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被拋棄在即 中國必將發生歷史巨變(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5年11月14日訊】(核心提示)中共在政治、經濟都面臨種種危機的關口,北京當局也試圖尋找出路,從習近平會見昂山素姬到最近的「習馬會」等等動作顯示,高層拋棄中共、實現和平轉型已經初露端倪,中國必將發生走向民主的歷史巨變。但中共多年「亡黨亡國」的論調和「中共」與「中國」混淆不清的邏輯,也禁錮了許多人的思想,使體制內的人對中共轉型也產生顧慮和恐懼。

中華民族數千年的歷史證明,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國各行業民眾早已普遍唾棄中共。近日緬甸的民主選舉,與此前東歐劇變後的穩定,已經提供了範本和借鑒。天滅中共是歷史必然,中國社會的前途和命運也將隨著中共的滅亡豁然開朗,中國必將迎來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中共不等於中國

由於黨文化已經紮根中國大陸長達六十多年,深入到了各階層的方方面面,如果某一天我們再也不用向黨宣誓、再也不用稱呼同志、唱黨的歌曲、再也不用說假話標榜偉光正的時候,中國將會是什麼樣子呢?也有許多被中共黨文化灌輸中毒較深的民眾,可能會質疑「沒有了黨,我們怎麼辦?國家怎麼辦?」

這是中共強權政治洗腦教育的結果,大陸民眾被禁錮得只能坐井觀天。當你越來越看到黨的這條路線走入死胡同的時候,其實只需要回頭一看,就會發現「中共不等於中國,沒有共產黨才會有新中國!」。

中華民族這個古老的國家歷經數千年的歷史。每個朝代的興盛與滅亡,其統治者只能代表國家主權地位的王族或政府的興衰變更,而不是代表國家的改變。無論朝代如何更換,偉大的中華民族依然屹立在東方這塊古老的土地上。

中國在世界遙遠神秘的東方,是傳說中神的故鄉,所以有著神州的稱號,這個神的子民自古以來認為她是居世界中心的國度,所以稱為中國。具有悠久歷史的神州大地,從半神文化一路走來,孕育出悠遠綿長而博大而精深的文化。

人是神造的,來自於天,回歸於天,「天人合一」的觀念自古以來就根深蒂固地深植在中國人心中。信神、敬神深植民心,神傳文化也是貫穿中華民族文化的精髓。

秦始皇結束春秋戰國以來長期的紛亂統一了中國,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使用「皇帝」稱號的君主。之後他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這對於中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統一和發展有巨大的影響。

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說:大家都說秦始皇統一中國,沒有人說秦始皇統一秦國,可見中國這個國家概念在秦始皇統一之前就已經存在了。

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外來民族成吉思汗滅了大宋,滿清滅了大明等,他們用武力征服了漢地民族,結果他們都被中國文化同化了。不是外來民族滅了中國,而是外來民族成了中國歷史上的一個朝代,中國歷史上的一個部分。

而今天的中國被外來的共產主義幽靈佔據了,他們只認馬恩列斯為祖宗,利用中國文化卻幹著破壞中華民族傳統的神傳文化,推行血腥暴力和假惡鬥的黨文化。外來的中共打著中國的旗號,黨國不分愚昧百姓,把「中共」和「中國」混淆起來,也動不動就把「亡黨」和「亡國」並列起來。讓追隨中共的人們產生了「亡黨」就是等於「亡國」的錯誤邏輯。

許多中共體制內的人員認識到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也知道了中共不等於中國,紛紛聲明與這樣的邪黨決裂退出中共組織,而使中共已經走向崩潰的邊緣,中共即將面臨解體滅亡,在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即將到來的時候,是否還有許多顧慮一時無法面對?我們來看看前蘇聯和東歐劇變後的穩定與變化。

東歐劇變後的穩定與變化

在1990年前後東歐及中歐的共產主義統治國家,發生民眾推翻共產黨統治的民主運動。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劇變開始。最先在波蘭出現,後來擴展到東德、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前華沙條約組織國家,最後以蘇共亡黨、蘇聯解體告終。阿爾巴尼亞是最後一個結束共產黨執政的東歐國家。

