們在台上非常健康,那麼,他們的重病是何時得的?

當然,張傳君、李占朝兩廳官在台上時,整天美酒珍饈佳肴,肥吃海喝,整天各種滋補營養品、滋補食品不離口。在這樣的生活環境中,患有高血壓類這樣的病症是有可能的。至於患上4.5種危重病症讓人未免感到詫異?

這些年來,發生在監獄管理中的「以權贖身」、「花錢減刑」現象幾乎是一種常態。顯然,張傳君、李占朝兩廳官的疾病讓人心生疑竇?這背後能無買通監獄管理官員及相關鏈條上的人員?這背後能無多少權錢交易?加入沒有權錢交易?他們的毛病但在短期內不致危及生命,就會被層層關心而監外執行嗎?

鄭州檢察機關在開展對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專項檢察活動中,重點檢察「有權人」、「有錢人」刑罰執行情況。在這些「有權人」、「有錢人」中,就發現23人需要重新收監執行!對於發現23「有權人」、「有錢人」需要重新收監,人們並不奇怪?那麼,當初這些人是怎麼檢查的?這一現象為什麼會屢屢發生在「有權人」、「有錢人」身上?

既然重點檢察「有權人」、「有錢人」刑罰執行情況,就是有針對性的。人們需要追問的是這23「有權人」、「有錢人」究竟和監獄系統哪些人勾結?背後究竟牽扯多少權錢交易?檢察機關在開展對減刑假釋暫予監外執行專項檢察活動中,不能僅停留在表面?多少「有權人」、「有錢人」重新收監不是成績,查處多少「有權人」、「有錢人」和監獄管理官員勾結才是關鍵?不能讓監獄管理官員腐敗繼續潛伏?

文章來源:作者博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