唯獨羅馬尼亞出現了流血事件,是東歐劇變中唯一以流血形式完成的政權更替。羅馬尼亞共產黨總書記齊奧塞斯庫指使警察對居民開槍,造成數人傷亡。該衝突引發大規模反政府的遊行和示威活動,最後推翻了羅馬尼亞共產黨。

其他國家都是用自由選舉,由共產黨和平地移交政權結束,從它們轉型的歷史經驗來看,只要主動的和平轉型,是不會出現動亂和流血的,轉型後的國家實現了民主,其政局都是非常穩定的。

美國馬薩諸塞州立大學經濟學教授大衛•科茨《自上而下的革命》一書中稱,現在關於蘇聯解體的解釋,西方有個主流觀點,它包括兩個方面:第一,計劃經濟是走不通的。早在80年代,蘇聯的計劃經濟就開始崩潰了,所以,蘇聯別無選擇,只有實行市場化和私有化。第二,這是蘇聯人民的選擇。在社會主義國家,一旦給人民真正的民主和自由,人民就會提出廢除社會主義而建立資本主義制度。

轉型後的國家在經濟方面,有過一段時間的過渡,但都平穩的走了過來。中國的媒體和學界談到轉型後的前蘇東地區,也是條件反射般地將它與「亂」、「崩潰」、「動蕩」、「教訓」等負面的詞語聯繫在一起,以至於很多中國人對共產主義體制「轉型」產生了害怕和批判態度。

據經濟學家稱,在俄羅斯轉型後的這二十幾年,也經歷過一段經濟轉型的過渡期,所受的損失是很大的,特別是金融危機期間原油價格下跌,導致俄羅斯經濟遭受重挫,人均GDP衰減20%。雖然中國經濟改革人均GDP有很大上升。但是,很少人知道的真相是,俄羅斯即使在最低點時也沒有低於過中國。

事實上,大多數劇變後的國家,民主的政治轉型都取得了成功,但經濟方面的改革,強大的工會力量和民主的討價還價過程,使得多數中東歐國家改革進程放緩。二十幾年改革下來,多數中東歐國家沒有改成傳統意義上的「資本主義國家」,反倒是改成了「福利國家」。

相比之下,沒有進行政治改革的中共,卻大張旗鼓的搞起經濟改革,中共各地政府往往是招商引資的後台老闆,一個市長或者廠長,一拍大腿就可以賣掉一個企業、產業或土地的做法,反倒顯得更「資本主義」,而中共的政治改革沒有跟上,使中國經濟陷入了權貴資產階級的死胡同。中國經濟如果要擺脫困境實現良性循環的話,唯一的出露就是進行政治體制改革,拋棄中共

大陸第一個沒有黨的烏坎村

緬甸成功的進行了民主選舉,而中國人民的文化素質和接受外來信息等方面普遍比緬甸高,中國人民的民主意識難道就真的不如緬甸嗎?其實并非如此。在1989年中國發生六四民主運動後,緊接著東歐國家紛紛出現了解體共產黨政權的運動,中國的學生遭受了中共的暴力屠殺和鎮壓,他們卻是推動這場世界民主運動的先驅。

近年,在中國無論是鄉村還是工廠;從學生還是中產階級,各行業民眾一直就在不斷地與中共要人權、要民主,民與黨的矛盾越來越大,甚至與中共直接發生巨大的流血沖突。

比如,發生在廣東省陸豐市烏坎村的村民,因維權趕走該村的共產黨官員和警察。「烏坎事件」發生後,村民們通過民主選舉成立了「村民臨時代表理事會」,他們沒想到這個維權動作,卻讓烏坎村成為中國第一個沒有共產黨領導的村莊,而震驚了外界。

起因源自於該村原村委會偷賣村民大量土地,卻只給了不知情的村民極少的補助款。自2009年6月起,先後上訪十多次未果,積怨爆發而引來抗爭。2011年9月21日,該村四百多村民再度上訪,陸豐市政府與村民發生流血衝突,憤怒的村民衝擊了村委會和公安邊防派出所,村黨委書記和中共基層官員包括警察紛紛逃逸。

中共暗中抓捕部分村民臨時理事會成員,進行暴力打壓並再次欠下命案,烏坎村民只得用鋤棍抵制中共武裝力量的夜間偷襲和多次進攻。因大量外媒記者的湧入和世界輿論的廣泛關注,中共無法用武力強攻形成對峙局面。

村民們在沒有共產黨「領導」的土地上民主選舉出自己的村民代表,組成烏坎村臨時代表理事會,主持無中共政府的烏坎村大局,最後中共只得放棄武力謀求和談。而村民代表參加和談的主要內容竟然是:村委會不需要共產黨的官員,要求民主選舉。

烏坎村民從要土地變成了要人權,從中共的強權任命變成了民主選舉。2012年初,烏坎村民要在村民中重新選舉沒有共產黨身份的村民代表進入村委會,烏坎村民一人一票選舉出了新的村委會,第一次從形式上行使了民主權利。

民主選舉的新村委會,雖然在形式成功了,但實際上依然在中共的強權統治下行使權力。新村委會成立一年後,當年雄心勃勃一心為民的民選村官並沒能夠收回全部土地,村官顯得力不從心,都怕見到村民,有的甚至被迫辭職,相悖於當初誓言。

烏坎村民都在思考變味的「民主」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很顯然烏坎村的民主已經被中共同化了,根本沒有真正民主,完全沒有民主化的參政議事。民選的新村委成員要麼被同流合污,要麼主動辭職,中共絕不會讓烏坎的「民主」變成一個成功的典範。

但是至少讓外界看到這樣一個事實,烏坎村民在沒有共產黨的領導這段時間,社會治安和各方面秩序都井井有條,烏坎也並沒有因為亡黨而亡村,村民也並沒有因為沒有黨的領導而無法生存或處于水深火熱的境地。相反,他們感到了一種沒有束縛的解脫,感到自己真正的當家作主,民選代表參政議政,有了真正的透明度。烏坎事件也反映了中國民間普遍渴望真正的民主,渴望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黨」如何控制民營私企?

在中國如果拋棄中共體制實現政治轉型後,應該說已經不會有東歐國家經濟轉型那樣的過渡低潮期。中國已經走完這段路,在經濟轉型的過程中失業率猛增,引發許多的社會問題,但中共用了強權政治和血腥暴力等等手段,這是與其他共產黨國家的人性化轉型是完全不一樣的。

雖然中共將大量國有企業私有化,也基本實現市場化經濟轉型,但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沒有跟上,也是產生權貴資產階級的根本因素。社會出現了大量的不公平,貧富差距拉大,無法制,以黨為大,經濟命脈被少數中共既得利益者控制,中國經濟這二十幾年完全是一種畸形的發展。

中國企業私有化後,特別是普通的小公司,一般都不可能設立黨的組織機構和部門,但也仍然沒有擺脫「黨」的魔咒。

在中國開私有公司,如果僅僅做點小業務則罷,要想做點稍微大的業務,必須要與官方保持緊密聯系和配合,比如,公司業務表面上都有一個公平的合法的競爭平台——招投標。而實際上是有內幕的、不公平的,能夠賺大錢的招投標業務,一般都被官方暗箱操作和控制,而不好收到錢的業務,官方也會插手暗中「幫助」投標者從中獲利。

一些私有公司就設法避開官方的插手,從民間自發的小生意做起,這種從小到大的經濟積累,沒有建立在官場上,基礎往往比較紮實,但財富一旦顯赫的時候,就必然成為「黨」的獵物,被共產黨搶劫的私有企業在中國層出不窮,遍地是冤案。而重慶的薄熙來更是「棋高一著」,直接打出了「黨」的招牌,用「唱紅打黑」的名義進行公開搶劫,這些私企老板必須要交出一大筆錢才可以過關,重慶被打的所謂「黑老大」,許多都是從小生意一步一步做起來的民營企業家。

而許多民營企業不得不在「黨」的後面攀上一個高層後台。有「黨」的保護傘才可以有安全和更好的發展。也就是官商勾結,是大多數民營企業家的必修課,黨的經濟利益高於一切,黨的腐敗也就成了家常便飯。

據經濟學家估算,2005年中國的灰色收入規模即達到4.8萬億元,這意味著腐敗的金額高達中國GDP總額的30%。

改革開放後,許多私企雖然沒有了黨的支部和組織,但是黨卻與你同在,其魔爪早已伸進了私企的口袋。不僅如此,大陸民眾的口袋都普遍提在了黨的手上,中國股市掏空了許多人的口袋,特別是把老年人一身的積蓄都掏空,而背後操控股市的真正後台其實就是「黨」!

民間融資和私募等等地下錢莊並不合法的項目,也被官方和所謂的權威人士一唱台、一宣染就變得「合法」了,引誘民眾大量投錢,而背後全部是「黨」的高層勢力在控制,最後民眾被搞得血本無歸的時候,「黨」又跳出來扮演「賊喊捉賊」的角色,受害民眾欲哭無淚,有的不明真相的受害民眾還感恩這個黨呢!

中共國營企業是黨的企業,包括工會組織,這個群體是肯定無法擺脫黨的統領;中國民營企業會雖然認為,沒有黨才會更安全、更放心、更公平,而又不得不找一個虱子在身上吸血,他們表面上沒有黨的直接領導,而又不得不聽黨的話;被中共掏空腰包的民眾,更是痛恨黨的流氓手段,而又不得不繼續受縛于中共的“特色”經濟求得生存。

中華民族必將迎來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中共許多高官其實早已看到了中共缺乏政治改革,而造成經濟改革畸形發展的死路。既得利益集團必然放縱這樣的發展。改革派朱鎔基喊出了「99口棺材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的口號,但也沒有辦法突破這個「黨」來幹一番;胡溫時期更是在「九龍治水,各管一攤」中、在黨的統領下而無所作為。

到了習近平、王岐山反腐時代,喊出了「老虎蒼蠅一起打」,很快中共權貴資產階級的既得利益集團,被打開了一個缺口,當局打破「刑不上常委」拿下周永康,也使許多高官紛紛落馬,在一些地區挖出「塌方式腐敗」。這樣打下來的結果最終必然觸及到最根本的問題,那就是「黨」。

因為中共所有腐敗的根源其實就是來自於這個「黨」,但是我們最近看到中共當局目前也正在搞一系列改革,也出台條款使官員不想腐、不敢腐的一些政策和法規等等。

中共搞改革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在黨的體制下永遠也不會把黨變好,不管出臺多少法規、多少嚴厲的方案、殺多少貪官都不可能把黨變好,這是本質決定的。在中國的共產黨沒有變好,存在于世界上的共產黨國家都沒有變好,而東歐劇變的事實證明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拋棄中共!這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北京當局似乎也意識到這一點正在尋找政治出路,從習近平會見昂山素姬到最近的「習馬會」,都能看到釋放的一些正面信息。

緬甸近日出現民主投票,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LD)遙遙領先。這給北京當局又提供了一個範本和很好的借鑒。

如果中國民眾某一天也能像緬甸人民一樣,投票大選的時候,那時候或許才能看到「習馬會」所蘊含的內容和最終目的究竟是什麼。從「習馬會」的黃色背景來看,沒有採用中共的血紅,也沒有民國的青天白日特徵,從中也許能讀懂一些什麼。

黃色不僅代表華夏子孫,代表幾千年敬天法祖的傳統文化,更代表著佛家正信。

從中國歷史和中華傳承文化證明了「中共不等於中國」,從烏坎村民到中國民營企業再到中國百姓,普遍的呼聲就是要民主,不要共產黨的獨裁統治!

要恢復中華,就必須徹底清除外來的馬列邪教學說;要完成一統大業,北京當局就必須拋棄中共才能走入普世價值和世界民主這個大舞臺。天滅中共是歷史必然,中華民族必將翻開沒有共產黨的全新篇章!

相關文章
評論